图片 3

《大秦帝国》小说中曾有张仪两骂孟子的场景,你怎么看?

问题:《大秦帝国》小说中曾有张仪两骂孟子的场景,你怎么看?

问题:兵家白起,王翦等\n法家商鞅,李斯等\《大秦帝国》小说中曾有张仪两骂孟子的场景,你怎么看?。n纵横家张仪,这样的秦国会是什么样的?

问题:张仪如何凭借巧舌纵横战国,哄得美人保住国土?

回答:

回答:

回答:

骂的好,骂的对。儒家思想误国误民,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是贵族帝王所喜爱的思想,所以延误千年。儒家若是真的有治国安民的本事也不会让原本与齐国齐名的鲁国快速亡国。为什么商鞅可以把危在旦夕的秦国从水深火热中带到富强之路,难道不想想吗?儒家说商鞅是酷吏,那么请你们也找一国,治理好来看看,口说无凭,天马行空谁都会说。战国时期三大家:兵,法,墨。儒家根本不入流,只是现在被千年帝王家推崇至今,行人治不用法治而已。

这样的秦国,和现在所看到的秦国一样。因为拥有这些人无非是秦国统一六国,难道能超出这个范围。就算在同一时期,也不可能征服世界吧,统治者一旦打下了江山接下来就是享乐,很容易被胜利冲昏头脑。整日想长生不老什么的,政事就会很少过问,如果说为了政权稳定,一般就会采取高压政策,稍有不慎人民就会造反。所以,大秦的结局无非是统一六国,如果扶苏不死,有良臣辅助,秦朝应该不会这么快就灭亡。

张仪是战国时期魏国安邑(今山西万荣)人,魏国贵族后裔,战国时期著名的纵横家、外交家和谋略家,与另一位纵横家苏秦齐名。图片 1他一生最大的成就来自于其连横手段,当年有一句话叫做“纵则归楚,横则归秦”,张仪通过在秦国实行连横手段,数次破坏山东六国联盟,让他们要么相互攻伐,要么独立抗秦,导致列国不断被秦国蚕食,奠定了秦国作为最强诸侯的基础,也未后来的鲸吞做好准备。

说张仪“哄得美人保住国土”,应该说的是张仪使楚的那一出吧。作为史书,没有记载张仪的任何私人生活,也就没有“抱得美人归”的记录。

张仪使楚的背景是战国三强(楚、齐、秦)三足鼎立,谁也不能奈何谁。秦楚在春秋联手对抗晋国的百年姻亲关系,两国关系一直不错,但出于地缘和政治因素考虑,楚国与齐国也缔结了盟约,秦国想拿齐国开刀,却又不得不顾忌楚国的反应,于是就派张仪出使楚国。

后面的故事就是一个忽悠界的传奇了。

仪说楚王曰:“大王诚能听臣,闭关绝约於齐,臣请献商於之地六百里,使秦女得为大王箕帚之妾,秦楚娶妇嫁女,长为兄弟之国。此北弱齐而西益秦也,计无便此者。”–《史记.张仪列传》

土地、女人都白给,只要不跟齐国结盟,多好的事情啊,楚怀王这个人很实诚,一听就高兴了好几天。

我一直怀疑他是宋襄公转世,因为襄公当年就是吃了楚国的亏而郁郁而终的,所以投胎来报复了,就如同南唐后主李煜和宋徽宗赵佶的一般。

总之楚怀王二话不说就中止了与齐国的盟约,派了使臣去秦国接受土地。结果到了才发现,秦王不管事,要他去找相国就可以了。张仪一连躲了几个月,消息传回楚国,楚怀王不怀疑张仪,反倒怀疑自己诚意不够,于是派使臣去齐国把齐王骂了一顿(估计使者买的是单程票吧),至此两国彻底翻脸。

这时候张仪终于露面了,不过没有六百里商於之地,只有六里的自家封地,要不要随你。

楚国使者怒不可遏,却又无可奈何,他很快把消息传回国内,顺带还有愤怒的情感。怀王两次兴兵伐秦,都吃了败仗。因为秦国军队的训练素质和组织方式在楚国之上,顺手拿下汉中,而且得罪过的齐国也帮秦国的忙,拿下丹阳之地。楚怀王摆平齐国,正准备第三次秦楚大战的时候,秦国发来照会,希望用武关以外的土地交换秦国的黔中之地,牙齿痒痒的楚怀王说,不要土地,只要张仪。

于是,在张仪的坚持下,秦惠文王任其第二次大剌剌地来到了楚国,当然,是直接去监狱报道。

但他的手下按照张仪的指示贿赂了楚怀王手下屈原之外的重臣,还让靳尚去忽悠楚怀王的宠姬郑袖。

靳尚曰:“秦王甚爱张仪而不欲出之,今将以上庸之地六县赂楚,美人聘楚,以宫中善歌讴者为媵。楚王重地尊秦,秦女必贵而夫人斥矣。不若为言而出之。”–《史记.张仪列传》

这个手段跟汉高祖解白登之围是一个手段,攻击后宫女人最脆弱的方面–担心失宠,于是,在朝堂和枕头风的双重攻击下,楚怀王居然又把张仪给放了…

其实,张仪是可以杀的,这次他不是使臣,而是来抵命的,但杀了也用处不大,因为后面也没有为难过楚国。

通过两次戏耍楚国,张仪拆散了齐楚联盟,还让他们结下百年世仇;保住了商於之地,还拿下了楚国汉中,使川蜀和关中连成一片;保住了性命,留下不怕死的名声,还换回了黔中之地。

回国路上,他又一路北上,将魏国、韩国、赵国和燕国挨个忽悠了一遍,一方面让他们打起来,一方面替秦国收了一堆保护费…

上面就是对于问题的回答,接下来是评论。

张仪做了一辈子的无本买卖,其成就都是在秦国取得的,年轻时周游列国寻找发展机会,在楚国因为被怀疑偷了和氏璧而被打了个半死,留下一句著名的“只要我的舌头还在就行”,当时没人信,后来这张嘴真是厉害得让人敬畏。

图片 2而且张仪的战略思想是非常清晰的,“连横”就是他的游说六国的核心。利用六国的不团结而扩大他们的嫌隙,增加秦国在列国心中的分量,让他们保持害怕和期许,用一种“温水煮青蛙”的手法削弱六国。张仪的出现,是秦国从强国走向独强的节点,群殴了楚国,削弱了三晋,唯独将东边同样强大的齐国留给后来人收拾。

但是,我并不喜欢这个人。

第一,挑战并拉低社会的底线。战国时代应该来说还是有古风遗存的。战争这回事经过春秋以来几百年演义,“兵不厌诈”的理念基本普及,但就外交而言,还是没听说过拿自己的诚信来搞诈骗的。外交如同个人交往,一旦失信,就会被整个社会所唾弃,而张仪开了外交诈骗的先河。

第二,他人的诚信是骗术的基础。看春秋战国,看《战国策》,你会惊叹于这些策士颠倒黑白的口才,却忽略了一个事实,为什么这么多人都会信呢?因为整个社会的基础认知就是诚信,很少有人会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也就不存在怀疑,何况张仪之流是作为外交使节的存在?

图片 3

对比今天,古人如同海贼王里面的“小人国”居民一般好骗。

说真的,两次忽悠楚国的这件事,你看出哪里高明了吗?根本不过是街头骗术加耍无赖而已。张仪的骗术不如今天的骗子,口才不如做传销的,但他面对的客户对比今天却宛如弱智。

第三,不要忽略国家在作为后盾。如果说忽悠是耍手段,那么在战场上打败楚国两次就是国家实力的体现了。也就是结合秦国的国力和地缘,才能有如此多变的手段。

最后,你知道秦王们怎么看待商鞅、张仪、范雎这些外来户吗?

人不守信是缺德,国不守信怎么形容?张仪用个人行为替整个秦国接下了不守信用的黑锅,你说秦王开不开心?这样的臣子自然都是国之瑰宝。跟许多外来户一样,他们都曾经位极人臣并深得国君信任。

但他们也都不得善终,商鞅被车裂,张仪被驱逐,范雎、吕不韦被赐死,从来没有人在秦国站稳几代脚跟,而这每次都发生在君主更替或权利交接的时候。

知道为什么吗?

商鞅承担了公子虔为首的旧贵族阶层对于新法带来新贵族阶层的怨念;张仪替秦王揽下了不讲信用的国家级黑锅;所以在君主更替、掌控力不够的时候必须推出来作为牺牲品。范雎死于重用亲信导致吃败仗,以及害死白起;吕不韦处处为了秦国,却不得不为千古一帝的登场而做注脚。

上面说的是就事论事的原因,而根本在于他们是有水平没根基的外来户,这些人在六国根本没市场。因为没根基,所以没操守,行为肆无忌惮,不按常理出牌,做君王想做的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因为没根基,所以他们必须依附君王方能成事,而一旦依附君王,就不能结成党羽,所以既好用又好收拾,恰巧历代秦王都是雄才大略的主,所以这些人在秦国的过程和结局都差不多。

总之,这群人还是属于“狡兔死,走狗烹”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