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阿诺斯

伊阿诺斯是过去、现在和将来的神,他主管门户出入,是战争、和平、万物开端的倡议神,还是罗马诸神中最负盛名的神之一。可是,他并不为全体希腊人知晓。
他是阿波罗的儿子,尽管出生在忒萨利,但他很早就来到意大利,在台伯河边建筑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伊阿尼库伦城。恰巧流放的萨图恩游荡到此,加入了他的建筑队伍。城市建好后,他慷慨地和萨图恩共管国事。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他们教化了意大利的土着居民,创造了繁荣的经济,人人安居乐业。他们的统治时期被人称为黄金时代。
伊阿诺斯是双面神,分别面对不同的方向。他了解过去、现在和将来,他被认为是太阳循环的象征:太阳东升时,白昼来临;阳光西斜时,就是黑夜。
他还有另一些塑像,脸的一边是一头白发,满脸胡子;另一边,面如青春年少。有的塑像是三个头,甚至四个头。
新年伊始的第一个月,敬奉伊阿诺斯,在他的神龛前,人们祈祷和供奉。他也管理所有的门廊和绿荫大道,通过他,祈祷之意即可通达神灵。所以,在一切宗教仪式活动中,他的名字总是第一个被提到。在这种情况下,他经常以这样的情形出现:右手拿钥匙,左手持木棍。
他也监督和平与战争,因此,在意大利境内,他有无数的圣殿,最辉煌的一座圣殿叫做四方正堂。因为这座圣殿是完全的正方形,建筑物的每一方,均设计有一道门,三个窗子。这门和窗都有专门的寓意:四道门,表示春夏秋冬四季;每个窗子表示一个月,共计十二个,是一年的总和。
战争年代,圣殿的门全打开,需要帮助和安抚的人们,迫切想进入其中向神敬献牺牲。当和平降临大地,门便迅速关闭,因为神的庇护不再有必要。罗马人喜欢战争,所以四方正堂的门,总是洞开着,在七个世纪中间只关闭了三次,而且每次关闭的时间也非常短暂。
新年第一天,就是伊阿诺斯节,新年的第一个月,也以神的名字命名。辞旧迎新,在祭祀中让神高兴,也让人自己愉悦。新年的第一天,亲戚朋友互相拜访,互致问候,互赠礼物和美好祝愿。这是旧时罗马的习惯,这种习惯一直持续到了今天。

在所有被众神之王朱庇特眷恋过的凡间少女中,没有谁比卡德摩斯和哈耳摩尼亚的女儿塞麦勒更加令人瞩目了。她生来模样儿漂亮,脸蛋儿俊俏,见者无不为之倾倒。
明明知道自己具有非凡魅力,塞麦勒却非常腼腆,因此,朱庇特花了不少心思,装扮成一个凡人,才开始求爱攻势。当他终于有了机会向她讲话时,他便对她告知了他的真实身份。他慎重思考过,如此自我暴露,会引起什么样的连锁反应。
不出他所料,塞麦勒为此感到十分骄傲。在众多的天神中间,最伟大的神爱上了她,她便不再拒绝,同意与他结婚。他们的爱情生根发芽,像春日的花朵,生命旺盛,芳香四溢。朱庇特一有时间,便从奥林匹斯山下来,同塞麦勒共度良宵。天神朱庇特,在天庭开会期间经常缺席,这引起了朱诺的怀疑。像往常一样,被伤害的她一心要查出是什么迷人的东西把他从她的身边吸引走的。几天后,她就全知道了,便决定报复,惩罚她那朝三暮四的配偶。为了成功达到目的,她变成塞麦勒当年的保姆贝若伊的样子,花白的头发,布满皱纹的面庞,蹒跚的步履,还加上保姆的闲言碎语,一切都像模像样。就这样,没有任何怀疑,她就进了公主的卧房。
公主很快就跟看起来极像当年的奶妈的人交谈起来。朱诺狡黠地从塞麦勒的坦诚谈话中了解到朱庇特对塞麦勒的爱慕情怀,以及在获得少女的爱之前,花了多少精力和时间。同时,朱诺也知道了塞麦勒对朱庇特男性魅力的倾慕,以及他们之间全部谈话的内容。
朱诺仔细听着,装出深表理解的样子,但是,在心里面她愤怒之至。结束这次谈话时,她问塞麦勒,能否完全确认,他真是众神之父?他是否穿着豪华的帝王衣饰?姑娘脸微红,回答说,他来时的穿着打扮和平常人一样。朱诺假装气愤,对公主说,如果他不是个冒名顶替者,至少,也不会像他说的,像爱朱诺那样深深地爱你。拜谒朱诺时,他总是穿着神的衣服。
使用狡黠的话语,利用对手的单纯,朱诺让塞麦勒对朱庇特有了别样的感受。当朱庇特再次来访时,姑娘对他极尽奉承之能事,想套出他答应她提出的要求的誓言。一个恋爱中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是不大会去考虑自己所说的话的。朱庇特同意了,要发一个最庄严的誓言,满足她的异想天开。
塞麦勒高兴地让她的爱人马上回到奥林匹斯山,穿上他的帝王的衣装,再火速返回到她身边来,同时要带上致人死命的掌上霹雳。这个鲁莽要求,使朱庇特很吃惊,请她求别的,因为这样的承诺对她充满了危险。但是塞麦勒却像许多别的任性妇人一样,坚持要求他一定要这么做。
朱庇特返回奥林匹斯山,尽可能地改变了他的服饰,淡化他的荣耀,在他的闪电中,他拿出那光亮最弱的一类。因为他明白,没有凡人能够承受住他威严的震撼。
即使是减少了自己的威风,压缩了帝王出巡的架势,雷声也小,光彩也弱,然而,这还是超出了塞麦勒这个普通人的神经能承受的范围。看见爱人的第一眼,她便颓然倒地,晕死过去。一切都消失了,朱庇特只看见她那惊恐的状况,一步跨到她身边,想不到,他身上的闪电的火点燃了宫殿。瞬间,昔日的豪华化为了灰烬。
塞麦勒被烈火烧死了。在所有人中,唯一逃脱性命的是巴克科斯。他是一个婴儿,是朱庇特和塞麦勒的儿子,朱庇特强有力的手救了他。起先,朱庇特悲痛塞麦勒的死,并且向世人表明,他是多么炽烈地爱过她。他把她的灵魂引上天堂,提高她的身份,列入神的行列。长发飘飘的塞麦勒,死于朱庇特的闪电雷击,她的灵魂成神,一步登天,也不枉朱庇特爱她一场。
婴儿巴克科斯,先是被托付给他的婶娘,底比斯国王阿塔玛斯的第二个妻子伊诺照看,她喂养他,视如己出。尽管如此,她的努力仍无法避开朱诺对他的顽固仇恨。朱庇特担心某种伤害会落在他的宝贝儿子身上。他吩咐赫丘利,把孩子带到很远的尼斯阿德的家,在那里,仙女们会忠实地保护着孩子。
朱诺不敢再继续对巴克科斯进行迫害活动,可是,却把仇恨的怨气,全部发泄在可怜的伊诺及其家人身上。她派出愤怒女神提西福涅,逼疯阿塔玛斯。疯了的阿塔玛斯,追捕着他的妻子和孩子,就像追捕野兽似的。他的一个儿子李尔库斯,倒在他的箭下。为了躲开他疯狂地屠杀,伊诺抱着她的第二个儿子纵身跳进大海。天神可怜她的遭遇,将她变成琉科忒亚女神,儿子也被封为海神,名叫派拉蒙。
少年时,巴克科斯被任命为狂欢酒神,委托一个半人半羊的山林神做他的指导教师,教育他并陪伴他旅行周游世界,随从簇拥,野兽拉车,他很高兴。他的老师骑在一匹毛驴上,两边有侍从搀扶着,跟在他身边。
巴克科斯的队伍庞大,他们由男人、女人、仙女、牧羊神、山林神组成。全体人员,头戴常春藤编织的花冠,一路喝着酒,这酒随喝随有,它是阳光照射过的水。他们嘴里嚼着葡萄,载歌载舞,高声欢呼。巴克科斯是他们新选的领袖。他们唱道:我们紧跟巴克科斯,他长着翅膀,一个征服者!巴克科斯,年轻的巴克科斯!无论发生了什么,不管是好是坏,走遍王国,我们心甘情愿,为他歌唱,为他舞蹈。
在他的女性跟随者中间,酒神祭司是最不拘泥的。她们在狂欢气氛中,如醉如痴,手舞足蹈,一直伴随着他,从一个王国到另一个王国。凡所到之处,他教人种植葡萄,制造葡萄酒。据说,他就这样漫游,从希腊到小亚细亚,甚至还冒着危险,远到印度和埃塞俄比亚。
在漫长的旅行过程中,巴克科斯遇到过许多危险,这些大大丰富了后人的诗歌和艺术创作的内容和主题。有一次,他远离跟随者,东走西撞,最后迷了路,便躺在海岸的沙滩上休息。从这里航行通过的海盗,看见了睡眠中的英俊年轻人,不声不响地将他弄上了船,想把他当作奴隶,运到埃及卖掉。
当这位神醒来的时候,船已经离海岸很远了,周边的环境让他感到迷惑,他完全清醒了,他要求海盗把船开回去,他要上岸,然而,他们的回答是大声地嘲笑。突然,他们的嘲笑戛然而止,因为船搁浅了。他们伸出头,从船舷往外看,想找出原因。他们看见,海里长出了葡萄枝,它的藤蔓和卷须,迅速缠住了船桨、桅杆、索具,船变成了浮动的船坞。接着,四周响起了欢乐的乐曲声,都是他们从未听见过的。巴克科斯的追随者成群结队地围困着船只,他们骑着野兽,歌唱他们的神,歌唱他们喜爱的酒:我们齐声歌唱酒,甜甜的酒,它温和,它味道爽口。
这惊人的场景,这喧嚣的歌声,吓得海盗们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他们越过船舷跳进大海,最后都被淹死变成了海豚。

克洛诺斯和瑞娅的女儿维斯塔,是人类的保护天使,她身兼火神和家庭灶神双职,在意大利受到广泛的敬奉,希腊和小亚细亚也有她的神龛。
在远古时代的家庭中,灶神的地位与意义不是今日的情形可比的。灶神是家庭主要祭拜的神,每日由家庭中的父亲向她祷告与供奉。按照古代异教习惯,人被视为是天神的敌人,除非以一种特殊契约证明他们是朋友。维斯塔女神专门主持验证其真实与否。于是,维斯塔被普遍认为是代表着纯真和纯洁。
在罗马有一座圆形的维斯塔神殿。殿里保存着雅典娜神像,还有女神的圣火,圣火是用太阳光来点燃的。
这火是生命的象征。古人相信,这火是维斯塔在人的心中点燃的,并且经久不息。殿内圣火世世代代燃烧着,不能因为缺油或者疏于管理而熄灭。它的火焰,也代表着女神的纯洁。女神有众多的求婚者,阿波罗和涅普顿堪称先驱者,然而女神仍是一位处女。
罗马人认为,对她的狂热崇拜是由他们的祖先特洛亚王子埃涅阿斯引进意大利的。开始时,埃涅阿斯视她为家庭主神,后来,按照传统,公选了第一个维斯塔处女。
罗马第二任国王庞贝,又修建了一座宏伟的神殿,安排了许多宗教庆祝活动和供奉仪式于其间。
罗马最漂亮最高贵的少女,要被选进维斯塔神殿来供奉神明,人们称之为维斯塔,或称处女维斯塔。按规定,6岁就要进殿,接受十年严格训练,让她们适应未来10年内分配给她们的作为修女或圣火扞卫者所要完成的使命。最后的10年,是教导小维斯塔。她们在殿内30年,完成敬神事宜,然后获得自由,或继续留在殿内,或离开神殿。如果她们喜欢,还可以嫁人结婚。
在修行期间,她们被告之要牢记向主持所发的誓言,保持贞洁和忠诚。照看好圣火,一旦有闪失,她们将被活埋在拱形地下室,这是庞贝的死命令。
每个修女轮流照看圣火,添灌油料,保持熊熊的火焰,日夜不可松懈。罗马人迷信,圣火的熄灭,就是民族和国家将有灾难的预兆。
维斯塔处女是如此圣洁,如此警觉,因此,在千年的历史中,只有18位姑娘失于操守,受到了惩处。维斯塔少女杜西亚被斥责不贞,然而,为了让她证明自己的贞洁,天赐给了她力量,让她用一个竹筛子,从台伯河打水,举到神庙,仍是满满一筛,无一滴漏。
维斯塔处女维护圣火,是对国家的贡献,反过来,国家也赐予了她们许多特权。例如:在外走路,手执权棒的随从在前面替她们开道;公众聚会的纪念活动和宴请,她们被安置在荣耀的首席;她们死后埋葬在市内,这是罕见的特权;在她们行经的路道上,偶尔碰见行刑的罪犯,只要她们一句话,罪犯便可无罪获释。维斯塔处女被大家热爱、崇敬,在妇女们中间,她们成了纯洁可爱的榜样。
维斯塔处女显要地位的体现,是她们所穿的袍子。纯白里料,镶了紫色边带,外配宽敞的紫色斗篷。在战争或危险时期,要保住圣火,她们被允许去到任何安全的地方。有好几次,她们将圣火带出了罗马城,目的是不让它落入敌手。
维斯塔的香火一直持续到罗马狄奥多西时代。罗马人信奉天主教,从那时起废除维斯塔崇拜,遣散了修女。
维斯塔祭献活动奢侈豪华,维斯塔节是罗马最华丽、最流行的节日之一。女神形象雍容典雅,身着长袍,一手执燃烧的火炬,一手执化缘钵。在庄严神圣的气氛中,被抬着走过大街。
维斯塔处女们高举着圣火在公众队列里。罗马的居民们,乐意加入她们的队伍,自动参与进来,赤足、唱歌,赞美女神的善良。
在这些活动期间,人们白天停止劳作,各家各户要准备盛筵。磨刀石,还要用鲜花装扮起来,驴子顶着花篮,走在队列的前面。
在罗马人中间,维斯塔并非是唯一供奉在灶头的女神,与她同享荣誉的神,还有拉瑞斯、曼尼斯、珀那忒斯,她们都享有特别的尊崇和祭献。
拉瑞斯罗马神,希腊人不知此神共为二神,她们是墨丘利和拉娜的孩子。拉娜为水中仙女,以她的美丽和健谈而着名,她一开口,那真是打开了话匣子,难以停止。古往今来的说法是,这位少女谈话,从早晨到夜晚,尽她所知,竹筒倒豌豆,知无不言。有一次,她惹得朱庇特生气了,原因很简单,还是因为她话多。她竟然毫无顾忌地对着朱诺讲述了她听来的朱庇特对他的情妇的表白。
为了防止闲话的散布,万神之父割掉了拉娜的舌头。并召来墨丘利,将她送进地府,永世不得复生。然而,事情的变化有时是出乎意料的。在去阴暗的死亡处所的路上,天使神竟然和他遣送的罪人恋爱了。她的毛病难以改变,但是,人长得太漂亮了,撩人心弦。墨丘利违背了朱庇特的命令,不仅没送拉娜去地府,反而还爱上了这个长舌妇。通过哑语手势,她同意嫁给他。她为他生育了两个孩子,以她的姓命名,因为是两个,所以叫做拉瑞斯,复数,意为拉娜的两个孩子。对这两个孩子,罗马人总是给予她们神的荣誉,在家庭厨房为她们提供了特别位置,她们维护着千家万户的安宁。
曼尼斯这个称谓,一般是指人死后体内分离出来的灵魂。罗马人将它视为神,不同家族的杰出祖先,就是在这个名字下受到参拜的。
至于珀那忒斯,她们掌管家庭的内部事务。户主习惯选择自己的珀那忒斯,供奉她们为特定的保护神。珀那忒斯的塑像,根据各自家庭经济状况而定,有的是陶瓷的,有的是蜡制的,有的是象牙的,有的是银子的,有的是黄金的,给她们供奉的食品是家庭餐食的一小部分。
鉴于神本身具有移动性,会从一家到另一家,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因此,户主移动他的家神,也就成了一种习惯。根据家庭成员的方便程度,户主将神安置在一个合适的地方。作为对这种善意关爱的回报,神以和平与繁荣来祝福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