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课题性考古项目:宝鸡太公庙秦公陵区与秦平阳城址

项目负责:刘瑞

项目负责:孙伟刚

项目负责:田亚岐

参加人员:焦南峰、王志友、徐雍初、李毓芳、王自力、宁琰

参加人员:尚爱红、杜应文等

参加人员:董卫剑、陈爱东、王颢等

工作时间:2014年2~12月

工作时间:2014年9~12月

工作时间:2014年1~12月

渭桥遗址地处西安北郊汉长安城北侧,2012年4月发现以来,渭桥考古队先后对位于厨城门之外的厨城门桥群(一号桥、三号桥、四号桥、五号桥)、洛城门之外的洛城门桥进行了抢救性发掘,获得了丰富的考古学资料,相关发现获得入选“2013年度全国考古十大发现”,在社会上、学术界引起了持续关注。2014年继续对渭桥遗址进行考古工作,计划通过考古勘探、发掘、调查,了解咸阳至西安地区不同时期渭桥的分布,研究不同时期长安城周边的交通路网,恢复秦汉以来这一区域渭河的走向,通过对西安地区渭河变迁史研究,对关中环境变迁的研究提供资料。

本年度,发掘了位于秦东陵四号陵园东南部的建筑遗址与附葬坑,发掘总面积1000平方米。

继上年度太公庙取得重要发现之后,今年除对重点区域进行考古勘探之外,还进行了大规模考古调查。太公庙以东至双碌碡村之间为秦遗址区,疑与城址或平民聚落有关。在此区域勘探出东周时期小型墓葬群,已探明墓葬84座,分布密集,当为秦国人墓地。前期考古调查工作是考古勘探的基础,本年度以太公庙与宁王村之间为调查范围,发现多处相关墓葬和聚落遗存,之后将通过勘探工作进一步验证与确认。围绕太公庙已发现的秦公陵园线索向周边扩大勘探范围,未发现新的大墓、车马坑与兆沟线索。按文献记载,秦平阳城陵园共葬四位秦公,即武公、德公、宣公和成公。秦当初选择平阳为“都”,但来自北原大水往往冲毁其宫室,这是秦人始料未及的。因此,秦人才决定放弃“居下临高”的平阳而迁往北原。根据新发现的线索,下一步将扩大调查范围至陈仓北原以进一步寻找平阳城及其所属秦公陵园所在。

本年度发掘集中在厨城门桥群区域,包括2012-2013年度厨城门一号桥第一发掘点的南部及其以北200米处高铁征地范围、厨城门四号桥、五号桥发掘区等多个地点;对北三环以南厨城门桥群、草滩王家堡桥进行了考古勘探;调查了咸阳古渡公园、马家寨二处渭桥。主要收获如下:

建筑遗址位于一座新发现的“中”字形墓葬南侧,残存平面呈“凹”字形,北侧因平整土地破坏不存。“凹”字型建筑遗址东西长55、南北宽40.5米,总面积达2230平方米。夯土墙开口于地表下1米,墙体宽4.8米,基础宽5.7米,残存部分墙体高0.16米。墙体两侧发现有瓦片与瓦当堆积,瓦片有外绳纹、内麻点纹的板瓦、筒瓦,外绳纹、内布纹的筒瓦,瓦当有四面分割的鹿纹、四叶纹、云纹等。墙体围就区域内发现多处直径达1.6米的柱洞。长方形附葬坑位于“中”字形墓东墓道南侧,长15.9、宽5.4、深4.42米,口大底小。坑体被3座唐墓打破,在坑内发现盗洞5个,填土内发现少量马骨,坑底有车迹与马骨遗存。

◇田亚岐、陈爱东

1.对绕城高速以南,西席村至唐家村以北南北向进村道路之间面积约25万平方米范围内的可探处,对汉长安城厨城门北的桥群进行考古钻探,了解了绕城高速以南厨城门一至五号桥的分布情况,在此范围内,存在厨城门一、四、五号桥,同时在一号桥与三号桥之间发现新的桥梁迹象。

建筑遗址的发掘是本年度秦东陵考古的一项重要收获,其原始结构应为四面夯土墙围就的长方形,墙体两侧有廊房类建筑。这一建筑时代与墓葬同为战国晚期,当为“中”字形墓葬的享堂类礼制建筑,是战国秦贵族墓葬礼制建筑遗存的重要发现,为研究秦公帝王陵园礼制建筑的发展演变提供了重要资料。

2.通过对2012~2013年厨城门一号桥发掘区南部的局部解剖清理,在一号桥废弃后的第七、八层清理沙层过程中,出土有铜、陶、铁、银、瓷各种质地的器物,以铜钱为主,约900多枚,以“半两”、“五铢”、“开元通宝”、“货泉”、“大泉五十”居多,另有宋、明、淸不同时期钱币,其中多枚“乾隆通宝”及1枚“景兴通宝”铜钱的出土,再次确定该层的时代上限不超过清代。解剖处2块大型长方形的汉代石刻上分别发现朱雀与青龙、朱雀与白虎浅浮雕纹饰,该类图案为长安地区汉代石刻上的首次发现。

◇孙伟刚

3.对厨城门一号桥北端高铁动车运用所基建区域进行考古发掘,发掘面积2000平方米左右,初步清理出桥桩9排97根,桥桩顶部保存完整,直径0.12-0.48米。此处发掘确定了厨城门一号桥的北端,并在其南侧发现用竹片编织成筐并内填瓦、石、沙等组成的水工设施“埽”,藉此得以确定当时的渭河北岸应位于此;在桥的东部卵石堆积中暴露出一条疑似古船构件的局部,填补了渭河考古发掘的空白。

4.对厨城门五号桥2013年发掘清理的卵石桥墩以南的另一处卵石桥墩进行发掘,发掘面积681平方米,清理出以木板、圆木、卵石构筑的桥墩一处,东西长29米,南北最宽处12米,北半部被挖沙破坏。此处遗迹的性质有待进一步发掘确定,它的出土丰富了渭桥的形式或相关设施的内容。

经发掘确定,以厨城门一号桥为中心,在东西600米的范围内,已经发现存在有5座大型渭河桥梁,如此高密度古代大型桥梁是考古学上第一次集中发现。

本年度的考古发掘,对于这一区域渭桥的认识进一步加深。根据碳十四的测年资料与出土现状,厨城门外古桥群很可能是文献所载的“中渭桥”,对古代桥梁史及汉、唐长安城的的交通系统研究有重要价值;随着渭河北岸的确定以及在厨城门一号桥清理中发现的“康熙通宝”、“乾隆通宝”等清代遗物,与渭河变迁相关的一系列研究问题,就有了准确的地理坐标,对西安地区渭河变迁史及关中环境史的研究有重要价值。

◇王志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