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志清麾下「八大金刚」的小运:曾经辉煌时代

导读:在外国侵略者武装干涉
革命的同时,数百外国人也参加了太平军,他们作战英勇,多人牺牲,被
领导人亲切称为「洋兄弟」。英国人呤唎是他们当中最突出的代表。
经李秀成同意进入太平军
呤唎是英国人,1840年2月3日出生于伦敦一个普通家庭。1859年夏,他乘「埃缪」号船来香港,在香港英军司令部当一名海军下级军官。1860年秋,呤唎偕夫人玛丽驾驶轮船到太平天国统治区去采购生丝。一进入太平天国辖境,他就看见防守边境的军士们彬彬有礼,严整肃穆的气氛与所见
官兵的凶残贪暴大大不同,生气勃勃的革命军给他留下了良好的印象。不久他就大胆地去苏州拜见当时名震一时的忠王李秀成。
呤唎在王府里享受到李秀成最友好的款待,他向李秀成表示愿意加入太平军,之后开始冒着被处死的危险到上海和其他
统治区去为太平天国采购欧洲军火和粮食。 保卫九洲要塞受重伤
呤唎曾是一名军人,因此他投靠太平军更多的时间是为太平天国训练军队。1862年,他在天京训练兵士炮术和操演一种中西参半的阵法。1863年冬,他去上海路经嘉兴,把自己所知道的铸造炮弹、制造引信和炮位瞄准的全部知识教给荣王廖发寿的部下。
除此之外他还亲自参加了战斗,1863年5月,天京雨花台要塞失守,天王急诏忠王李秀成部队回救,李秀成命令呤唎协助守卫九洲要塞,呤唎把停泊在天京的欧美商人组成一支志愿兵队伍,使用炮台上的大炮,他在自己管驾的大木船上也装备有两门精良的旋转炮,保卫九洲要塞和几个控制江上交通的炮台。
清军水师为了控制长江数千里的交通,断绝太平天国接济,集结成千炮船与太平军展开恶战。呤唎与守卫炮台的将士们奋起迎击,使对方伤亡惨重。九洲要塞失陷时,呤唎的夫人玛丽和战友埃尔中弹牺牲,他自己也受重伤昏了过去。
回英国后写书为太平军正名
1864年,呤唎因病重回到了英国。为向英国人介绍太平天国运动,他写了《太平天国革命亲历记》一书,以科学的精神搜集证据,批驳了英国侵略者对太平天国革命的诬蔑。
1873年3月29日,呤唎在伦敦因左心房破裂逝世,年仅33岁。在死亡登记上,他的职业是:前太平军陆军上校。

民国年间,一批风云人物被冠上了外号,桂系三巨头,川军四巨头,黄埔三杰四凶,还有一批将官也是,著名的有冯玉祥的十三太保,西北军五虎,唐生智手下哼哈二将,
更多,有八大金刚,三巨头等等。今天想写一写的,就是八大金刚。
八大金刚第一位的是何应钦,此君当之无愧,老同盟会员,黄埔军校总教官,长期是蒋手下的二号人物,历任陆海空三军总参谋长,军政部长,后来签定的《塘沽协定》,被指为卖国贼,亲日派,但依旧权柄在握,声势不改,直到到台湾后,才退出了决策层,安然过上了平淡生活。何本人没怎么带过兵,一直在大本营主持,抗战结束后作为中国地区总受降官接受了日本的投降。何与蒋的关系,可以用互相利用为形容,何两次对蒋生出异心,一是联桂让蒋第一次下野,二是西安事变准备武力讨伐,按常理蒋早就该清除异己,但蒋没有,因为何手下有国民党内很大一部分实力,蒋不得不借助,这也是何一直身居高位的原因。何深懂
之道,待人宽和,提的起放的下,俊杰人物。也因此高寿,活到九十七岁,是国民党内长寿者之一。
第二位应该是陈诚,这个浙江人,炮兵出身,东征中三炮定敌,大得蒋的欢心,后来与谭祥结婚,和蒋成了干亲家,更的蒋的重视,主持十一师时,联合李默庵,肖干等驱走师长,在讨唐和中原大战中表现优异,在其后的围剿红军中不断扩大自己的势力,隐隐形成与何抗衡的实力,这是出于蒋的默许,蒋也想在党内找一股实力牵制何,陈自然是最好的人选,也因此陈诚形成的土木系,一跃成为国民党的横跨军政的强大的力量,其十八军,也成为中央军五大王牌之一。陈日益得蒋的器重,庐山军官训练团一直担任副团长,抗战后指挥了四次武汉会战,之后长期担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官,为重庆屏护。内战时主持东北,败,去了台湾,数年经营,为蒋准备了良好的后路,也因此变为国民党二号人物,65年死,英雄早逝,举台湾悲。陈此人没有什么天赋,做事以勤稳著称,十分注重军人仪表,无论何时何地均精神不已,为人有胆识,曾在敌机轰炸时安然站立,历半小时之久。综观此人,实英雄也。何应钦
第三位是顾祝同,此人和何类似,除了在北伐带兵,其后都在行营本部工作,西安事变后受蒋命瓦解张杨部队,完成的十分漂亮。抗战时主持第三战区,也有声有色,其间皖南事变的发生,从此为国人千夫所指。内战中主持国防部,负责蒋的军事进攻计画,深的蒋的信任,可惜手下有中共的地下党,因此失败连连。此后去了台湾,依旧是重要人物,87年死,也是国民党的长寿者。顾为人小心谨慎,锋芒不外露,有军中圣人的称号。胸中有沟壑,是成大事的人,其一生好追花逐柳,可谓英雄仗剑,美人相依。
第四位是刘峙,刘峙的生平从他的外号即可看出,北伐时是福将,中原大战的常胜将军,抗日战争是长腿将军,到了内战时,主持徐州,为蠢猪将军。公正的说,刘在早期的军事生涯是很辉煌的,不管运气如何好,但能把吴孙打的没了脾气还是有一点能耐的,不像现在所公认那么不堪,或许是年岁过长,没有了拼劲,因此在后来的作战中一败再败,总之说来,刘在八大金刚中,打仗的才能是排在倒数的。其实他内战的蠢猪将军并不合适,中原突围或许有判断失误,但淮海战役刘几乎没有指挥过部队,上有蒋顾,下有杜,他自知不是这块料,没有插手部队指挥,但后来也成了替罪羊,没有去台湾,流落印尼,当小学教师度日,后来回到台湾,已是物是人非,唏嘘而已。刘素有贪婪名声,敛财有方,后来的结局并不美满,看来为人莫贪为好。
第五位是张治中,这个著名的红色将军,能列入蒋的八大金刚实在是出人意料,但细观张的为人,就清楚这是为什么了,张是一个很传统的儒家人,受孙中山先生的赏识,负责黄埔军校的组建,此后一直便坚持孙中山先生的遗志。在黄埔之初,与共产党关系很好,便是遵循了这三大政策,之所以张是唯一没有和共产党打过仗的人,也是因为他竭力逃避内战,认为有违孙中山先生的政策,说白了,我认为张忠于的是孙中山先生,而不是什么
,这也是为什么他后来靠向大陆的根本原因。说起蒋和张的关系,蒋一直是很器重张的,对张的意见都要考虑,这固然是张自己本身的才能,更重要的是蒋对张的绝对信任,在中原大战时,张被委以重任,危局过后,便回到军校当教育长练兵,在后来的淞沪抗战,平定十九路军,淞沪会战的战役中莫不如此,不争兵权,也因此张在抗战开始后长伴在蒋的身边,担任政治部长和三青团书记长等要职,后来任西北行营长官,救了一批被盛世才囚禁的共产党,他还促成了两次和谈,第二次和谈时留在了大陆。综观张的一生,不爱财,自律甚严,厌恶内战,爱国热情高昂,实在是个伟男子,真英雄!文革中受到冲击,但在毛周的保护下,没有受到大的伤害,随后逝世,一生坚持自己的信仰,伟哉张治中!
第六位是钱大钧,此人的一生算是多姿多彩,带过很多次兵,也曾在大本营有过指挥全局的运筹帷幄时候,更有从政当上海市长的经历。他的军事生涯并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早期的二次东征以六连士兵破陈炯明的四千之众算是绝唱。此后的北伐,中原大战,剿共俱有他的参与,没功劳也有苦劳,或许是看到了这一点,蒋把他调来身边当了侍从长,西安事变中一度受到蒋的猜忌,但他中的枪伤帮了他一把,反而连累曾扩情。后来任军政部次长,抗战结束后出任上海市长兼淞沪警备总司令,后来去了台湾。此人亦长寿,八十九岁方死。钱大钧爱财,犹胜刘峙,时人根据他的名字取「钓大钱」,抗战后作为接收大员狠狠的捞了一笔。到台湾后,转向于体育事业,为台湾的体育做了杰出的贡献。钱大钧
第七位是蒋鼎文,原来是元帅府的副官,后来在军中有了一席之地,曾围剿红军,参加蒋桂战争,中原大战,解决福建事变,西安事变中传递信函,为蒋宋所感谢,抗战后任西北行营主任,后来出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在豫湘桂战役中一溃千里,引咎辞职,此后虽然还在国民党中,但已经不再担任重要职位,转而经商,倒是颇有收获,去台湾后,衣食无缺,得以善终。蒋此人,贪花胜过顾祝同,尤其是中意「嫖」,感染性病,为民国一大笑话。
第八位是陈继承,此人受蒋的重用,参与了诸多事件,却没什么关键的地方。正是没有什么大功,也没有什么大过,不出彩,唯一著名的一次是镇压青年学生的「七五」惨案,后来也是去台,52年退役,到招商局担任顾问,善终。
综合看这八个人,他们都是蒋的第一批嫡系,他们或毕业于保定军校,或毕业于各省速成学堂,在黄埔中都是教官一级的人物,在蒋的部队中,他们是第一批军长师长,长期活跃在民国,活跃在国民党内,他们也是黄埔系的元老,可以说,蒋的部队,就是在这一群人的带领下成长壮大的,尽管后来的结局各异,但他们在民国这个舞台上的角色是不应该被人淡忘的。

如果 有「新闻联播」,我敢肯定半小时里播不了三五条新闻。像
这领导出场,按惯例将其各种头衔以及伟大、英明等等修饰语全念一遍,从第一个字念起,到你在厕所里便秘出来,其头衔估计还没念完:元德上辅广忠宣义正节振式佐运功臣、太师、开府仪同三司、秦王、答剌罕、中书右丞相、上柱国录军国军事、监修国史、兼徽政院侍正、昭功万户府都总使……好家伙,一共是246个字,这都是
同志的正式红顶子。如果把那些临时性的什么小组组长、指挥部指挥长都念上去,那更不得了。这些帽子,其实还只是伯颜同志的一半,这些帽子全是白道的,他黑道上的帽子也多着呢,浪子班头、江湖老大、流氓领袖……
咱们做官,大概都有拜码头的传统,新官上任,先把政事搁下,「贾不贾,白玉为堂金作马」,第一桩事情,先弄个护官符,跟当地豪强以及黑社会老大喝雄鸡血酒,结拜把子兄弟。黑社会老大呢,逢得新官上任,也自然是,「始以口味相遗,继以追贺馈送」;喜欢美女的,「献之美妇」;喜欢美元的,「赂之玉帛」;喜欢古玩的,「与之玩器」,「日渐一日,交结已深,不问其贤不肖,序齿为兄弟」。伯颜率领蒙古大军打进南宋都城杭州府,当时是有三方势力的,一是元军的红方,一是南宋的蓝方,还有呢,是以朱清、张楦为首的黑方。这个朱清与张楦,原是在长江崇明一带的海盗,干的是打家劫舍的勾当,做的是开赌设局的生意。伯颜闻听杭州有这哥俩,好像获得了一个护官符,立马就去拜帖子了。红蓝对垒,伯颜毫不留情,把南宋之蓝军吃了个乾乾净净,对黑方的朱清、张楦,则是暗送秋波,你投我桃,我还你李,划花拳,吃花酒,认了哥俩好。
伯颜打上了朱张这副霸主牌,朱张攀上了伯颜这棵保护伞,一时间,哥儿们黑白两道都吃得开。伯颜升任京官后,继续让朱张二人发挥他们的海盗特长,「巨艘大帆船交番夷中,舆骑塞隘门巷」。那金银宝贝啊,真个是「财源滚滚达三江,生意兴隆通四海」。攫取了这第一桶金,就可以搞多种经营,搞多项投资了,在元大都里,朱清与张楦到处开大赌场,到处开红灯区,灯红酒绿,飘香飞艳。马可??波罗入得如此花都,眼都直了。四处闲逛,他发现这个元大都,妓家还多于良家。伯颜那日子过的是一个滋润一个香艳啊。伯颜在赌场与青楼占了权力干股,坐在家里,一事不做,金啊银啊滚滚都入了伯颜家。新招聘的青楼员工,「我不先尝一口,谁敢尝新」?童幼少女,也多由朱清、张楦等下属送货上门,就是那些明星,也自带枕头自登门,络绎不绝。伯颜过得爽啊。
可情况历来是:官家幸福,百姓就痛苦,官家日子好过,百姓日子就不好过。司马光说了:
「天下之财,不在官则在民,不在民则在官。」财富现在都到官家去了,快乐都到官家去了,那百姓哪里还有财富?哪里还有快乐?你想啊,十赌九输,赢的只是庄家,那输者全家就只能喝西北风了。良家妇女都被赶进青楼里去了,伯颜这里一家乐了,百姓那里是一路哭了。
百姓哭声高处,伯颜歌声高。伯颜黑白通吃,职务一路高升,高到啥地步呢?一把手都由他负责推选了,不经他同意,一把手都当不了。1328年,元泰定帝死了,那些皇兄皇弟,个个活动开,伯颜说,咱推荐图帖睦尔(
第十二代皇帝元文宗,1328年至1329年第一次在位;1329年复位,至1332年)。他一声号召,黑白两道势力齐上,得,政变毫无悬念,马到成功。伯颜拥戴有功,权力再次加固。到了后来,宁宗、顺帝,哪个少了伯颜,还就上不了台。
伯颜一手遮天,也不是没人反抗,也不是没人打黑除恶,可压根儿没用!元顺帝皇后伯牙吾氏的哥哥叫唐其势,他横竖看伯颜都不顺眼,忿忿曰:「天下本我家天下也,伯颜何人,而位居吾上!」伯颜听得这话,安排了白道黑道两道人马,在皇上办公室就喊了一声:给我打死这个混蛋!唐其势与他的老弟塔剌海正在那里,一看势头不对,拔腿猛跑。唐其势跑不动了,抓住廊柱子不松手。塔剌海呢?看出皇上这个小舅子不说话,就往皇后姐姐那里跑。姐夫不保他,姐夫是外人!姐姐呢?打断骨头连着筋,所以,他跑到姐姐那里去搬救兵。黑社会的人,只要黑老大发了口令,他哪里管你是什么人,照杀不误,追到后宫,一刀把塔剌海给刺了,那血啊,喷了皇后一身。皇后哭兮兮地,来向当皇帝的老公求救,她老公一声骂:「汝兄弟为逆,岂能相救邪!」兄弟没办法救,皇后自己呢?也让伯颜给抓了起来,交给黑社会关了。黑社会可不讲客气,把她给关在农民用的猪栏牛栏里,皇后那是何等娇滴滴的人,没关几天就死了!其兄弟唐其势呢?被从廊柱子后拽出来就一刀砍成了两截!家人也撤职的撤职,流放的流放!
看到唐其势的下场,谁还敢轻易对伯颜动手?至此,伯颜「独秉国钧,专权自恣,变乱祖宗成宪,虐害天下」。伯颜平时出行,都是前面白社会,后面黑社会,诸卫精兵前呼后拥,「导从之盛,填溢街衢」。而相比之下,顺帝出行时的仪仗卫队就寒酸得多了,「落落如晨星」。
伯颜的事情,惹得天怨人怒,整个官家烂柴了,但元朝还幸存几个正直官员,他们一个劲儿地向新任领导进言。有臣进言道:伯颜该罚了,顺帝则说:谁说伯颜该罚?该赏!于是就赐田5000顷;有臣进言道:伯颜该降级了,顺帝说:谁说伯颜该降?该升!于是伯颜又高升一级……
别以为顺帝是混蛋软蛋,这是顺帝在使招。顺帝这一招,三十六计里好像没有,勉强挨得边儿的是「调虎离山」:你在一个地方一个部门呆得久了,经营深了,罢不了你官,拿不下你这人,那么,就升你的官吧,把你往上一拔,你的根基断了一大半,就一把给逮了!顺帝已对伯颜下手了,脸色间却仍对他青眼有加,又是加官,又是晋爵,官衔弄到246字的极致。伯颜被弄得飘飘然,昏昏然,整日里花天酒地,灯红酒绿,提笼架鸟,驱马打猎。1340年二月,伯颜带领一干人马,出城打猎,玩到太阳落黑才回来,却见城门紧闭,伯颜朝天骂娘,大喊谁吃了豹子胆,敢拒他于城门外?话音一落,顺帝喊一声:给我将逆贼绑了!猝不及防,元顺帝打了一个漂亮的歼黑除恶仗。可见,大凡大贪特贪者,大恶特恶者,民愤官愤都极大者,如果突然升了官,那恐怕不是什么好兆头。
1340年三月,伯颜被抓后一个月,顺帝下诏将伯颜贬徙南恩州阳春县安置,不知道是元顺帝途中做了手脚,还是脑满肠肥的伯颜禁不起折腾,岭南尚没到,权倾一时的伯颜凄凉地病死在路上。权力到尽头,他的头,自然也到了尽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