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芝简介_司马芝和司马懿_司马芝护母_司马芝字子华,河内温人也

中文名:薛宝琴

说到本能寺之变其实也是织田信长的一个转折点了,在这之前很多网友也说了织田信长也不简单的呀,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巅峰时期的,下面我们就着这个问题一起来探寻一哈织田信长在巅峰时期到底是有多么的厉害吧,感兴趣的可以跟随小编一起来看看!

中文名:司马芝

国 籍:中国

本能寺之变前,织田信长统一天下已经是大势所趋,不出意外的话,在几年之内日本将重归一统。然而,在这个时候织田信长却遗憾地在本能寺丧命,着实可惜,无论怎么看,织田信长都是日本难得的一代英主。

别 名:子华

性别:女

织田家的外交情况

国 籍:曹魏

民 族:汉

天正十年,此时织田家尚在的敌人,也不过仅剩上杉家、毛利家、武田家与长宗我部家,撑死多加一个态度不明的岛津家。

民 族:汉族

出生地:应天府

此时,毛利家已有投降的趋势,虽然硬着头皮出阵备中高松城,但是此时领内局势不稳,对原大内、尼子的家臣支配力降低。从后来羽柴秀吉与毛利家议和时割让五国的条件来看,毛利家在面对织田军的攻击已经是回天乏术了。

出生地:河内温县

主要成就:作怀古诗10首

武田家最为倒霉,在本能寺之变前夕被织田军讨伐,盘踞在甲斐数百年的甲斐源氏名门就这样被消灭了。武田家的盟友上杉家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天正十年前半年,上杉家接连丧城失地,在本能寺之变前后彻底丢了越中国,只得龟缩越后,并且实际控制范围还不足越后一国,新发田等家族均对上杉家虎视眈眈。武田家灭亡后,织田军更是准备自信浓侵入越后,配合柴田胜家讨伐上杉。

职 业:官员

身份:是薛姨妈的侄女,薛蝌的胞妹,薛蟠,薛宝钗的堂妹。

长宗我部家因为与织田家关系恶化,即将遭到讨伐,本能寺之变前夕,织田家的四国讨伐军团刚刚成立,正准备攻打四国。不过长宗我部元亲在这时写信给明智的家臣斋藤利三,表示“我方会按照信长公的要求放弃阿波国一宫城,但是希望保留海部城与大西城,作为防卫土佐的屏障。”

主要成就:历甘陵、沛、阳平太守,所在有绩

www.lishixinzhi.com

此前信长曾要求长宗我部退出四国各地,只保留土佐与阿波南部,被长宗我部元亲拒绝。此时四国征伐已在日程上,长宗我部元亲不得不为保存家名服软。可惜的是,这封信并没有及时送到斋藤利三手上,在四国军团出发前夕,明智光秀发动了本能寺之变。

官 位:大司农

同母哥哥:薛蝌

除了上述的敌人以外,北条家早在天正八年就臣服织田家,大友也与织田家交好,织田信长甚至许可大友宗麟夺取毛利家的长门国与周防国。佐竹家等北关东众、伊达家等奥羽豪族也都积极与织田政权联系,只有九州南部的岛津家没有明确表态。

封 爵:关内侯

堂姐:薛宝钗

信长其人

司马芝–三国时期曹魏大臣

司马芝,字子华,河内郡温县人。少年时是书生,到荆州去躲避战乱,在鲁阳山里遇到贼寇。同行的人们都丢下老人和弱小逃走了。只有司马芝一个人坐在那里守护老母亲。贼寇来到后,用刀逼着司马芝。司马芝叩头说道:“母亲老了,杀了我之后放过我的母亲吧。”贼寇们说:“这是个孝子啊!杀他是不义的。”司马芝因此免于被杀,推著小车把他母亲拉走了。司马芝在南方住了十几年,亲自耕种,恪守礼仪节操。

公元208年,曹操平定了荆州,任命司马芝作菅县长。当时天下政权刚刚建立,居民大多不遵守法律。郡主簿刘节是旧日的大族子弟,为人豪爽侠义,拥有一千多位宾客,外出就做盗贼,到宫署里则扰乱吏治。不久,司马芝派遣刘节的门客王同等人去当兵。掾史阻止说:“刘节家里从来就没有派人服过摇役,如果他们到时把人藏起来,一定给您造成亏空。”司马芝不答应,给刘节写了封信说:“您是豪门大家族,又在郡里担任重要职务,而您的宾客经常不服劳役,黎民百姓早就心怀怨恨和不满,有些流言已经被上级听到。现在征发王同等人去当兵,希望您能按时派遣他出发。”士兵们已经在郡里集结了。但刘节把王同等人藏了起来,还乘机让郡督邮伪称征调军队士兵去向管县索要。县里的掾吏没有办法,请求让自己代替王同去当兵。司马芝就派人骑快马把一封信送到郡城济南,信上详细列举了刘节的罪状。太守郝光历来敬重司马芝,很相信他,当即下令让刘节代替王同去当兵。青州人民称司马芝能让郡主簿去当兵。后来司马芝升作广平县令。征虏将军刘勋,地位尊贵,受宠骄横。他又是司马芝原来所在郡里的将军。刘勋宾客和子弟们在司马芝的管界内多次犯法。刘勋给司马芝写信,不署上姓名,却在信中多次嘱托司马芝帮忙。司马芝没有给他回信,一概按照法律处理。以后刘勋由于行为不轨被诛杀,与刘勋交往并有关联的人全都获罪,而司马芝却因为不徇私而被人们称道。

不久,司马芝被提升为大理正。有人偷窃了官府的白绸放在厕所上面。吏卒们怀疑是女工干的,就把她们抓起来关进监狱。司马芝说:“处罚罪行时的失误,都是失误在用刑过分苛刻残暴上。现在先找到了赃物,然后才去审讯,求得供词。如果她们经不住拷打,有可能被迫说假话承认偷窃。根据假话定的案情,是不能用来判断罪案的。而且执政宽大简便,使人民容易服从,这是德行高尚人物的教化。不放过一个有罪的人,只是平庸世道的治理方法罢了。如今我宽恕了这些嫌疑犯,用来发扬使人民容易服从的道义,不也是可以的吗?”曹操接受了他的建议。司马芝历任甘陵、沛郡、阳平等地太守,所到之处都有政绩。黄初年间,司马芝被调入京城任河南尹。他抑制豪强,扶持贫弱,私下请托也行不通了。正遇宫中太监想托司马芝办事,又不敢开口讲,就通过司马芝妻子的伯父董昭传话。董昭也害怕司马芝,不给太监传话。司马芝给下属官员们写了告示,规定教令说:“君王能够设立法令,却不能让吏员们一定不违犯法令。吏员们能触犯教令,却不能让君主始终不知道。设立了法令却有人违犯,这是君主的不足,官吏们触犯了教令让君主知道后,就是官吏们的灾祸了。君主在上面有劣政,官吏们在下面造成灾祸,这是政事得不到治理的原因。大家能不以此自勉吗?”于是他下属的官吏们没有不以此勉励自己的。门下循行官曾经怀疑门干偷了发簪,门干的说法与此不相符,曹掾就把他抓来判罪。司马芝下令说:“凡是事物都有相似得难以分别的,如果没有离娄那样的眼力,很少能不受迷惑。即使真是门干偷的,循行官怎么会忍心把一个簪子看得那么重,却把伤害自己的同类看得很轻呢?这件事放下不要再审问了。”

公元226年,魏明帝继位,赐给司马芝关内侯的爵位。不久,特进曹洪的奶妈当,和临汾公主的侍者共同祭祀了无涧神,被关进监狱。卞太后派遣黄门官到官府中传达她的命令。司马芝不让通报,当即下令让洛阳监狱把这二人拷打至死,然后上奏章说:“凡是应该判处死刑的罪犯,按理都应该先上表奏明,等候圣上批复。以前圣上下制书命令禁止淫把,以端正风俗。现在这些犯人兴妖作怪的罪行,刚刚审讯出供词。黄门官吴达就来见臣下,传达太皇太后的命令。臣下不敢接见使者,害怕命令中有救援保护犯罪者的意思,这个命令让圣上听到后,就会不得已下令把犯人们保护起来。这一切又都是由于臣没有尽早把事办完,就是臣下的罪过了。因此臣冒犯了日常的规定制度,马上命令洛阳县把她们拷打死了。臣下擅自施行了刑戮,谨等候圣上予以诛罚。”魏明帝亲笔批复说:“看了你的奏章,已经了解了你的真心。你想要奉行禁止淫祀的诏书,所以权宜从事,做得对啊!这是你奉行诏书的诚意,有什么可谢罪的呢?以后黄门官再去你那里,千万不要接见。”司马芝作了十一年官,多次评议那些法令律条中不便施行的条款。他处在公卿中间,都根据正道办事。正赶上各位亲王来朝见,和京城里的人交结,司马芝因此被免官。

后来,司马芝任大司农。在此之前,各地典农属下的吏员和百姓,纷纷从事商贩行业,以此谋求利益。司马芝上奏说:“王者的治国方法,崇尚农耕本业,抑制商贩这些末梢的行业,发展农业,重视粮食。《王制》记载:‘没有三年的粮食储备,国家就不成为国家了。’《管子·区言》中说要把积存粮食作为首要事务。现在吴、蜀地的贼人还没有被消灭,战争不断,国家最重要的事务就是储备粮食和布帛。武皇帝特地创设了屯田的官员,专门从事农桑事业。建安年间,天下的仓库都装满了,老百姓也家家殷实富足。自从黄初年以来,允许各典农官自己发展经济,他们纷纷给自己的部下打算,这实在不是创立国家大业所应有的作法。王者把四海之内作为自己的家。所以《论语》上说:‘百姓不富足,国君哪能够富足呢?’富足的原因,在于不误天时而且能克尽地力。如今商贾们经商谋利,虽然能得到成倍的明显利润,但对于统一天下的大计却已造成了无法估量的损失,还不如去多开垦一亩田地,增加收益。农民从事田间耕作,从正月里耕地播种起,锄地耘田,修整桑树,放火烧荒,种麦、修打谷场,收割庄稼,到十月才完毕。然后修整谷仓,绑起浮桥,运输租赋,修平道路,架设桥梁,粉刷居室,堵塞墙缝,一年里没有一天不从事农业劳动。现在各位典农官都说‘留下的人给外出经商的人代干田里的农活,替他们服劳役。形势逼迫下不得不这样做。想不荒废农耕,就应该让我们平素留有余力。’臣下的愚见是,不应该再用商贩的杂事来扰乱农业,要专门把农耕蚕桑当作要事,从国家大业考虑,这样才是方便有利的。”魏明帝听从了他的意见。

每当上级官员有事要召见询问,司马芝经常先约见掾史,替他判断上司的想法和事情的缘故,教他怎样回答应付,召见时果然全和他料想的一样。司马芝性情豁亮正直,不以严格廉正自矜。他和宾客们谈论时,有认为不对的,就当面指出他们的短处,回来后再没有什么别的怪话。司马芝在任职期间死去,家里没有一点多余的财产。自从魏国建立以来,历任河南尹中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司马芝。

司马芝死后,他的儿子司马岐继承了他的爵位。司马岐由河南丞改任廷尉正,再改任陈留相。梁郡有些关在狱里的囚徒,审案时的供辞牵涉到很多人,好几年都不能结案。朝廷下诏书指示把牢狱里关的这些囚犯迁到司马岐所属的县里来,让司马岐审理并了结此案。当时县里的官吏请求预先置备一些狱中应用的刑具。司马岐说:“如今有几十名囚犯,他们的供辞虚伪狡诈,相互不符合,而且他们也对毒刑拷打感到厌倦了。这个案情很容易弄清,难道还要再把他们长久地关在牢狱中吗?”囚犯被押到后,在审问时,谁也不敢隐瞒和说假话。司马岐只用一天功夫就把案子处理完了,因此,被越级升为廷尉。当时大将军曹爽专权,尚书何晏、邓飏等人给他做羽翼,辅佐他。南阳人圭泰曾用言语触犯他们,因此被绑起来拷打,送交廷尉官署。邓飏亲自审讯,准备把圭泰判处重刑。司马岐指责邓飏说:“国家中执掌枢密机要的大臣,是王室的重要辅弼,既不能辅弼皇上的教化,形成德政,和古代的圣贤比美,反而要尽情发泄私愤,冤枉无辜的人。这不是让百姓感到恐惧不安,还会是什么呢?”邓飏十分羞愧,恼怒地离开了。司马岐终究害怕长久这样会招致罪过,就以有病为理由离职。他回家以后,不到一年就死了,享年三十五岁。他的儿子司马肇继承了爵位。

堂兄:薛蟠

网上的通说经常说,织田信长不愿做室町幕府的臣子,甚至不愿做天皇的臣子,暗示信长有称帝野心或者有建立共和国的野心。

容貌:具有绝世姿色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织田信长早年对京畿的支配就是利用足利义昭,以室町幕府名义统治,形式与细川政元、三好长庆等人相同。

服饰:凫靥裘

织田信长本人据推测是信禅宗的,他并非是个不信宗教之人,现如今有许多神社与寺院,都有织田信长的痕迹。之所以织田信长会拿比叡山延历寺开刀,则是因为当时的寺院垄断许多商品买卖,不符合信长的“乐市乐座”政策,而作为“北岭”头子延历寺,就是这堆寺社里的出头鸟。

薛宝琴,《红楼梦》中皇商之女,小时跟父亲跑过不少地方。她是薛姨妈的侄女,薛蝌的胞妹,薛蟠,薛宝钗的堂妹。她长得十分美貌,贾母甚是喜爱,夸她比画上的还好看,曾欲把她说给贾宝玉为妻。王夫人也认她为干女儿。她自幼读书识字,本性聪敏,在大观园里曾作《怀古绝句十首》。后嫁都中梅翰林之子。她是一位近乎完美的人。她的美艳与纯真和邢岫烟的内敛与清高、李纹、李绮的超脱与淡然截然不同,十分耀眼。

在本能寺之变前夕,织田信长实际上无官有位,并无官职,但是有着正二位的位阶。前一年朝廷曾经想任命其为左大臣,但是信长却推辞了。

首先,若论才华,足与钗、黛、湘旗鼓相当;若论相貌,尤在其姐薛宝钗之上;若论受宠程度,仅宝玉可与其媲美;若论情节多少,似乎也比妙玉、巧姐、惜春要多,且又是四大家族中薛家的成员,明明应该是“金陵十二钗”中的一员,却偏偏不是。若说她只是个亲戚,可黛玉、宝钗、湘云哪个又不是亲戚?何况妙玉更是连亲戚都算不上的。

其实信长的意思很简单,此时织田家的家督早已是织田信忠,信长想要朝廷给信忠封官进爵,构筑信忠在家内的绝对领导地位。可是朝廷不知道是没有会意,还是故意如此,仍然只给信长封官,自然引起信长的不快,导致信长不愿任官。但是信长保留了位阶,说明并不想与朝廷断绝关系,有朝一日还是希望返回朝廷的。

其次,她一进入贾府,就明显对黛玉造成了威胁,贾母和凤姐都想给宝玉求配宝琴,可黛玉对此却无动于衷。即使说黛玉知道宝琴已许配给了梅翰林之子,没必要吃她的醋,可对于贾母和凤姐起的这种念头,以黛玉的个性,她决不可能一点想法都没有,然而,书中对此却只字未提,似乎黛玉并没有当她在场一样。

至于处置家臣的事情,信长并不算刻薄的,对大部分家臣都是信任且继续厚恩。现在经常喜欢拿佐久间与林被信长流放,来说明信长对家臣刻薄,其实是个以结果来推论信长的伪论。大家经常只看到信长做了什么,却没有看到佐久间信盛与林秀贞为什么被流放。

像羽柴秀吉、柴田胜家等家臣,信长都委以重任,大家也都一心奉公,极少数有像明智光秀这样在家内与同僚争斗失败进而埋怨主公并对主公举起反旗的忘恩负义的小人存在。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