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国的前期历史快乐彩票官网

楚国大约在西周初期正式立国。由于楚国历史悠久,国力强大,文化发达,所以在南方自成一大政治文化的中心,它不但在生活习俗、语言传统与中原各诸侯国有一定差异,而且在政治机构、职官分设上也都自成一系统,与中原各国有所不同。一、特殊的爵制

春秋时期,是中国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转变的时期。各国奴隶社会的财政,也随着生产的发展和生产关系的变化,相继实行了改革。z一、改革的原因

楚国是周朝的子爵,但并不是周朝的属国。事实上,楚在商代就已经是南方大国,商为笼络楚,封其为侯,但与西方的周一样,实际上是仅是承认商在中原霸主地位,而不承认是周的属国,大概相当于今天美国和中国,俄罗斯的关系。商未年,周,楚在分别在西方和南方兴起,对商朝形成威胁。商自帝乙起,即筹划应对周楚的威胁,主要措施包括:威吓周国,并在西方崤山建隘建城,既阻周东出,也是西进的前进基地;在南方遏制楚的发展,并给予一定的打击;而重点向东征服东夷领土,扩张国力,保障对周楚的整体综合国力的优秀。从整体上看,商无力同时对付周楚,但对某一方,还是有明显的优秀,却不足以灭国。

楚国的爵秩制度,没有中原侯国的卿、大夫等名称。在春秋三传中,未见楚国有卿的记载,只是大夫偶有出现。《穀梁传·僖公四年》明确说“楚无大夫”,而《公羊传》则在文公九年说“楚始有大夫”。这大概只是模仿中原国家爵秩的名称而已,其实与中原的卿、大夫等级不相同。

春秋时期,各诸侯国各地区的社会经济,已在原有的基础上,获得了显著的进步。出现了很多新的因素:在农业上,由于铁的发现和铁器应用于农业,牛耕的方法进一步推广,以及新的生产技术的采用和某些重要的水利灌溉事业的兴建和发挥作用,使得农作物的产量大大增长,剩余农产品也比过去增多。由于生产工具和生产技术的改进,使奴隶社会时期成千上万人的集体耕作,有可能被分散的、个体的、以一家一户为单位的个体经营所代替。在手工业方面,各国也有了可喜的进步。青铜器不仅在数量上有了明显增加,在制造技术上也有了显著改进;此外,煮盐业、冶铁业、漆器业等新的手工业部门,也迅速发展,专职盐官、铁官已经出现;特别是在官府手工业之外,出现了私营手工业和个体手工业;在商业方面,官商垄断开始出现缺口,一些国家被迫允许私商周游列国做生意。夏殷以来,“工商食官”的制度开始崩溃。总之,春秋时期经济关系的新变化,促使奴隶制逐渐解体,为封建制度的出现奠定了物质基础。在经济发生变化的同时,社会阶级关系也发生了变化。由于生产力的发展,人口的增加,原先奴隶主贵族和产民所掌握的土地,逐渐满足不了需要,一部分“国人”,即奴隶主贵族的远亲、远宗和平民,因为缺之土地或失去土地,不得不向耕地以外的山林湖泊去寻求生计。由于私田不象公田有一定规格,它可随地形由人自由选择;而且,可以任意买卖,是真正的私有财产。同时,耕种公田需要向国家缴纳一定的赋税,负担一定的徭役;而耕私田地却不要交税,至少初期是这样。所以,随着荒地的大量开恳,私田数量不断增加,收获量也不断增加;在私田的发展过程中,不少诸侯和卿大夫扩充了自己的土地和财富。在私田的大量开辟过程中,奴隶主贵族还企图同周天子争夺公田,以扩大自己的势力和影响。在此以前,国王有权对全国的土地和土地上的劳动者在各国诸侯之间进行分配和再分配。但随着私人占有欲念的加强,许多诸侯、卿大无开始抗拒王命,公田徒有其名,事实上已成了诸侯、大夫的私产。此时,西周王所控制的土地日益减少,井田制开始崩溃,国家财政收入逐渐失去保证,井田制是奴隶社会的主要土地分析形式,也是国家财政收入的重要计算单位。井田制的废弛,标志着奴隶制开始瓦解。

帝乙未年,乘周新兴,两次以会约为名,要胁软禁周君;周逼于商强周弱的局势,示弱尊商,自为外臣;而实际上却坚定了与商为敌的决心,从此时起,周即筹划攻商之战。商以为周朝屈服,便把打击重点转向南方,打败楚国,杀其君主,逼使楚国势力南移。在暂时压服楚国后,商即把主力东调,进攻东夷,这表明,商此时已经把扩张的方向转向东南。

楚国自己的爵秩是战国时期出现的,最尊贵的爵位是通侯、执珪。《吕氏春秋·异宝篇》说:楚国通缉伍员时曾宣布奖励办法:“得五员者,爵执珪、禄万担、金千镒。”《战国策·齐策二》记载:齐王使者陈轸问楚将昭阳:“楚之法,覆军杀将,其官爵何也?”昭阳说:“官为上柱国,爵为上执珪”《战国策·东周策》记载秦攻宜阳,赵累对周君说:“君谓景翠曰:‘公爵为执珪、官为柱国,战而胜,则无加焉矣;不胜,则死’。”这些记载都说明执珪是楚国最高的爵位。又据《战国策·楚策一》说,楚怀王十六年,楚与秦战于汉中,楚国的“通侯、执珪死者七十余人。在一次战役中就死了七十多个通侯、执珪,可见楚国的最高爵位的授予没有受人数的限制。楚国的爵秩制不象中原各国那种贵族世袭制,而是一种军功性质的爵制。上述昭阳回答陈轸破军杀将而封官爵之事,就可证明这一点。楚国的官爵为什么与中原各国不同呢?《史记·楚世家》记载熊渠的一句话:“我蛮夷也,不与中国之号谥。”说明楚国地处江汉以南,生活习惯都有自己的特点。楚国官爵名称虽然不同于中原,但在职官的分设上又与中原各国大致相同,也是分成中央和地方两级政权机构。二、中央官

随着周王朝的削弱,周的邻国和诸侯开始兼并和称霸,彼此温战不已。诸侯、卿大夫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必须首先壮大自己的经济和军事等方面的势力;这样,对财政收支必须提出更多的要求。

商朝东向为周的西出提供了极好的时机。周乘机联络楚国,并得到楚的响应,史称三分天下有其二,即周楚联盟已经比商更广大。周于是与商绝交,汇西方盟兵于孟津,企图进攻商朝,但阻于淆山险塞而罢兵。本来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但商王帝辛反以为有崤山天险,周一时无法威胁商朝,继续把主力放在与东夷的战争上,令周朝在两年后,得以利用整编的车师绕道北方,避开崤山险塞,奇袭防守空虚的朝歌,一战而令商朝根基崩溃,并约十年后打败了武庚的商军,结束了商朝中原共主的历史。

楚国中央政权的职官,在春秋早期只有莫敖这一官称,《淮南子·修务训》有“莫嚣大心”。莫嚣就是莫敖。这时期的莫敖,大概相当于大司马的职称。楚武王四十二年,莫敖屈瑕带兵伐罗,因骄纵轻敌,打了败仗、畏罪自杀,自此以后,莫敖的地位开始下降。楚国又另设大司马、右司马、左司马、莫敖的地位降至左司马以下。《左传·庄公四年》载,楚武王领兵攻打随国,病死路上,“令尹斗祁、莫敖屈重除道梁溠,营军临随,随人惧,行成”。这时的莫敖地位已在令尹之下了,《左传·襄公十五年》记载,楚康王任命职官时,以“公子午为令尹,公子罢戎为右君,◆子冯为大司马,公子橐师为右司马,公子成为左司马,屈到为莫敖。”莫敖已降到第六位了。《战国策·楚策一》载楚威王问莫敖子华:“有不为爵劝,不为禄勉,以爱社稷者乎?”子华历举楚国不谋私利,竭诚为国的优秀执政官。可见子华对楚国历史是非常熟悉的。这是战国中期的事。这时的莫敖似乎已不掌实权,只备王顾问的闲职而已。代替莫敖执政的是令尹。

楚在周商大战的前期是支持周并对商军形成一定的牵制,但在牧野一役后,楚基本上是中立,甚至一定程度上支援了武庚的军队与周的对抗。因此,在周分封诸侯时,实际视楚为敌国,仅以楚为南方大国才把楚封为子爵。楚当然也不承认周是他的天王。但逼于这时周强楚弱的格局,在其后的近三百年内,楚基本上是在南方发展,周的发展重心在西方,一时双方倒也和平共处。

到周昭王时期,南方基本上已经是楚的势力范围,开始侵凌周的南方属国,而周也达到发展的顶峰,需要寻找对外扩展的空间,两强终于相遇。周昭王以南游为名,集合全部王系军队及部分中原军队进攻楚。楚看来采取了正确的战术,乘周军半渡汉水之机大败周军,歼灭大部分周军,周王溺水。经此惨败,周从此不敢对楚用兵,并在南方封申邓息三国专门防守楚国。其后约两百年,楚在南方转为战略扩张,而申邓息三个前线国家也在中原各国的支援下有效制止了楚向北方的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