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首都师范高校教院设立“今世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世界主义记念中的悖论”讲座

2013年5月13日,美国克莱姆森大学(Clemson
University)历史系迈克尔•孟(Michael
Meng)教授在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举办了一场题为“当代德国世界主义记忆中的悖论”(The
Paradoxes of Cosmopolitan Memory in Contemporary Germany)的讲座。
迈克尔教授的演讲从提醒我们思考我们为什么要有历史、为什么要记忆开始,主要围绕着战后德国(主要是特指统一前的西德和统一后的德国)出现的两种矛盾。第一种矛盾即一方面是德意志民族对纳粹行为尤其是屠杀犹太人的行为的彻底反思,强调民族对历史的赎罪,这便强化了德意志民族的认同感,是一种民族主义;但同时正因为强调对历史的反思,努力推动一个稳固的、长久的民主制度的建立,又在另一方面形成了一种超越民族主义的世界主义,或称为后民族主义(post
nationalism)。第二种矛盾是指在德国,对纳粹罪行的反思在增强德意志民族的认同感的同时,也将其他民族(更多的是外来移民,比如越来越多的穆斯林)排斥在外,这又是一种民族主义和世界主义的矛盾。
迈克尔•孟(Michael
Meng)在北卡莱罗纳大学历史系取得博士学位,主要研究19世纪和20世纪中欧史,现为克莱姆森大学历史系助教授。2011年他在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的Shattered
Spaces: Encountering Jewish Ruins in Postwar Germany and
Poland,获得了两项大奖,The Laura Shannon Prize和The Hans Rosenberg Book
Prize。

来源: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

来源:南京大学历史学系(

2013年5月13日,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彭刚教授在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举行了一场题为“历史记忆与历史书写”的讲座。
彭教授的演讲主要分为四部分,即记忆的转向(turn to
memory)、历史与记忆的纠葛、历史记忆与历史真理和历史记忆与历史正义。在“记忆的转向”中,彭教授首先界定了历史和记忆的含义,指出现在的记忆学开始逐步将民间史、大众史、口述史等纳入进来,此即所谓的记忆转向。接着分析了记忆转向的原因。在第二部分中,彭教授主要列举了学界中对于历史和记忆关系认识的两种观点,一是认为历史就是记忆,二者是等同的;二是认为历史与记忆是对立的。对于历史记忆与历史真理的认识,彭教授一方面充分肯定了记忆对历史研究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又以口述史学为例指出了有时口述资料所反映的并不是历史原貌。当谈到历史记忆与历史正义关系时,彭教授指出我们对历史记忆使用时一定要适度,避免滥用,这样就是为了保证历史研究的客观,也是为了保证历史的正义性。
彭刚教授现为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历史系教授,主要从事西方思想史和史学理论的研究和教学工作。曾任哈佛大学、法国国家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访问学者。入选“北京市新世纪社科理论人才百人工程”。著有《叙事的转向:当代西方史学理论的考察》、《精神、自由与历史:克罗齐历史哲学研究》、A
Critical History of Classical Chinese
Philosophy等,译有《自然权利与历史》、《德国的历史观》、《新史学:自白与对话》等。在《历史研究》、《哲学研究》、《史学理论研究》、《史学史研究》、《清华大学学报》等刊物发表论文多篇。

图片 1

2013年4月26日,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国际关系教授、著名华裔学者张勇进教授在南京大学历史学系做了一场题为“英国学派与历史社会学的对话”的南京大学人文基金学术讲座。
张勇进教授是当代国际关系理论“英国学派”的重要领军人物之一,在东亚区域、中国和国际关系理论等研究领域卓有建树,发表了一系列有影响的作品。此次讲座中,张教授就国际学术界的一个前沿问题,即国际关系理论中两种重要流派“英国学派”和历史社会学的关系进行了简洁而深刻的阐述。张教授认为,虽然“英国学派”被历史社会学视为同路人,但实际上两者的交结却是偶然的、不自觉的,前者的文献并不符合后者的基本学术规范,尤其不符合迈克尔•曼所说的历史社会学的“三大基本原则”,即绝对经验性、相对性(不使任何社会制度具体化)和关注历史与社会的发展。张教授创新性地提出,“英国学派”可以与历史社会学在三个方面进行有目的的、潜在富有成果的对话:国家和国家形成的历史化;阐明国际社会的社会学动力和再生产逻辑;将“发展”作为另一个主要概念引入到英国学派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