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坛春节庙会为期八天主打“民俗牌”

1月11日,衢州日报刊登了《春神殿守护者龚卸龙在病中祈求谁来延续迎春祭祀》的报道后,引起市区很多人士的关心。他们关心春神殿这一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更关心民俗文化传承人的安康。从今日起,我们陆续刊登追踪报道,以飨读者,也希望大家为保护、传承、开发衢州传统文化献智、解囊、出力。

1月14日,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来到古城开封,参加“中国木版年画抢救保护发展国际高层论坛”和“中国木版年画联展”。在开封中州国际饭店会议室,记者见到了这位德高望重的作家、学者和艺术家。

18位民间大师现场制作工艺品、八旬大妈端出上千件老北京物件儿、重杠飞人等绝活儿搭台亮相……记者从昨天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为期八天的地坛春节庙会将于除夕开幕,本届庙会主打“民俗牌”。

“我哥哥现在重病在床不能做迎春祭祀的准备工作,我做弟弟的责无旁贷,要把这件事接过来做下去。”昨天,龚雪龙坚定地对记者说。

冯骥才以《神鞭》等作品驰誉新时期文坛,书画作品也享有盛誉。采访中,他以特有的高度和睿智的谈吐,精辟入理地概括和回答了木版年画抢救工程的进展以及亟待解决的问题,言语中透出这位享誉国内外的学者对民间文化遗产,特别是对朱仙镇木版年画特有的情感。

第23届地坛春节庙会设立非物质文化遗产广场。来自山东、河北、江苏、北京的18位民间工艺大师将“坐镇”现场,展示内画、面塑、车巴陶艺、扬州谢馥春、刺绣等中华传统技艺。这些技艺几乎全部被列入省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游客可以近距离接触、欣赏这些手工艺品的制作全过程。

1月16日,春神殿所在地柯城区九华乡外陈村的村委会一班人也一次次聚集在一起探讨迎春祭祀准备事宜。在春神殿边经营“梧桐小院”农家乐的龚卸龙弟弟龚雪龙主动向村里“请缨”,要为迎春祭祀出力。

着力解决四个方面的问题

80多岁的张大妈今年会把收藏的上千件老北京物件儿带到地坛庙会上。大到轿子、马车、纺车、织布机,小到壶套、线板、老帽子、绣花鞋,每一件都可以帮人们打开旧京记忆。在方泽坛表演区,人们还可以欣赏重杠飞人、中幡、古彩戏法等老北京绝技。

“乡里很重视我们村的祭祀工作。”外陈村党支部书记傅生耀说。1月16日上午,受九华乡邀请,从事民俗研究的汪筱联老人冒着冷冽的寒风,从市区赶到村里,为迎春祭祀作“指点”。今年65岁的汪筱联是外陈村梧桐神殿的发掘者之一。2003年,老汪作为衢州市旅游资源普查组成员,通过对梧桐祖殿、春神句芒、立春、二十四节气的考证,及梧桐峰、玉泉寺的实地考察,得出梧桐祖殿就是春神庙。之后,龚卸龙就成了最热心的守护者。

在谈到文化遗产的发展创新问题时,冯骥才先生强调要着力解决四个方面的问题。一是要建立民间文化遗产保护体系。要探讨如何建立一种民间文化遗产保护的长效机制。二是要把艺术变成一种文化。要研究如何将艺术的功能转化为文化功能。比如以前我们张贴年画,是为了驱鬼辟邪,而如今,我们要将其看作一种历史的文化符号。三是要从传统的市场进入现代的市场。民间文化是可以从传统的生活进入现代生活的。有很多地方旅游发展滞后,就是因为纪念品市场没有文化内涵。很多旅游景点的纪念品大同小异,就是因为没有开发好自己独有的民间艺术,年画的地域色彩、人文内蕴是其他艺术样式难以企及的。四是把政府行为转化为大众行为。民间艺术只有回归大众才有持久的生命力。

“卸龙是个不错的小伙子,这几天太忙我还没来得及到医院看他。”汪老说,立春和24节气是中华民族民俗文化一个经典代表作,内含丰富的农耕文明,体现很多的科学性。春神殿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目录,每个人都有责任和义务把它保护好。

让朱仙镇木版年画活起来

按照老汪的指点,乡里把迎春祭祀初步确定为“九华民俗风情游”的一个重头戏来安排,“要找耕牛、要演戏、要雇锣鼓队、选参加祭祀的小孩,还有资金来源等。”一个多小时的商谈,村委会每个成员都领到了各自的任务,联系村工作的乡干部老马和乡宣传委员也分别主动扛了两项。“不知道卸龙怎么划算的,一个人把迎春祭祀一整套事情做下来。”参加祭祀商讨的大伙都发出了感叹。

5年来,以开封朱仙镇木版年画为标志的抢救实践,让冯骥才颇感欣慰。他认为,朱仙镇的文化遗产抢救工程,较之5年前有了很大的不同。5年前,人们对朱仙镇木版年画的认知仅仅停留在艺术品的层面上,而现在人们深刻认识到这是珍贵的文化遗产,是农耕文明向工业文明转型中一种不可或缺的精神载体。“朱仙镇通过对自身文化遗产的深入挖掘和整理,建立了一个立体的文化档案。你们不是简单地收集了艺术品,而是将大量口口相传的无形的非物质文化遗存进行了记录、传承。”冯骥才深有感触地说。

“在村里,卸龙是个聪明人也是个热心人,谁家什么电饭锅、喷雾器坏了都找他修,也不怎么收钱,春神庙里有两个雕像是他亲手刻的,可惜病倒了。”傅生耀有些遗憾,但最后还是坚定说,不管怎样,村里一定要把2月4日的迎春祭祀像模像样地做好。

冯骥才说,5年前,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保护工程正是从开封发端,5年后,一场关于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保护发展的大讨论再次回到开封。这不是一个巧合,而是必然。因为这项工作不仅使中国木版年画这一古老的民间艺术得到了保护和传承,而且被赋予新的艺术元素和内涵,成为一项极富生命力的文化产业。只要我们同心协力,朱仙镇木版年画一定能活起来,中国木版年画一定能从朱仙镇走向世界。

领到请戏班子、布置场所、灯笼、接待来客吃饭等“任务”的龚雪龙告诉记者,由于原来什么事情都是哥哥一手办下来的,现在自己要学着做。他表示,不懂的地方他会向生病的哥哥请教。

链接

龚雪龙还是担心正在住院的龚卸龙,“为哥哥治病我们兄弟几个都凑足了钱支持,他在病床上两个多月花了五六万,孩子才1岁,嫂子的身体也不好,生活没什么来源,他为春神庙操了太多的心……”望着门外飘起的雪花,龚雪龙有些无奈。

抢救木版年画从开封起步

年画是中国独有的民间艺术形式之一。朱仙镇木版年画乡土气息浓郁,民间情趣强烈,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北宋,甚至更早,是我国四大木版年画之一,也是我国木版年画的发祥地。由于受现代社会的冲击,这一传统的民间工艺曾陷入濒临消失的困境。

2002年,中国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委员会将木版年画列入民间文化遗产抢救的第一个专项,并于同年10月在朱仙镇召开中国民间文化抢救工程会议,从此拉开了抢救木版年画的序幕。冯骥才先生正是这项工程的发起人。正是由于他和一大批专家学者的倡导、呼吁,才使得朱仙镇木版年画获得新生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