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太后秘史 死后惨被奸尸

慈禧太后是近现代中国历史上一个不能忽视的人,她统治了晚清几十年,也是在这个时候,晚清正式走向了灭亡,生前权倾朝野,享尽荣华富贵,但事后却被奸尸,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且听中国十大灵异事件讲述。

从古至今有很多人声称可以预测死亡,比如天主教主教胡振中准确预言自己死亡日子,但毕竟预测准的在少数,有一位老妪准确预见了自己的死亡,还做好了准备,事件到底如何呢?是否是灵异事件作祟呢?

高中毕业后,苏曼便来到这座城市打工。运气还算不错的她很容易就找到了一份工作,还在四环外租了一间一室一厅的老房子,五楼的顶层,房型简单,采光和结构都还不错。
但住进来以后,苏曼的喜悦就一点点被消磨殆尽了。先是灯,房子里的灯经常失控,有时全屋的灯一盏也开不了。房屋东角还有点漏水。楼道上的灯也是坏的,从一楼到五楼,楼道上的灯没有一盏能亮。这些都让苏曼郁闷不已,甚至觉得这房子里很是有些古怪,这个想法让苏曼在黑夜里浸得出冷汗。
古怪的还有四楼那个民工。苏曼因为工作忙碌,单位离得又比较远,每天晚上七八点才能到家。而每晚,在四楼楼道口,苏曼总是看见有个民工站在那里,穿一身破旧的军绿色外套,背着土黄色的工包,畏怯地缩在楼梯角落里。
楼道里灯坏了,只有从窗口照进来的微弱路灯。
光线暗淡,看不清他的脸。苏曼慢慢走过去,心紧紧地攥成一团。
那人开口问:你,要通水管么?声音有点哑。原来是管道工,苏曼的心这时才放了下来。
苏曼摇摇头端详了一下那个人,侧着脸隐约有些悲怆,苏曼的同情油然而生,想必是家里的生计很紧张吧。那以后每晚,苏曼都能在四楼的楼道遇到他。在这里等活儿,怎么能等到呢?苏曼很想劝劝他,但每次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苏曼到嗓子眼儿的话又生生吞了下去。
住进房子有半个月之久了,这个周末,苏曼终于有时间可以把房子好好收拾一下。请了工人,把家里老式的灯泡全部换成精美的饰灯,又在卫生间里装好热水器,这下终于可以好好地在家洗澡了,不用跑去旁边的澡堂里了。
晚上,苏曼兴高采烈地站到了喷头下。洗发水顺着额头流下来,苏曼闭着眼睛哼着歌。哼着哼着,突然停了下来。苏曼发现,自己的脚下有温热的东西漫起来,一点点浸过自己的脚面。热水里,竟有着像水草缠绕一般的微微涩感。
苏曼脸色发白,她强定心神,睁开眼睛。原来是脚下的水管口堵了,水积了出来。苏曼舒了口气,洗发水流进眼里,涩疼,苏曼赶紧用水冲去。
苏曼用通水管的塑料子通了半天也没有用。又用木棍捅,捅了半天,带出来一把头发,水也依然没有流下去多少。那团头发,绕着不知是什么的恶物,带着浓烈的腥臭。苏曼几欲呕吐出来。漫在脚面的水也让苏曼感觉异样,似乎那水中混有什么难以忍受的秽物。苏曼忍无可忍,把马桶盖放下来,站在马桶上简单冲了一下。
苏曼想起了什么,穿好衣服打开门。探头望去,果然,又见到那个民工,佝偻着站在四楼的窗口下,有点胆怯地看着苏曼。苏曼问:你给通水管吧?他急切地点头。苏曼不禁有点心酸,在外面的生活真是不容易啊。
灯在身后灭了,新装的灯居然也出问题。苏曼拉客厅的灯,没有反应。苏曼摸到卫生间,这下灯一拉就亮了。这是苏曼第一次看清这个管道工的样子:三十来岁,单眼皮,样子还有点清秀腼腆,只是脸色过于苍白。他死死盯着那个管道口,眼睛里竟然泛出激动的光。那异样的神色让苏曼不安起来,一种恐惧的感觉从苏曼脚下升起,顺着背一路蹿了上去,苏曼全身发冷,重重地打了个寒战,那人转过头,对苏曼微微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来。
你出去。他说。
苏曼上了客厅,听着卫生间里的声响,隐约还有铁棍撞在铁质管道上的尖锐声音。良久,没有声响,苏曼走到卫生间,叫了一声师傅。那人背对着她,没有转过身来。地上有滴滴答答的声响,是血,苏曼看见,一滴滴的血从上而下,滴在那双解放鞋的脚下。苏曼慢慢抬起头,她睁大了眼睛。她看见,那是一具缺了一条手臂的身体,苏曼的脑海里一片空白。那身体慢慢转过来,是那民工,抱着一条被水泡得发白的手臂
我终于拿回我的手了。他说,那么哑的声音,像从幽深地底跋涉许久而传上来,苏曼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再醒来,已经是在医院里,是好友芳去看她时发现她晕在卫生间里。听苏曼道了原委,芳嗫嚅地说:刚才的确听邻居说你那房子邪呢。据说那房子自装修好后卫生间的下水道一直不通。房东找人修好了,过几天又会堵上,房东就把房子给卖了。而买了房子的上一户人,据说男主人就是在卫生间突发心脏病死了,他老婆害怕就搬出去住了,房子就租给了你。苏曼要去报警,芳劝阻:这种事情,警察怎么会信呢?苏曼执意要报警,芳只好带她去了。警察在调查中发现:建房那年发生了一起严重事故,有位民工从脚手架上掉下来,摔落途中被挂断一条手臂,掉在正在浇筑的混凝土中,工友们找到包工头,但包工头害怕承担巨额的手术费用而故意借不能耽误了工期为由,没有停止混凝土的浇筑,就这样那条断臂就浇筑在了混凝土里。包工头又不肯支付手术费用,就这样受伤的民工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
警方沿着线索一路追查过去,修建这栋房子的包工头叫苏大福,是和苏曼同村的一个远房长叔,早些年便来这座城市打工,后来就招了一帮农民工,自己做起了包工头,没过多久全家人都搬出了村子,再也没有了消息。而那条浇筑在混凝土中的手臂,正好浇筑在五楼洗手间的位置。
苏大福?这时的苏曼回忆起有一年过年回老家,参加一个小学同学的婚礼时,去附近一个县迎亲,在回来的山路上遇到一个长得很像苏大福的人。肯定是因为这件事情,苏大福躲到了邻县的村子。通过这条线索,警方在附近的村子找到已经改名的苏大福,并对他提起公诉。
苏曼再没有勇气住下去,搬家的时候忘了点东西,和芳回来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脚踏上楼梯时,苏曼恍然想起四楼那个等待的身影。那一幕,在回忆里,已经有了异常恐怖的色彩。紧紧握住芳的手,一步步踩上寂静的楼梯。接近了四楼,走上去。一直到站在家门口,什么也没有。苏曼舒了口气,把钥匙插入锁孔的时候,苏曼听到后头有轻微的声响。很轻微,却很清晰。
苏曼缓缓回过头去:那个畏怯的身影,那个穿着破旧军绿色衣服的身影,怀里抱着那条白胳膊,在楼道昏暗的光线里慢慢跪倒在地,向她磕了个头,然后慢慢在空中消失不见。
苏曼脸色发白,紧紧捏住芳的手。怎么了?芳紧张地问。
没事。苏曼说。她脸色发白,唇角却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清代的帝王陵寝,从建陵年代和地理位置,可分为清初关外三陵、清东陵和清西陵三个陵区。20世纪初,清王朝没落,到清最后一个皇帝溥仪时,已经成为了傀儡。而当初进驻在清王陵的是国民党军队,孙殿英的队伍不是国民党的正规军,而是半路收编的杂牌军,也就是非蒋介石亲生,孙部粮饷被长期拖欠克扣,以至官兵半年没有发饷,军心浮动,常有开小差的事情发生,若再不拨粮款,甚至有哗变的危险。在这一严峻的形势前,孙殿英愁断了肠子,近在咫尺的大宝库清东陵不进入他的视野都难。

八十八岁独居老妪洪陈金枝向邻人称曾游地府,预言自己不久于人世,接著即告失踪。亲友动用一切关系搜寻均如石沉大海,最后全体家族齐跪祖昔前祈求上苍垂怜,让老人家生得以返家、死得以见尸,而于失踪十三天发现尸体。被发现时全身穿戴整齐,一如入棺古例,令亲友啧啧称奇。

随即,孙殿英以搜索敌人、检查武器为名,名正言顺开进陵区。接着,他四处张贴十几张告示,宣布为保护东陵安全,要在陵区举行军事演习,陵区将全行封闭。

龙崎乡老妇人洪陈金枝,今年十月间跟邻人说,她到地府游览观光了一圈,翻到一本书页中记载她将不久于人世。对此,邻人没当一回事,也未告知周休日返家省亲的孙子洪肇良,十月十二日在台南地检署担任观护人的洪肇良接获家人电话告知阿嬷失踪。

在以军事演习为名下,陵区严密封锁,震惊国内外的炸陵盗宝开始了。

诡异一 透露翻书页中揭不久人世

孙殿英士兵打开慈禧墓之后,因为慈禧口中有夜明珠,所以尸体还栩栩如生,有个士兵在其他士兵的鼓噪与怂恿下准备奸尸,因为这个士兵是仵工出身,即做收拾尸体的事,他奸污年轻女性的尸体已成习惯。于是,这些士兵纷纷剥去尸体的衣服,还围着细看了一会儿。但是过了不久,尸体和绣袍见风就化,顿时慈禧的面孔萎缩成骷髅状态,那个意欲奸尸的士兵就兴意阑珊,停止奸尸。还有一种传说就是好多个士兵已经奸尸得逞,后来这些人都莫名其妙的死掉了。真实情况是怎样的,现在无从得知,但是很多正史野史都有记录过,恐怕也不是空穴来风。

据了解,洪妇平日与人为善,因此人缘颇佳,失踪消息一传开来,龙崎乡崎顶村等三个村发动搜寻并动员县消防局搜救,洪肇良亦运用电子与平面媒体协助,怕阿嬷走失不知回家,十多天下来,均告音讯渺茫。

十月廿三日洪妇生日,洪肇良思及去年阿嬷开心接受儿孙辈庆生欢乐场景,号召全体亲人返回龙崎乡祖昔,一齐在屋前下跪祈求上苍,让老人家生可返家、死见全尸,十月廿四日果然在洪妇老伴的坟墓旁边寻获尸体。

诡异二 陈尸墓园搜索多次竟未见

怪异的是,洪妇与过世卅年的老伴鹣鲽情深,经常整理墓园周遭,家人与搜寻人员在失踪的十多天,多次到坟墓附近搜索都没有发现异状;更诡异的是,洪妇被发现时,依古例,手握龙银、戴金戒指、耳环,斑白头?已染成乌黑,一副早已备妥之貌,令族亲称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