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痴情鬼的故事

痴情鬼的故事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明节到了,鬼府的银行门前又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大家都急着提取亲人烧寄过来的钱。

每年清明节,小丽都从银行提取了大笔现金,这是她老公刘勇给她烧寄过来的。刘勇每次都给她烧很多钱过来,她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要知道,鬼府和人间一样,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买房子,要钱;吃喝,要钱;坐车,要钱。在鬼府,没有钱,就只能同人间一样,沦为乞丐,沿街乞讨,夜宿街头。

小丽有很多钱,因此她买了别墅,养了宠物,请了保姆,过着富人的生活。白天,她不是逛商场购物,就是跟姐妹们一起打牌。

可是一到晚上,鬼府就静了,大家都待在家里看电视。小丽最怕晚上了,她不是怕有鬼来抢劫,她怕的是寂寞。晚上,一闲着,她就会情不自禁地想到刘勇,不知刘勇过得好不好,不知刘勇想没想她。她非常想此时有刘勇陪在她身边。虽然她已经做鬼五年了,但她就是放不下刘勇。

长长的队伍一点点地移动。有些鬼取到的钱多,欣喜若狂,忍不住手舞足蹈。钱多,说明亲人在乎他;有些鬼取到的钱少,低头不语,赶紧匆匆离去。钱少,说明亲人不怎么在乎他;更有些鬼一分钱都没有取到,亲人简直就没把他放在眼里,这样的鬼,难过得掩面而泣,软在地上,半天不肯起来。

见到这样的鬼,大家都表示同情,纷纷指责他的亲人。有些鬼心里过意不去,取了钱扔几张钞票给他,表示一下心意。

终于轮到小丽了,她赶紧把存折递过去,可是工作人员查后告诉她没来钱。小丽听了一愣,让工作人员再查一下。工作人员很有耐心地又查了一次,还是说没来钱。小丽的身子一软,差点倒在地上,后面的一个鬼扶住了她,把她扶到了椅子上,让她休息。

小丽瘫在椅子上,泪水夺眶而出,刘勇终于忘记她了,终于不给她烧钱来了。其实,小丽在乎的不是钱,她在乎的是刘勇有没有那颗心,她根本不缺钱花。

小丽坐了好一会儿,才强打起精神走出了银行。没走多远,小丽就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回头一看,竟然是刘勇。小丽睁大了眼睛,刘勇怎么出现在这里?太突然了!小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刘勇上前笑着说:“丽,你怎么了?认不出我了?我是你老公啊!”小丽点点头,一头扑进刘勇怀里,泪水夺眶而出。她日思夜想的刘勇,终于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从此,她不再寂寞了,她和他团聚了,幸福终于到来。

刘勇擦着小丽的泪水,说道:“丽,别哭了,我知道你想我,我这不就来了吗?从此,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小丽问刘勇是怎么来的。

刘勇找了张椅子坐下,这才告诉小丽过程:今天是清明节,他带了很多钱准备烧给她,可是路上车辆很多,不时拥堵,他担心自己烧得晚了,她取钱的时候还没有到,会伤心,于是便一路超车,结果就出了车祸,小车翻下了公路,他一睁眼见来到了鬼府,就匆匆赶到银行找她。

刘勇愧疚地说:“丽,对不起!今天我不能给你钱了!”

小丽生气地说:“你知道不知道,在这里,到处都要花钱,没有钱寸步难行。你没有钱,还来干什么啊?你想给我添麻烦是不是?你滚,赶紧滚!”说着,小丽对刘勇又推又拉。

刘勇说:“小丽,你别这样好不好?我现在没钱,但我可以去挣钱,有我陪着你,不好吗?”

小丽把嘴一歪,说道:“谁稀罕你来陪我啊?在这里,想陪我的帅哥多着呢!”

刘勇听了掉头就走。小丽在他身后使劲推了一把,狠狠地说道:“赶紧滚回人间去,给我烧钱来!我只要钱,不要人!”小丽这一推,刘勇眨眼间就不见了。此时的公路边,早已来了警察和医生。

医生看到刘勇的眼睛突然睁开了,高兴地叫着:“他还活着!”刘勇看到医生也笑了,他还活着,眼泪顿时就滚了出来。刚才的那一幕,还清晰地刻在他脑子里:他去了一趟鬼府,小丽嫌他没钱,把他赶出了鬼府。

刘勇不见后,小丽开着车匆匆赶往别墅。一进别墅,她就走进房间,扑在床上大哭。小丽的哭声震天动地,干活的保姆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儿跑来问她怎么了。

小丽抹着泪水说:“他来了,可我把他给赶走了!”小丽想念刘勇的事,保姆一清二楚,她着急地说:“你怎么能把他赶走呢?他在哪里?我去把他找回来!”

小丽说:“我把他赶出鬼府了!我是想他陪在我身边,但我更希望他在人间好好地活着啊!”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枯井里面的女鬼声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叶家村是四川的一个小山村,这个村由于远离城市,所以比较原始,村子里的人都比较和善,村子里的人都比较信神,所以修了一座庙专门用来拜祭神仙,村子里的人叫这个庙叫做祖庙。

祖庙位于村子的东边,占地不是很大,只不过由于随着时间的飞逝,所以祖庙显得比较古老而又充满神圣。

叶家村的人在每月初一都会去拜祭祖庙同时献上祭品。
而在村子的西边却有两口大井,村子里的水都来自这里,但是为什么有两口呢?听村子里的人说很久以前那里只有一口井,并没有第二口井。

最后我找到老村长询问起来,开始老村长不肯说出来,但是看我一直追问,于是告诉我关于第二口水井的缘由。

老村长说以前村子里面只有西边的那一口井,每个人都在那里打水,就这样过了很久,终于,一天有一个人回来了。

这个人就是叶华,当年叶华由于在外面做生意赚了大钱,对村子里的建设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捐了很多钱。村子里的人都很感激他。

老村长说,那一天是一个大好的天气,叶华由于已经变老,不知怎末的患上了一种怪病,走了好多家医院医治却一直没有办法医好,最后没有办法,老人也就不抱甚么希望,可能是由于老伴走了人老了而且家里的晚辈又不争气吧,思乡了,最后不顾所有人的反对,毅然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故乡也就是叶家村,这个生他养他的地方。

还记得当时是在一个夏天,老村长坐在门口的树下乘凉,眼睛看着村里的一切,最后目光看到了一条山路,隐隐约约看到远方有一个人影,但是由于距离比较远,当时自己年龄也很大了,所以没有怎没在意。

但是就在没有多久后,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一阵阵走路的踏踏声,由于老村长回头去看,看到一个身穿白色短袖的老人,年纪和自己一般大,但是记忆里面并没有这个人。
就在老村长疑惑的时候,突然那个人说话了,说了一声老叶,我回来了,但是老村长还是不知所以。
于是,问了一句,你是…

这个时候那个人说,我是叶华啊,以前我们一起长大的啊,不过后来我出去了,你留在村里面,想起来没有啊。
这么一说,老村长顿时说想起来了,原来是你啊,这么多年没有见,现在我都不认识你了,变化太大了。

叶华说是啊,岁月真实太快了,我们小时候的情景好像就是在昨日发生的一样啊。
老村长于是问他,为什么回来啊。由于是老朋友所以没有说呢么隐瞒的,就将自己的事和老村长说了。

村长一听,顿时大发雷霆,觉得叶华家里的子女太不孝了,只为了遗产,完全不关心自己的老友。
就这样,叶华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叶家村,但是故事也随之开始。

老人住在自己的老宅,很是舒服,觉得这才是自己的家,城市里的家根本不适合他,一时之间突然觉得自己的病好了很多似的。

叶华一个人每天和自己的老友聊聊天、喝喝茶、看看大山,觉得生活十分惬意,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事,自己平静的生活被打乱了。
老人的儿子找来了,说什么也不走,就是要和老爷子住在这里,其实老人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儿子只不过是来看看自己怎么样,惦记着自己的家产。

唉,老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也就没有说什么,但是老人对自己的儿子的行为却有点担心,因为自己的儿子仗着自己势力在城里横行霸道,做的那些事,自己都一清二楚,只不过没有点破。

就这样,生活不再像以前一样平静了,每天老人都有点担心自己的儿子,因为他每天不是跟村里面的人打牌,就是喝得烂醉回家,由于自己缺少管教所以性格很霸道,每天都很晚回家,老人有点担心会发生什么事情。

图片 1

宋大胆卖鬼的故事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南阳有个叫宋定伯的少年,胆子非常大,外号宋大胆。

宋定伯是个孤儿,没有家,他常常就在墓地里睡觉。他开始睡在街边,但是那些巡街小吏说他占了公共场所要交税。小吏们抓住他,将他浑身上下搜个遍,捏下一只虱子。小吏嘿嘿一笑,说那就是证据,说宋定伯贩卖虱子,要交占地税5文钱!

宋定伯哪有钱呢?于是,他将破衣服一甩,丢到小吏怀里,高喊着:“你说我卖虱子赚钱,那就拿虱子顶账吧!”

后来,宋定伯跑到寺庙那里,却被一群邋里邋遢的乞丐围住,追问他是哪个山头上的,老大是谁,知道床前明月光下句吗?宋定伯一个头两个大,没想到现在乞丐都是有资格认证的!他又奔到别人家屋檐下,更是遭无数白眼。主人举起扫帚把他打跑了。而睡在墓地就不一样了,没人追,没人赶。如果鬼真蹦出来,让他交税或者对诗、挪地方,那他第二天就会把他墓碑拔掉丢进河里。

当然,宋定伯睡墓地开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他最喜欢睡在一个超大的坟头旁,一看就知道里面埋的是一个有钱人。话说里面的死鬼是本地张财主,生前做尽坏事。宋定伯老在他的坟头睡觉,睡得迷迷瞪瞪时,还会在他“头”上撒尿。张财主可气坏了!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夜,他的鬼魂从坟里爬了出来,满大街地追宋定伯吓唬他。

宋定伯并不认识他,眼见着一个狰狞可怕的人鼓着西瓜一样的胖肚子,甩着两条长胳膊不停追赶他,以为在跟他比赛跑步。就这样一追一跑,宋定伯实在跑不动了,往坟头上一坐,连连喊着:“你别追我了,我到家了。”

没想到,那个人并不害怕,而是张着尖尖的手指扑过来,高声叫喊:“这是我的家!你这个臭小子快点儿滚开。”

宋定伯心想坏了,他肯定不是人。不过,宋定伯毕竟是小孩,玩心大,于是解开裤子在坟头上尿尿。“常言说得好,凡事讲究证据。你看,现在这地方归我了,有本事你也尿啊!”

张财主气得浑身哆嗦,他是鬼哪会撒尿啊!于是定了定神,破口大骂:“你是狗吗?撒尿占地方算什么本事?”

“哦,既然不算本事的话,我再拉泡屎吧!”宋定伯淡定地说。

张财主实在拿他没办法。宋定伯呢,想吃什么好东西,想穿什么好衣服,就会猛敲墓碑,把张财主叫出来,让他给他的儿子托梦。

张财主的儿子苦不堪言,因为他老爸除了衣服、吃食外,还会朝他要尿桶。问他干什么用,张财主气急败坏地说:“还不是给宋定伯用嘛,免得我家房顶漏尿!”房顶?就是坟墓啦。

话说有这么一天夜里,天上乌云遮月,伸手不见五指。宋定伯边走边唱着歌给自己解闷。他正唱到高兴处,突然,咕咚一下,不知道谁恶狠狠地朝他丢过来一块石子,正好砸中他的头。“哪个该死的,居然暗算老子!”他大声骂起来。

“嘿嘿,我已经死了,我是鬼……”宋定伯的后面传来尖声尖气的、阴森森的回答声。让人一听就毛骨悚然。“小子,你唱得实在太难听了,我做鬼都没有听过这么难听的歌。”

“你,你懂什么?这是原创音乐,你知道个大头鬼!”

“可我听了半天,连句词儿都没有!实在是忍无可忍了!”鬼跳着脚喊了起来。

“对了,你是谁?哪个村儿的?”宋定伯回过头来,看清了后面是一个大头细脖儿的小老头儿,留着一缕山羊胡。冬瓜一样的五短身材,个头儿刚到他的腰际,不过会滴溜溜乱蹦,跟个陀螺差不多。

“哪村的?我是鬼!你是谁?”鬼握了握拳头,恨不得捶昏宋定伯。

“你是鬼,我还是鬼姥爷呢!”宋定伯心里发笑,真是太滑稽了。

这时,月亮出来了。在明亮的月光下,他看见陀螺老头儿没有影子,心里咯噔一下就明白了。原来他真是一个鬼!走夜路遇鬼,是最倒霉的事!宋定伯冷静下来,必须想办法摆脱这个家伙,否则祸患无穷。

“哎呀呀,真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告诉你吧,我也是鬼!”宋定伯蹲下身子,趴在鬼的肩头假装痛哭起来。宋定伯这一哭,鬼听着还挺伤心,想想自己一个人长年累月地飘荡,真有一番身在异乡的感觉。

那鬼轻抚着宋定伯的后背,非常理解他的心情。唉,一个孤鬼出门在外,挺不容易啊!

“你是怎么死的?”鬼问宋定伯,然后自顾自地张开嘴,“我是上吊死的.你看看我的舌头……”说完,鬼朝着他吐了吐绳子一样的长舌头,所以我不能唱歌,说话都不利索呢!

宋定伯厌恶地把他扒拉到一边,说:“我是阎罗王特招的,他想听我唱歌!”

“不会吧?阎罗王哪会听你唱的歌?”鬼纳闷地问。

“哎,你可真是个吊死鬼,一定是绳子把你大脑勒得缺氧了。你想想,天天听那戏曲也会腻的啊?再说,地府里面黑咕隆咚的,不见天日,听多了不是徒惹伤悲吗?”宋定伯说。

鬼一听连忙点头,心想,我可得巴结巴结这个少年,万一他得宠了,我也能得些好处啊。“嘿嘿,现在想来,小哥儿,你长得还真有一番味道……”

什么味道?宋定伯心里直乐,他闻到的是一股拍马屁的味道。

“小哥儿,你这是上哪儿去呀?”鬼继续笑了笑。

图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