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死亡恶作剧和六指印

羊肉面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北山村最近发生了一起凶杀案,被害人尸体被人偷走了,市局为此成立专案组调查此案。北山村调查了一个下午,侦查员小高和小李肚子饿了,发现北山村口大路边有个面馆。二个都要了一碗羊肉面,出来招待是面馆老板,满满地盛了两碗面。

二人一看,哟!这家店够热情的,面条没几根,肉有大半碗。二人随即狼吞虎咽起来。

老板问道:“好吃不?要不再来两碗。”

二人道:好吃,还真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羊肉,再来两碗。

老板看着他们又每人吃下一碗,然后问道:好吃不?

二人道:好吃!

随即二人有点儿发困的感觉。

老板:查到什么没?

二人不语,甚是不解。

老板:没找到尸体吧?嘿嘿!

二人:你……

老板:当然找不到了。嘿嘿!

二人:为什么

老板:好吃不?

……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殡仪馆里摇一摇摇到女鬼的故事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殡仪馆工作的张威一天值夜班时寂寞无聊地玩了手机的摇一摇功能,居然真的摇到了美女,可是电话打过去,传来的是一个凄厉的请求放她出去的哭声..

张威生得高大英俊,却因为在市火葬场工作,直到30岁也没找到女朋友。很多女孩一听他的职业立刻吓得花容失色,掉头就跑。

看着周围的同学好友都相继恋爱、结婚、生子,张威真是满心的羡慕嫉妒恨。到了后来,他已经对结婚不抱什么希望了,但却心有不甘,要知道,他这30年连个女孩的手都没牵过呢。

“手机摇一摇”的出现拯救了张威,他通过这一功能,已经成功发展了N段一夜情,虽不能解决终身大事,却也能聊解寂寞之苦。

这天,张威值夜班,半夜睡不着,他又习惯性地拿起手机摇了起来,没想到竞摇出一个名叫“恋红尘”的漂亮妹子,而且距离自己只有200米。

张威大喜,立刻打了个招呼。没想到对方很爽快地接受了他的请求,并主动搭讪,索要他的手机号码。女孩子如此主动,张威还是第一次遇到,他兴奋地一翻身坐起来,忙不迭地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发给了对方。

可是号码刚发送出去,张威却突然想到了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这个时间,在这方圆一公里内都没有人家居住的火葬场附近,怎么会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呢?该不会……

正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毫无心理准备的张威吓得一激灵,有些恐惧地瞪着电话,犹豫着要不要接。

电话固执地响着,对方好像下定决心,如果他不接就一直打下去。最后,张威迟疑地按下了接通键。手机里传来一阵咝咝拉拉的声音,中间夹杂着一个女人断断续续的尖厉声音:“……我要出去……让我……出去……”然后,信号突然中断了。

张威骇然地举着手机,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自己摇到鬼了!
200米开外,那不是骨灰存放室的位置吗!看看这个女孩用的名字——恋红尘,分明是留恋凡间,不想去投胎呀!她说让自己放她出去,可能是魂魄被困在骨灰盒里出不来了吧……本来胆子就不大的张威真是越想越害怕。

更让他恐惧的是,那个女鬼似乎缠上了他,几分钟后,手机又响了起来,依旧是那个号码。这次张威不敢再接,而是手忙脚乱地关了机。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张威蜷缩在值班室的床上,全身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耳朵敏感地竖立着,捕捉着来自周围最细微的声音。

寂静中,似乎真的不时有若有若无的女人声音飘进他耳中,那声音遥远、缥缈、虚无,仿佛来自地狱、张威不由头皮发麻,冷汗顺着背脊流淌下来……

这一夜对张威来说漫长得好似过了几个世纪,当天边终于透出一点太阳的微光,他便迫不及待地从床上跳下来,直冲出门。

回到家后,神经骤然放松下来的张威只感觉头重身轻,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天,晚上还发起了低烧。与他合租房子的小刘下班回来看到张威这个样子,关心地问他怎么了。张威有气无力地讲述了自己的见鬼经历。

小刘听了却不以为然,说摇一摇有时定位并不准确,“别胡思乱想了,你在火葬场工作还不知道?这世上哪来的鬼呀!”小刘安慰了张威几句,就去赴女朋友的约会了。

图片 1

死亡恶作剧和六指印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楔子

天空灰暗,有雨在酝酿。

陈晓卓站在写字楼的楼顶,看着遥远的地面,心里悲哀而绝望。

自己一直小心翼翼维护并视为朋友的几个同事居然合起伙来把自己骗得那么惨——自己的业绩成了别人的,女友成了别人的,朋友们……原来他们本身就是别人的。

陈晓卓闭上了眼睛,他不想在最后的时刻还让自己那么心痛。然后他纵身一跳,坠落成一张没有起伏的心电图。

死亡的六指印

陈晓卓跳楼了,这是唐叶公司第三小组的几个人完全没有想到的。因为陈晓卓一直老实内向,大家欺负他已经成了习惯。而欺负人这种事一旦成为习惯,就必然越来越过火。这一次,他们夺走了陈晓卓的业绩,并因此使他的女友田梅梅彻底对他失望,投进了总经理儿子的怀抱。本来他们以为陈晓卓也就是和以前一样,喝点儿闷酒,忧郁一段时间就没事儿了,没想到他走了极端。

这一下,第三小组的几个人都傻了。他们参加陈晓卓的丧礼的时候,每个人都感到了深深的愧疚和不安。几个人凑了一万元交到了陈晓卓母亲的手里。看着悲伤的老人感激的样子,他们逃也似的离开了。

对于心怀愧疚的人来说,遗忘是一个好办法。他们努力使自己忘记陈晓卓,这样才可以安心。但是,陈晓卓似乎没有忘记他们。

那晚,第三小组集体加班。午夜,组长刘聪出去买了夜宵回来,让大家吃饱了,因为他们要通宵干活了。

刘聪给大家分了汉堡、奶茶、薯条……然后他自己拿过一杯奶茶喝了起来。

他才喝了一口,就听那边的林跃惊叫了一声。

“你们看!”林跃叫着。

“怎么了?”刘聪和小组老三吴飞、老必韩文字都被他的叫声吓了一跳。几个人靠过去,当看到林跃手上的汉堡时,他们也都傻眼了。

只见那刚刚打开包装的汉堡上,赫然有一个清晰的红色手印,而且可以看出,那手印是由一个长着六指的手握过而产生的。他们不会忘记,陈晓卓就是一个六指!

“老大,你在哪儿买的东西啊?”韩文宇语气惊恐地问刘聪。

“就是楼下糕点屋啊。”刘聪也心虚了。

“没有打开过吧?”

“废话,这不是林跃刚刚撕开的包装吗?”刘聪气急败坏地说。

“难道……”吴飞在旁边插了一句,“是他?”

本来这是不用他说的,因为大家都已经不约而同地想到了陈晓卓,但是谁也不敢说,好像一旦说了就犯了禁忌,陈晓卓就会突然出现一样。那一刻,整个办公室都变得阴森了。

“你在喝什么?”忽然,林跃指着刘聪又叫了一声。

“奶茶啊,怎么了?”刘聪被他的眼神和语气吓到了。

然后,他看到所有人的眼神都变得和林跃一样,那眼神充满惊恐,就像自己喝的是血一样。

想到这一点,他真的觉得嘴里似乎有了一股腥气。他战战兢兢摸了一下嘴巴,然后看见了自己手上那刺目的鲜红。

观堡夹人

几个人不敢吃东西了,还扔了那些食物。但是几个人不敢离开,他们不是怕离开,而是怕分开。

他们只好强迫自己工作,似乎那样可以转移一下注意力。

恐惧就像是一只手,在刘聪的身体里搅着,不停地挤压着他的膀胱。刘聪憋不住了。

公司里没有内部洗手间,只能去写字楼的公共洗手间。他不想去,但不得不去。

通常电影里出现鬼的时候,厕所是一个首选之地。他越怕越胡思乱想,慌张得连尿都撒到了手上。他也顾不得洗手了,匆忙跑回了公司办公室,好在他没有遇到在脖子后吹气的陈晓卓。

“吴飞呢?”坐在办公桌前还没有定下神,刘聪就听到林跃这么问他。

“吴飞?我怎么知道?”他诧异地问着,然后看了看,吴飞真的不在办公室里。

“他不是和你一起去洗手间了吗?”林跃说。

“什么?没有啊!”刘聪大惊。

“怎么没有,他明明和你一起出去的!”林跃也露出惊恐的样子。

“没错啊,他是和你一起走的。”韩文宇也附和道。

刘聪傻了,他完全不知道吴飞和自己一起去了洗手间。

“走,我们去看看吧。”林跃提议道。

刘聪有些害怕,他不想去。

“是啊,去看看。”韩文字也同意林跃的意见。

刘聪是组长,不能不同意了。

三个人惴惴不安地向洗手间走去。滴水的声音空洞地传来。

他们找到了吴飞,他死了。

他蜷缩成一团,浑身湿漉漉地倒在洗手间的地上,而他的身体被一个巨大的汉堡夹着,那汉堡就像一张张开的大嘴,吴飞就像是那张大嘴叼着的一根香肠。

吴飞的一只手伸出来垂在地上,那只手被水泡得肿胀苍白,已经不像是一只真手。暗淡的灯光下,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只手竟然长出了六指!

刘聪几乎傻了,直到林跃和韩文字惊叫着拉着他跑开,他才回过神来。

就在几个人跑进办公室的那一瞬间,他们看到湿漉漉的已经死去的吴飞像一只怪兽一样从洗手间里爬了出来,然后歪着脖子向黑漆漆的安全通道爬去。

奶茶吸吸

绝对是有古怪了。

回到办公室,林跃惊魂未定地说:“完了,绝对是陈晓卓回来了,他来报仇了!”

“我们怎么办啊?”韩文字已经带了哭腔。

“老大,怎么办啊?”林跃抓住刘聪的手。

工作上,刘聪的确是老大,但是关于鬼魂索命的业务,他也是毫无头绪。

甚至,他觉得自己虽然硬挺着,但是心里的恐惧却比林跃和韩文字更甚。

“那是什么?”韩文字忽然哆嗦着说。他的手指指向了不远处的办公桌。

刘聪和林跃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只见大大的办公桌上,所有的文件电脑什么的都不见了,只有那些刚刚被他们扔掉的食物端端正正地摆在上面,有奶茶、有薯条,只是没有了汉堡。

它们似乎在引诱着三个人过去吃,又似乎在等着吃掉他们三个人。

那些食物的外包装上,都清晰地印着六指血手印!

“啊!真是他回来了!他回来了!”韩文宇突然大叫一声,撒腿跑了出去。

刘聪和林跃想要抓住他,但是当他们追到门外,发现韩文宇已经仓皇地逃进了电梯。

他们赶紧跑过去,只见电梯已经到了四楼。他们正要按键,却见电梯的指示灯又上来了,直接到了他们所在的七楼。他们等着门开,电梯却又下去了……

在他们的焦急惊愕中,电梯就那么上上下下地运动起来。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少个来回,电梯终于停住了。门慢慢地开了,他们看到了一大杯奶茶。

其实那已经不可以称为“杯”了,它虽然是个杯子的形状,但却是个桶的体型。杯子里是腥红色的“奶茶”,里面浸着一个人,正是刚刚逃跑的韩文字。只见他昂首缩在杯子里,眼睛大大地睁着,有种属于死亡的空洞。在他张开的嘴巴里,一根粗粗的吸管插在里面,像是等着人来吸尽他的血。

他死了,死得恐怖骇人。最骇人的是他浸泡在“奶茶”里的右手。那只手无力地浮起来,苍白肿胀,此时成了一个六指……

图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