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刚简介_侯刚北魏大臣_侯刚,字干之,文言文

周代天子

本 名:侯刚

彭越,秦末汉初时期人士,是昌邑人,别号彭仲。彭越跟着刘邦先是推翻了秦朝的统治,后来又打败了项羽,成为了西汉的开国功臣之一,被刘邦封为了梁王。可是有的人他原来的身份说出来之后就是会让人大跌眼镜,就像汉高祖刘邦从前竟然是一个混混,欠债不还的人;韩信曾经也是没有钱,穷得要命,还不出去赚钱,整天到别人家里蹭饭吃,脸皮厚到要死;黥布当初还是一介平民,凶神恶煞的犯了罪,所以脸上被烙下了字,身上肯定是背了人命官司的,以前还做过盗贼。不过说到盗贼,梁王彭越以前就是干的这一行,而且还是一位极有远见的土匪。

中文名:姬发

字 号:字干之

秦二世的暴政,赵高的专权,使得秦朝的百姓和朝中官员每日心惊胆战,惶惶不可终日。终于陈胜吴广率先在大泽乡掀起了起义,反抗秦朝的统治。随后楚国大将项梁也在会稽郡起事了,打起了反抗暴秦的旗帜。很多的六国贵族也纷纷崛起,不但复国了,还有数量庞大的军队。那时候彭越在山上当土匪,有人跟他说:“彭越你这么能干,为什么不像陈胜、项梁那样率领山寨中的兄弟们起义呢?如果你起义,那一定可以成功的。”别看彭越只是一介土匪强盗,但是他的眼界却是不小,他回答这个人说:“现在秦朝和项梁这两条龙正打得火热,我冲出去不是送死吗?还是静待时机比较好,那时候我们面对的压力也会小很多!”

别号:周武王、周虎王、天王

所处时代:北魏

一年多以后,一百多个年轻人找到彭越,希望彭越带领他们起兵。彭越原本一直是拒绝的,但是年轻人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就是要跟着彭越,于是彭越最终妥协,他和这群人约定第二天早晨到这里来,迟到的人就要被杀头。其实彭越是想看一看这些人是不是真的已经决定好了要跟着自己,既然要跟着自己,没有纪律,不听从自己号召的人提前除掉,以免后面在关键时候在自己背后捅刀子。第二天的时候,大家都按时到达了,只不过还是有十个人起晚迟到了。彭越说:“我本来不想当首领,你们却是执意要让我来当,既然这样以后就要听从我的命令。今天有很多人没有按照约定的时间前来,迟到了,按照昨天的约定,本来这些人都是要死的,但是人太多了,我就只杀最后来的那个人。”接着就让人杀掉他,大家都不为所动,劝着说:“何必要这样呢?就只是起来晚了一些,下一次绝对不会迟到的。”看大家都不动手,彭越只好自己拉出了那个最后到的人并杀了他。他割下那人的头,还摆上了一个祭坛,看样子是要来一场仪式来证明今日的约定,正式起事。大家伙都害怕彭越,敬畏彭越,无不听从彭越指令的。最后彭越召集了很多诸侯联军中的逃散的士兵,人数竟然也达到了上千人之多,他们立即就将周边的土地攻占了。

国籍:中国

民族族群:汉族

彭越四处征战,收编的士兵也越来越多,从开始的一百多人到一千多人,最后竟然达到了上万人,令人惊奇的是,这支上万人的军队还是没有依附于任何势力的军队。彭越选择了依附汉王刘邦,跟着刘邦打天下。

民族:华夏族

出生地:河南洛阳

彭越最擅长打游击战,他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个灵活将游击战运用到战场上的人,可以说是游击战的鼻祖。想当年打小鬼子的时候,我们的革命先烈就是靠着各种灵活的游击战争,多次打败了小鬼子。不多说,总之彭越虽然是土匪出身,但是战略指挥很有个人风格,独树一帜,很多时候给予了敌人意想不到的沉重打击。

出生地:周原

主要成就:御史中

刘邦建立西汉以后封彭越做了梁王,张良曾对刘邦说想要判断彭越有没有谋反的心,只要看抓住他是否容易就可以了。这人没有戒备心,轻易被抓住就是没有造反,而抓不到彭越,那就说明彭越这人有谋反的意图了。彭越因为涉嫌谋反,被刘邦夺去了封国,贬为了一个小官,后来吕雉陷害彭越,彭越被杀。彭越的头被斩下来挂着示威,身子被剁成肉酱,煮成汤。

出生日期:约公元前1087年

尉 冀:州刺

死日期:公元前1043年

史 赠:司徒

职业:君主

侯刚–北魏大臣

侯刚,字干之,河南洛阳人,其先代郡人也。本出寒微,少以善于鼎俎,进饪出入。久之,拜中散,累迁冗从仆射、尝食典御。世宗以其质直,赐名刚焉。稍迁奉车都尉、右中郎将、领刀剑左右,加游击将军、城门校尉。迁武卫将军,仍领典御,又加通直散骑常侍。诏曰:“太和之季,蚁寇侵疆,先皇于不豫之中,命师出讨。抚戎暴露,触御乖和,朕属当监国,弗获随侍,而左右服事,唯藉忠勤。刚于违和之中,辛勤行饪。追远录诚,宜先推叙。其以刚为右卫大将军。”后领太子中庶子。

世宗崩,刚与侍中崔光迎肃宗于东宫。寻除卫尉卿,封武阳县开国侯,邑千二百户。俄为侍中、抚军将军、恒州大中正。迁卫将军,表让侍中,诏不许。进爵为公,以给侍之劳,加赏散伯。熙平初,除左卫将军,余官如故。侍中游肇出为相州,刚言于灵太后曰:“昔高肇擅权,游肇抗衡不屈,先帝所知,四海同见,而出牧一籓,未尽其美,宜还引入,以辅圣主。”太后善之。刚宠任既隆,江阳王元继、尚书长孙徐皆以女妻其子。司空、任城王元澄以其起田膳,宰颇窃侮之,云:“此近为我举食。”然公坐对集,敬遇不亏。

侯刚坐掠杀试射羽林,为御史中尉元匡所弹,廷尉处刚大辟。尚书令、任城王元澄为之言于灵太后:侯刚历仕前朝,事有可取,纤芥之疵,未宜便致于法。灵太后乃引见廷尉裴延俊、少卿袁翻于宣光殿,问曰:“刚因公事掠人,邂逅致死,律文不坐。卿处其大辟,竟何所依?”鄱对曰:“案律邂逅不坐者,谓情理已露,而隐避不引,必须棰挞,取其款言,谓挝挞以理之类。至于此人,问则具首。正宜依犯结案,不应横加棰朴。兼刚口唱打杀,挝筑非理,本有杀心,事非邂逅。处之大辟,未乖宪典。”太后曰:“卿等且还,当别有判。”于是令曰:“廷尉执处侯刚,于法如猛。刚既意在为公,未宜便依所执。但轻剿民命,理无全舍,可削封三百户,解尝衣典御。”刚于是颇为失意。刚自太和进食,遂为典御,历两都、三帝、二太后,将三十年,至此始解。未几,加散骑常侍。御史中尉元匡之废也,胡太后访代匡者,刚为太傅、清河王怿所举,遂除车骑将军,领御史中尉,常侍、卫尉如故。

及领军元叉执政擅权,树结亲党。刚长子,叉之妹夫,乃引刚为侍中、左卫将军,还领尚食典御,以为枝援。俄加车骑大将军、领左右,复前削之封。寻加仪同,复领御史中尉。刚启军旅稍兴,国用不足,求以封邑俸粟赈给征人,肃宗许之。孝昌元年,除领军,余官如故。初元叉之解领军也,灵太后以叉腹心尚多,恐难卒制,故权以刚代之,示安其意。寻出为散骑常侍、冀州刺史、将军、仪同三司,刚行在道,诏曰:“刚因缘时会,恩隆自久。擢于凡品,越升显爵。往以微勤,赏同利建,宠灵之极,超绝夷等。曾无犬马识主之诚,方怀枭镜返噬之志。与权臣元叉婚姻朋党,亏违典制,长直禁中,一出一入,迭为奸防。又与刘腾共为心膂,间隔二宫,逼胁内外。且位居绳宪,纠察是司,宜立格言,势同鹰隼。方严楚挞,枉服贞良,专任凶威,以直为曲。不忠不道,深暴民听;附下罔上,事彰幽显。莫大之罪,难从宥原,封爵之科,理宜贬夺。可征虏将军,余悉削黜终于家。永安中,赠司徒公。

刚长子详,自奉朝请,稍迁通直散骑侍郎、冠军将军、主衣都统。刚以上谷先有侯氏,于是始家焉。正光中,又请以详为燕州刺史,将军如故,欲为家世之基,寻进后将军。五年,拜司徒左长史,领尝药典御、燕州大中正。兴和中,迁骠骑将军、殷州刺史。还朝,久而卒。

重要造诣:灭商建周;牧野之战

姬发人物平生

武王伐纣

周文王十五岁时生武王,
武王即位后,继承用姜子牙为国相,以兄弟周公旦、召公奭为助手,进一步整理外交,加强兵力,国力日趋壮大。授命九年姬发在盟津大会诸侯,前来会盟的诸侯有800个,一同举办伐商练习。

授命十一年,商纣王穷兵黩武,延续发起征讨东南夷的战役,已把商代弄得国困民乏。武王见机遇己到,便团结庸、蜀、羌、髳卢、彭、濮等部族,亲率战车300辆,虎贲3000、甲士45000人,打击朝歌,在牧野大北商军后攻入朝歌。

商代因为军人缺乏,故武装仆从兵,仆从对商厌倦,阵前背叛,殷商大北,纣王***于鹿台,周武王以钺砍纣王尸体,代表诛杀商纣,殷商正式消亡,史称武王克殷。

(历史

周王朝竖立,建都镐京。周武王追封父亲为文王,并分封诸侯。

牧野之战

牧野之战又称“武王伐纣”,是周武王联军与商代戎行在牧野(

今河南省淇县南)举行的决斗。因为帝辛先征东南的黎,后平东南夷,虽取得胜利,但穷兵黩武,加重了社会和阶级矛盾,最初兵败***,商代消亡。

《史记》卷四〈周本纪〉纪录:帝纣闻武王来,亦兴师七十万人距武王。武王使师尚父与百夫致师,以大卒驰帝纣师。纣师虽众,皆无战之心,心欲武王亟入。纣师皆倒兵以战,以开武王。武王驰之,纣兵皆崩畔纣。纣走,反入登于鹿台之上,蒙衣其殊玉,自燔于火而死。武王持明白旗以麾诸侯,诸侯毕拜武王,武王乃揖诸侯,诸侯毕从。武王至商国,商国庶民咸待于郊。因而武王使群臣告语商庶民曰:「上天降休!」贩子皆再拜顿首,武王亦答拜。遂入,至纣死所。武王自射之,三发然后下车,以轻剑击之,以黄钺斩纣头,县明白之旗。

姬发历史背景

先周兴起

先周是运动与华夏西部黄土高原的一个陈旧部落,周人的鼻祖是传说中帝喾元妃姜嫄的儿子弃。弃在帝舜时担负农师,号称后稷,教民耕稼有功,分封于邰。商代初年,他的子女公刘率族人迁到磁,到古公亶父时,又迁到岐山南方的周原定居上去,逐步生长成一个新兴的西部权势,自称为周。古公的季子季历继位后,修行道义,生长生产,驱赶夷狄,气力越发壮大,遭到殷商猜疑,商王文丁派人将季历杀死,季历的儿子姬昌继位,昌号称西伯,善良爱民,礼贤下士,世界士人都来投靠。

周的生长,使商纣觉得要挟,因而将西伯昌软禁于羑里七年。周人以至宝和美女将西伯赎出,今后,在姜子牙的帮手下,为保全周国,西伯昌表面上耽于游乐,对殷纣非常征服,实际上却越发积善修德,鼎力大举生长生产,并将首都迁到丰邑(今陕西长安东北沣水西岸)。

姬昌在位50年,执行很多准确的政策,国力逐步壮大,死时世界三分已得其二,为灭商奠基了基本。九年,姬昌死,其子姬发继位。

姬发继位后,对内重用贤能,继承以姜太公为智囊,并用弟弟周公旦为太宰,召公、毕公、康叔、丹季等良臣均各当其位,人材聚集,政治如日方升。对外争夺团结更多诸侯国,壮大气力。此时,商纣王越发荒淫残酷,骄奢淫逸,搞得孤家寡人,怨声四起。

商代式微

商代在暴君纣王统治下,政治上已非常糜烂,但军事上仍有较强气力。武王审时度势,积极其灭商预备前提。姬发即位9年后,为便于打击商都朝歌,将首都由丰(今陕西西安东北沣水西岸)迁至镐(今陕西西安东北沣水东岸),举办了历史上着名的“孟津观兵”。

又二年,武王探知纣王越发昏庸凶横,良臣比干、箕子忠告进谏,一个被杀,一个被囚;太师疵、少师强见纣王已病入膏肓,抱着商代宗庙祭器出逃;庶民皆侧目而视,默不作声。武王同姜尚研讨,以为灭商前提已完整成熟,遵循文王“时至而勿疑”的遗言,武断决议兴师伐商,公告各诸侯国向朝歌进军。动身前,太史卜了一卦,得兆象大凶,见此不吉之兆,百官心惊胆战。武王刻意已定,不迷信鬼神,决然率兵车300乘、近卫军人3000人、甲士4.5万人向朝歌进发。雄师抵达朝歌郊野70里处的牧野,各诸侯率兵车4000乘齐集。纣王闻知周兵已到,召集都中兵士,再加把犯人、仆从、战俘武装起来,共起兵17万相迎。两边最先了历史上有名的牧野之战。武王在战前向三军宣布誓辞,历数商纣的罪行,发动将士们勇敢杀敌。商纣的戎行在周军凌厉攻势下一触即溃。那些被迫参战的仆从、阶下囚不愿为纣王卖力,反把武王看做救星,倒转锋芒指导周军杀入朝歌。纣王见大势已去,登上鹿台,***身死,商代由此消亡。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