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老龙快乐彩票正规平台

舟山岛上有个大展庄,大展庄里有个翁家坳,翁家坳后面有座郑家山,郑家山上有一个小小的龙潭,龙潭里面住着一条老龙。这条老龙每逢乾旱不雨的夜晚,总要用龙角顶出一把骨排椅,到龙潭边上坐一坐,看一看,察看天象,如果大展庄上田水乾了,吃水少了,他就把身子一弯,将头伸到龙潭里,吸一口水,朝大展上空一喷,立即下起雨来。大展庄的百姓,年年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庄上的人都说,这是郑家上老龙行及时雨的结果呢!
郑家山那个龙潭,上口小,下口大,潭的四周精光滴滑,深不见底,直通东海大洋。郑家山老龙长年累月住在这个龙潭里,深居简出,他的结拜兄弟钓门港老龙,常劝他换个大地方,他总是含笑谢绝了。他说这个龙潭虽小,却能在山顶眺望普陀山佛国风光,在潭中能闭目养神,生活倒也过得清闲。
有一天夜里,老龙突然觉得神思不宁,坐卧不安。他披衣起来,步田龙潭,站立在郑家山上,极目远眺。只见北边天际杀气弥漫,星月无光。
老龙急忙跳上云端,定睛望去,原来是金兵把枣阳城围得水泄不通。城内宋营里,兵断水,马断草,眼见将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这可把他难住了。去解危吧!难免要闻杀戒;不去解危吧!又不忍城破民遭殃。他左思右想,决定去找钓门港老龙商量。
钓门港面对东海大洋,海宽水深,钓门港老龙身居龙宫,逍遥自在。这时,他正坐在龙宫里,笙萧歌舞,饮酒寻欢。听说郑家山老龙来了,连忙起身相迎,端杯斟酒,殷勤款待。郑家山老龙哪有心思饮酒,急忙将来意告诉钓门港老龙,约他同去枣阳城解危。钓门港老龙听了,竟哈哈大笑起来说:
“上有玉帝,下有百姓,此事非我所管,大哥何必自找苦吃呢?”
郑家山老龙听了很不是味道,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他当即告辞出来,悄悄驾起祥云,向枣阳城而去。
过东海大洋,越过高山峻岭,到了枣阳上空。他按下云头摇身一变,变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翁,挑着一担东西急匆匆向宋营走去。到了枣阳城下,被一个守城门的宋兵拦住去路:“喂!老头,不准过去!”
老翁喘着气抹着汗说:“我是给你们送东西来的,快让我进城吧!”
宋兵一听送东西,倒是很高兴,可是仔细盯量一番:前头是一桶清水,后头是一小捆稻草,再也没别的东西。那个宋兵哭笑不得,摇了摇头说:
“老头呀!你是一片好心,可是这一点水不够十人喝;这一捆草不够??
一匹马!” 老翁朗声笑道:“军情紧急,先用着再说吧!”边说边挑担进了城。
城内宋兵和百姓闻讯拥来,这个舀一勺清水,喝下去清凉甘甜,精神百倍;那人扯一把稻草,战马吃了,迎风嘶鸣,威风凛凛。那一小桶水任凭千人舀万人喝,就是不见浅一点:那一小捆草,任凭??了多少匹战马,总是不见少一点。于是士兵们一涌而上,抬水的抬水,挑草的挑草,霎时间兵营里人欢马也叫,热闹非凡。
枣阳城里有了水,有了草,一下子兵强马壮,斗志昂扬。城内兵民又惊奇又感激,纷纷询问这个白发老翁:“你老人家尊姓大名?何居何地?”
老翁回答说:“我姓郑,家住舟山府大展庄翁家坳。”
第二天,宋营开城决战,把金兵打得大败而逃。宋兵绝处逢生,反败为胜,更加崇敬那个白发老翁,可足四处寻找,哪里还有他的踪影!带兵的将军只得据实奏明宋王,为老头请功。宋王听了,感慨不已,下旨钦差查寻此人,当面封赏。
钦差奉旨出京,过关穿城,弃马登舟,越过东海大洋,穿越钓门港,到了大展的茅洋埠头上岸,坐了八人大轿,鸣锣开道,向翁家坳来。到了村口,见有个驼背老人在挑水,连忙上前问话:
“喂!老头,村上可有一位姓郑的老公公?”
驼背老人原是郑家山老龙所变,他不要封赏,也不愿离开郑家山,于是笑笑答道:“翁家坳里统统姓翁,哪有姓郑的老公公!”
那个钦差大臣本来就不满意这份苦差事,现在听驼背老人这么一讲连忙传下话来:“既然无此老人,我们回去吧!”
于是,大队人马原路返回。官船到了钓门港,突然风浪大作,乌云遮天,官船只得抛下船锚。可是锚刚抛下,海面就风平浪静,船一起锚,风浪又来了。如此反反覆覆,吓得大官小官面如土色。钦差大臣毕竟比别人高明,见此情形,连忙合掌祷告:
“要是枣阳城解危的老翁是此地神灵,即请平风息浪!”话音刚落,风浪静息了。”
钦差当即宣读皇上诏封果然,官船就平平稳稳开走了。原来兴风作浪的正是钓门港老龙。他听说皇帝来封郑家山老龙,心里酸溜溜的;一看没有封到郑家山老龙,真是喜出望外。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他就来拦路讨封。
如此情景,郑家山老龙看得一清二楚,不觉感叹地说:
“有危不救,讨封争先,真乃小人也!”
他未为富贵所动,依旧住在郑家山的龙潭里,经常用龙角顶出一把骨排椅,在龙潭边上坐一坐,察看天象,为大展庄行雨赐福,所以大家都称他为“管家老龙”。

很久很久以前,玉皇大帝派敖广治理东海,派妙庄王治理东京。那时的东海只有现在的一半大,靠西的大洋都是东京辖地。不知过了几世几劫,东海龙王敖广的龙子龙孙虾兵蟹将已多得不计其数,偌大的东海即显得十分拥挤。
敖广早想扩展地盘,无奈北有北海,南有南海,都有玉皇大帝的界碑,界碑上还盖着玉玺印,分毫挪动不得。
唯有东海与东京的壤界,因海陆分明,玉帝没有立碑。东海龙王偶掀风浪,东京就会有干百亩土地塌陷,倾刻间变成沧海,那妙庄王也不理论。只是敖广怕妙庄王去向玉帝告发,所以不敢多骚扰东京地界。
一日,龙王巡察西界,在镇西将军七须龙王处痛饮灵芝仙酒。两人杯来盏去,说东道西,不知不觉中凑出一个并吞东京的计策来。
此后,东海龙王一反常态,与妙庄王亲近起来,不时派人送些奇珍异宝、琼浆玉液到东京,还将第六个女儿送给妙庄王做妃于。妙庄王迷恋龙女的姿色,渐渐不理朝政,多少年以后,东京辖内盗贼横行,怨声载道。东海龙王得知东京衰败的消息,好不欢喜,暗中上奏天庭,恳请玉帝下旨塌掉东京,澄清玉宇。
玉帝当即准奏,正要派大臣去东京行事,即被上八洞神仙吕洞宾挡住了。
另洞宾奏道: “玉帝将东京全部陷为东海,岂不冤屈了个中善者?” 敖广插言道:
“目前东京辖内,哪有什么善者好人?” 吕洞宾朗声说:
“想龙王终年居住水晶宫,从未涉足陆地,不知凭什么断定东京没有好人?”
敖广一时语塞。吕洞宾又对玉帝道: “容老朽即刻下凡,去东京看看有无善者。”
玉帝准奏,钦点吕洞宾为检察大臣,三年后来天庭复命。
另洞宾变个老者模样,悄悄来到东京,在一僻静处变化出几间茅屋,屋里有几个大油缸,门口挂了块招牌,上写“勿过秤油店”。门上贴了幅对联,上联为“铜钱不过三下联为“香油可超万”,横批为“心安理得”。凡是来买香油的人,吕洞宾一概收三个铜钱,至于油舀多少,悉听买主自便。这般油店谁见过?东京人把这当作奇闻,一传十,十传百,都到“勿过秤油店”来买油。有的抱只大瓶,有的捧只瓦??,有的提只茶罐,有的甚至挑来两个水桶。吕洞宾只管收三个铜钱,其他一概不问。原来,它的油缸是通长江的,只要长江水不乾,油缸也不会见浅。
一天,吕洞宾正要打烊,即见一位少女提着一瓶油进店来。吕洞宾纳闷的间:
“小姑娘,你不拿空瓶来舀油,倒拿一满瓶油来做啥?” 少女答道:
“老伯伯,刚才我用三个铜钱换了一满瓶油,心里好高兴呵!可是拿回家中母亲说我太贪心了!唔,她在瓶肚上做了记号,要我把记号以上的油倒还给你。”
吕洞宾道:
“你母亲在瓶肚上做了记号,你就在路上随便把油倒掉一点算了,何必再到这儿来?”
“母亲说我太贪心,我自己想想也脸红,你一个老人家卖油,要亏本的呀!”
少女说着,嘟嘟嘟倒出大半瓶油。
另洞宾心头一阵发热,想着:自己开油店将近三年,不久就要向玉帝复命了,这样好心肠的人还是第一遭遇见。他问了少女姓名,知道她叫葛虹,父亲捕鱼死在海上,家中只有母女俩相依为命。于是,他从墙上摘下一个葫芦瓢交给葛虹说:
“小姑娘,这个葫芦瓢给你,你将它放在门前,用草席盖起来。以后,你每天去城门口看石狮子,倘若石狮子头上出血了,灾祸就要来了,你就去找葫芦,它会告诉你怎么办的。”
葛虹返家,把卖油老人的话对母亲说了。葛母将信将疑,但第二天东方刚发亮,她还是叫女儿到城门口去看石狮子。
再说敖广回东海以后,立即派七须龙到东京监视吕洞宾。七须龙想扮个手艺人,但三百六十行,行行不称心。一天,他看到几个壮汉在杀猪,觉得这个行当正合自己的脾性,从此就在东京作起屠夫来。
一天清早,七须龙见一少女急匆匆来到城门口,仔细看看石狮子的头,转身又往回走,他心里顿生疑窦。第二天,七须龙又见少女如昨日一般来去,越发感到奇怪。于是,他天天跟踪葛虹,到第七个早晨,再也忍不住了,就悄悄走到葛虹面前,和颜悦色问道:
“小姑娘,我看你天天到城门口来看石狮子,不知为啥?”
葛虹生性纯??善良,从不知怀疑别人,见人动问,就实话相告:
“卖油老伯伯告诉我,石狮子头上出血了,灾祸就要来临了。”
吕洞宾为啥要葛虹每天去看石狮子有否出血呢?原来这对狮子是玉帝派来的镇城之物。有这封石狮子在,即使东海龙王兴风作浪东京城也不会塌掉。玉帝若准旨要塌东京,必先召回这对狮子,而要让这封石狮子离开城门,必得让狮子闻到血腥味。此是天机,就是东海龙王和妙庄王也不知此中奥秘。另因吕洞宾修练功夫精深,才能得此玄机。
那七须龙听了葛虹的话,暗暗高兴。自己来东京多日,一直猜不透吕洞宾的心思,今日正好捉弄他一番。当天下半夜,七须龙杀了一头猪,盛了一碗热腾腾的猪血泼在两只石狮子的头上。那时天蒙蒙亮,葛虹又来到城门口,一看石狮子满头都是血,还冒着热气,顿时惊恐万状。再一看,那对石狮子竟然活动起来,呼啸一声直冲长空而去。葛虹慌忙往回走,但

传说很久以前,舟山金塘岛上有个孤儿,名叫北宿。虽说性情孤僻,不喜言语,却勤劳能干,待人忠厚老实,四邻乡亲没一个不称赞的。
有一年,北宿在傍海的荒坡上栽了十八棵杨梅树,又在附近挖了一眼淡水潭,每天早晚两次担水浇灌。不到三年工夫,这些杨梅树都长得枝繁叶茂,煞是惹人喜爱。夏至杨梅满树红,北宿像得了十八颗珍珠似的,高兴极了!他在杨梅林中搭了一张高铺,日夜精心看护着。
一天,附近的洋面上腾起了一阵狂风,霎时间天昏地暗,狂涛怒卷,大有翻江倒海之势。北宿不免暗暗吃惊,赶紧摘起熟透的杨梅来。摘呀摘呀,摘了一箩又一箩,却不见风暴袭上岸来。正在纳闷,不知从哪儿慌慌张张地跑过来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只见她口喘粗气,脸淌汗珠,一边跑一边不断回头张望,跑到杨梅树下刚想止步,不料被青苔滑了个趔趄。北宿一看,急忙上前扶住。
“你真好!”
姑娘惊魂未定地揩着汗珠,不胜感激地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直盯着北宿。羞得北宿满面通红,慌忙埋下头去。姑娘看他这副憨态不禁璞哧一笑,甜甜地叫了一声北宿哥。北宿听了,一颗心越发跳得厉害,捧着杨梅箩不知如何是好,心里暗暗忖道:哪来的这么个美女?她怎么会认识我呢?
北宿哪里晓得,这姑娘原来就是东海龙王的第三个女儿,叫三公主。因久居龙宫深感寂寞,时常悄悄出宫,到金塘洋面闲游消遣。这天,她正在那里玩得高兴,突然窜来了一条小孽龙,那孽龙作恶多端,经常兴风作浪,翻船伤人。他见三公主如此美貌,遂生交念,拦着她胡缠起来。三公主气极啦!顿时就同他搏斗起来。可是斗来斗去,终不是小孽龙的对手。眼看就要吃亏了,忽然灵机一动,趁小孽龙不备,抱着一只白玉圣水瓶,呼地窜出水面,随即摇身一变,化作一个人间民女逃上岸来……此刻,她见北宿窘在那里,便指着杨梅树,笑着搭讪道:
“北宿哥,你的杨梅种得真好哇!肯让我尝尝味道吗?”
北宿这才醒过神来,忙从树上摘了一大捧赤紫的杨梅递了过去: “你吃,你吃。”
三公主嫣然一笑,接过杨悔就往嘴里送,一边美滋滋地尝着味道,这杨悔多甜啊!一直甜到她的心里。三公主越吃越有味,越吃越想吃,索性坐到树枝上,大大方方,边摘边吃起来。一双水灵灵的大眼却不停地盯着北宿转动。北宿慌忙拿了一只杨梅箩,转到另一棵树上摘杨梅去了。
三公主见北宿如此温厚、善良,又想到刚才那轻狂、凶残的小孽龙,不禁暗叹道:
“唉!谁知堂堂神龙还不如凡人好呢!”
于是轻轻跳下杨梅树,走到北宿跟前,闪着那对水灵灵的大眼,含情脉脉地说:“北宿哥,我来帮你一起摘杨梅吧!”
北宿轻轻嗯了一声,连头也没敢抬,只管自己忙活。三公主娇填地瞪了他一眼,随手揽过一只杨梅箩,挨着北宿轻快地摘起杨梅来。摘呀摘呀,不一会就摘了满满一大箩。北宿又惊又喜,憨笑着对三公主说:
“你的手真巧?”
“哪有你巧呵!”三公主笑着回敬道:“我可没本事种出那么好的杨梅来。
”说得北宿心跳耳热,顿时没词了。
两个人叉默默地摘了一会儿,三公主看天色已晚,洋面上被小孽龙搅起的风浪也早已平息,便向北宿告辞。北宿涨红着脸,默默地摘了一大捧杨梅送她。
三公主回到龙宫,心里像缺了什么似的,烦闷极了!不吃不喝,成天没精打采的,独自躺在水晶床上叹气。什么琼浆玉液,山珍海味,到了她唇边都好像变了味,一张嘴巴总是淡得出奇,只一味地想着北宿种的那嫣红玛瑙似的大杨梅。眼看着花容失色,玉体一天天消瘦,这可急坏了龙王、龙母,赶紧派人采来仙草调治,却终不见好。
一天,三公主趁四周无人,便把自己的心事偷偷告诉了一个贴心宫女。宫女不禁吓了一跳,但见公主花容憔悴,便壮大胆子,带着三公主的圣水宝瓶,变作一个丫环模样,偷偷地到杨梅林中来找北宿。谁知到了杨悔树下,左顾右盼,却不见北宿的踪影。正在焦虑,忽见远远走来一个挑杨梅箩的小子,忙迎上去拦住问道:“这位大哥,你可叫北宿吗?”
北宿茫然地点了点头,心里十分诧异,正想开口问,却听那宫女急切地说道:
“北宿哥,我家小姐病得厉害,你就设法救她一救吧!” 北宿吃了一惊,忙道:
“大姐休要取笑!我一不是神仙,二不是妙医,怎救得你家小姐?”
宫女急了,一把扯住北宿的衣襟,嗔道:
“你这人真糊涂,我家公主的痛就是为了……”宫女心如火燎,差点说漏了嘴,亏得北宿是个老实人,没听出其中的味来,便急忙改口道:
“我家小姐的痛只有你那杨梅能治哩!”
北宿听了,心里想道:听老人讲,“桃李能伤人,杨梅能医病”这杨梅或许真能治她家小姐的痛呢!便给那个丫环摘了满满一篮杨梅。丫环随即从怀中取出一串珍珠递到北宿手中。北宿一愣,结结巴巴地说:
“你,如这是件啥?” “给你的杨梅钱呀!”丫环笑道。
“谁要你的钱来!”北宿红着脸,把珍珠塞还给她: “你就快点拿去给病人吃吧!”
丫环见他如此诚恳慷慨,心里十分敬佩,又不便多说,就千恩万谢地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