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线女龙

燕窝岛有个小仔,家里很穷,十五六岁就到老板船上去当伙浆仔(渔船上烧饭、做杂工的男孩子)。伙浆仔敦厚老实,手脚勤快,还吹得一手好渔笛。
一天早晨,渔船扬帆出海,撒网捕鱼。可是拉上来一看,网袋空空的。他们换一个洋地又一个洋地(渔民出海捕鱼的渔场),撒了一网又一网,千万不肯空船拢洋。
老大看伙计们一个个愁眉苦脸,便对伙浆仔说:
“伙浆仔呀!吹曲笛子吧上让大家消消愁,解解闷!”
伙浆仔坐在船头上,吹响了渔笛。婉转动听的笛声在海面荡漾。一个曲子吹完,船老大才叫大伙去垃渔网。可是,渔网一节一节拉土来,全是空的。大伙心里冰凉,拉起最后一节网袋,猛地往船板上一掼。忽然,网袋里冲出一道金光,把渔船照得通亮通亮。大伙吓呆了!仔细一看,原来捕到了一条金灿灿的鱼。这条鱼浑身金鳞闪亮,背脊上有一条鲜红鲜红的花纹,头顶红形形,嘴唇黄澄澄。唇边还长着两条又细又长的胡须。
这是什么鱼?只有船老大一个人知道。他告诉大伙,这是一条非常稀罕名贵的黄神鱼,吃了这种鱼能补身强筋骨。有黄神鱼的地方,一定有鱼群。船老大望着黄神鱼,笑嘻嘻地说:
“伙浆仔,你去剖鱼烧鱼羹请大家尝尝鲜补补神,捕个大网头,一网鱼装三舱!”伙计们听了满心欢喜,有的摇桧,有的撒网,只有伙浆仔看着黄神鱼发愣:这样好的鱼杀掉烧鱼羹,多可惜啊!他心里舍不得,手里却拿起刀,在磨石上擦擦地磨了两下,吓得黄神鱼乱蹦乱跳。
伙浆仔张开双手丢捉鱼。你往东,它跳西,你往西,它跳东,怎么抓也抓不住,伙浆仔累得直喘气。突然,他听到一阵女孩子的哭泣声,感到奇怪,船上哪来的姑娘?他惊疑地四下一望,只见黄神鱼躺在舱板上,嘴巴一张一闭,双眼噗噗流泪。伙浆仔看呆了,自言自语地说:
“黄神鱼呀,老大要杀你,我可心不忍啊!”
黄神鱼忽地跳到他的脚边,苦苦衷求: “放我回去吧!放我回去吧!”
伙浆仔越发惊奇,蹲下身子问道: “莫非你通灵性?”
黄神鱼点点头,眼泪簌簌流下来。
伙浆仔心肠软,用手揩揩黄神鱼的脸。这一揩,黄神鱼哭得更伤心,眼泪像一串珍珠断了线。伙浆仔鼻子一酸,同情地说:
“别哭!别哭!我放你,放你归大海!”
伙浆田手捧黄神鱼,走到船舷边,黄神鱼尾巴一翘,头一抬,扑通一声跃进了大海。海面上咕噜噜一阵响,泛起一朵朵银白色的浪花,浪花中间冒出一个姑娘,娇滴滴,水灵灵,长得又年轻又美丽,一双大眼睛直盯着伙浆仔,噗哧一笑:“伙浆仔,你怎么哭了?”
伙浆仔窘得满脸通红,急忙用刚才替黄神鱼揩过眼泪的手,揉了揉眼睛,定睛再看,姑娘不见了。
原来,这姑娘是东海龙王的三公主。她在龙宫里玩腻了,化作黄神鱼,悄悄地溜出龙宫,混在鱼群里到处游荡。突然,一阵笛声自远而近,她侧耳细听,哟!多么婉转,多么动听!她循声找寻吹笛人,寻呀寻呀,一个不小心,撞进了渔网里。
这时,伙浆仔呆呆地望着浪花出神,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睛,又用手揉了揉。
突然,眼前一亮,海底下的海藻泥沙、龟瞥蟹虾,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正感到奇怪,只见一群黄鱼迎面游来,就高兴地大声喊道:
“黄鱼!一群大黄鱼!老大,快下网呀!” 老大不相信,摇摇头,没理他。
.眼看黄鱼群从船底游过去了,伙浆仔婉惜地说: “可惜,真可惜!”
话声刚落,又看见一群黄鱼朝渔船游来,他大喊起来:
“老大,快下网,是大黄鱼呀!”
老大半信半疑催大伙撤下渔网。不到一袋烟功夫,伙浆仔拍着双手笑得合不拢口:“进网了,快拉网呀!”
渔网往上拉,哗啦一阵响,网袋浮上海面,金灿灿,亮闪闪,满满一网大黄鱼。撩呀掏呀,一夜掏到大天亮,足足装了一满船。从此,岛上的渔民都传开了,说伙浆仔的眼睛能看到海底的鱼群。大伙都欢喜跟伙浆仔出海,他说哪里有鱼,渔民就往哪里撒网,网网不落空,次次满载而归。
燕窝岛上的渔民日子越过越兴旺,人人感激伙浆仔。这可吓坏了东海龙王,急忙找来龟丞相商讨对策。
龟相摇着头说: “这事难办!伙浆田救了三公主,三公主赠他一对神眼珠。”
他把三公主如何听到笛声,如何落网遇救的经过说了一遍。
龙王听罢,沈吟片刻说:
“每天奉送几担海产以报答救命之恩未尝不可,但怎可赠送神眼珠!不行,神眼珠要收回!”
龟相为难地说: “收回神眼珠,伙浆仔双目要失明,恐怕三公主不答应!”
龙王不耐烦地说:“那该怎么办?”
龟相凑近龙王,如此这般地咬耳细语一阵,龙王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说:
“事到如今,也只得如此了!”
一天,风和日丽,海天蔚蓝。伙浆仔带着岛上的渔船扬帆出海。他日吹渔笛,眼望海底。船刚到洋地,迎面就游来了鱼群。伙浆仔手持渔笛,指点撒网,谁知鱼群哗地一调头,顺潮而去。伙浆仔把橹摇得像阵风猛追不放。追呀追呀,一直追到外洋。突然,天上升起团

舟山六横岛有个田坳村,村后傍青山,村前临海滩。村里有一对兄弟,老大叫大郎,老二叫二郎。
一个月夜,兄弟俩到海边去捉沙蟹埋蕃薯。哟!海滩上密密麻麻的爬满了沙蟹、红钳蟹,兄弟俩可高兴啦!大郎拿起扁担在前面打,二郎在后面拾,一些些功夫装满了两箩筐。大郎叫二郎先挑回去,腾出箩筐再来挑。
二郎把沙蟹挑到蕃薯地里一倒,赶紧又回到海滩来。咦!大郎怎么不见?到哪里去了呢?海边喊喊没人应,山上找找没人影,回家看看冷清清。二郎急得哭了,跑去问村里的老公公。老公公告诉他:
“海里有一条千年黑鲨鱼,残暴凶恶,经常到海边来张着大嘴吃人。
你的爷爷和爹爹,就是被黑鲨鱼吃去了,说不定大郎也被黑鲨鱼吞到肚子里去了。”
二郎谢了老公公,又伤心又痛恨,发誓要找黑鲨鱼报仇。老公公想了想说:“你要报仇,到龙山湾去求龙公主帮忙吧!”
二郎谢了老公公,辞别了众多乡亲,翻过一个坳过一道湾,来到龙山湾。龙山湾有个龙潭,黑沉沉的深不见底,阴森森的寒气逼人。二郎围着龙潭。蹲了一圈又一圈,不知怎样才能找到龙公主,急得坐在潭边直掉泪。眼泪掉到龙潭里,突然一片亮光,现出一座银闪闪的大宫殿。二郎破涕而笑,一骨碌跳了起来,憨头憨脑的向宫殿走去。
这是龙公主住的地方。真大呀!一幢幢都是水晶砌成的,五颜六色,绚丽多彩,好看极啦!大宫殿接小宫殿,龙公主住在哪一幢?二郎朝东厢寻。寻呀寻,忽见一间屋里闪着红光。他进去一看,屋里有个大蒸笼,热气腾腾,蒸笼外面绣着一条红通通的火龙。火龙看见有人进来,呼的一声,喷出一团白雾。哟!好烫人呀!二郎连忙擎过一桶水,猛地泼了出去。火龙怕冰,逃走了!
二郎打开蒸笼一看,满笼是龟瞥鱼虾。他正饿着哩!不管三七二十一,拿来就吃。吃一口身子长一长,吃一口,力气大一大。一下子长成了高高大大、壮壮实实的俊小子。
小宫殿通大宫殿,龙公主住在哪一殿?二郎朝西厢寻。寻呀寻,忽然传来笙歌乐曲声。他顺着歌声,寻到一宫殿,探头一看,只见一群姑娘穿红戴绿,边歌边舞。哟!歌声是多么动听呵!舞姿是多么优美呵!可是,二郎心里正烦哩!不想听不想看,粗着喉咙喊道:
“别跳了,你们可知能公主住在什么地方?”
姑娘们吃了一惊一齐朝门口望去。哟!是个又俊又憨的小子嘻嘻的笑啦,齐声说:“龙公主不在,快来跳舞吧!”
二郎急了,转身欲走,忽听得清脆脆一声叫:“二郎慢走!”
只见两个宫女拥着一位天仙般的少女飘然而来。
姑娘们悄悄地说:“龙公主来了。”
二郎听说是龙公主,急忙上前叩见。龙公主扶起二郎说:
“你的来意我知道了。可是,那黑鲨鱼十分凶恶,你不害怕吗?”
“为父兄报仇,为渔乡除害,死也不怕!”
龙公主微微一笑,随即从头上拔下一支黄灿灿的龙头金钗交给二郎说:
“你拿去吧!到时候用得着哩!” 二郎谢了龙公主,接过龙头金钗走啦!
二郎走出龙宫,只见眼前蓝澄澄的大海,到哪里去找黑鲨鱼呢?要是有条路该多好呀!真怪,他心里这么想,龙头金钗便一闪一闪的射出金光,海水向两边排开,中间让出一条又平又宽的大路。二郎又惊奇又高兴,顺着大路奔跑起来。跑呀跑,不知跑了多少时候,二郎跑累了,便在一个沙丘上坐下来。奇怪,沙丘怎么抖动起来了?他低头一看,啊呀呀!原来是黑鲨鱼躲在沙丘里睡觉哩!还没等二郎反应过来,黑鲨鱼一张嘴,就把他吃进肚里去了。
黑鲨鱼肚里黑沉沉的,什么也看不清。二郎拿出龙头金钗一照,发现大郎昏沉沉地躺着哩!他急忙用龙头金钗的金光在大郎心窝上一照,大郎轻轻地舒了口气,活啦!
二郎说:“哥呀!你莫慌,等我杀死黑鲨鱼,就回家去!”
二郎说罢,轨举起龙头金钗朝黑鲨鱼的心肺上猛刺猛剜,黑鲨鱼痛得乱蹦乱窜,一头钻进沙丘里,死了。
二郎用龙头金钗剖开黑鲨鱼的肚皮,拉着大郎跳了出来,大郎高兴地说:“兄弟,我们快回家吧I”二郎说:
“慢着,慢着,把黑鲨鱼拖回去,让乡亲们剥它的皮,吃它的肉,解解心头之恨呵!”
大郎说:“这么大的鲨鱼,怎么拉呀?”
是呀!这样大的鲨鱼怎么拖得动呢?对了还是问问龙头金钗吧!龙头金钗一闪一闪的射出金光,召来了十八条大鲸鱼,拖起黑鲨鱼就往田坳跑。二郎和大郎骑在鲨鱼背上,比乘船还稳当呢!

在定海紫微地方,流传着一个“锦线女龙”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狭门山坳里,住着一户人家。家中母女两口,母亲韩氏,女儿姓郑名绣花。郑绣花心地善良,勤劳聪明,描龙绣花,巧夺天工。她绣的凤好像会飞上天,她刺的花能引来群群蜜蜂,她描的龙看上去隐隐会动。绣花姑娘在远近一带出了名,母女俩就靠帮人刺绣苦度时光。
有一年夏天,滴雨不见,庄稼枯死了,水井乾涸了。绣花心里着急呀!
她想!人人都说龙会化雨,我何不绣条龙,或许真能降下甘霖解救旱情。于是她找出一条白绢,穿银针,引彩线,一针针,一线线,认认真真地绣起龙来。绣呀绣呀,白天绣,夜里绣,茶不喝,饭不思,一刻不停地绣。整整绣了七七四十九天,终于绣出了一条色彩斑烂的锦龙,橙角红须,黄鳞金爪,栩栩如生,真像活龙一样美!
锦龙绣成了,绣花又好不容易从山沟里找来一盆清水,恭恭敬敬把锦龙放进水盆,供在自己绣房的窗台上。绣花每日每夜守着它,祈祷锦龙早日降神雨。
一天,母亲来到绣花房中,见女儿精疲力尽地伏在窗台上,想叫女儿上床休息。韩氏走近窗台,猛见盆中锦龙张牙舞爪地在游动,吓得她啊地一声惊叫,绣花惊醒过来见母亲惊恐万状地端着水盆要往窗外倒,慌忙伸手夺过水盆。母亲说:“盆里有妖怪!”说着又来夺水盆。绣花不让,转身躲开,不料手上一滑,水盆掉到地上。只听得轰隆一声响,摔下水盆的地方顿时变成了一个水潭,这就是现在的“洞底府龙潭”。
绣花一见盆子砸,锦龙没了,一阵心痛,哇地一声哭喊,跳进水潭去捞锦龙。说也奇怪,绣花在水潭里一阵翻滚,头上居然长出两只角来。眨眼间,潭里腾空飞出一条七色锦龙。韩民一看着了慌,以为是妖怪抓走了女儿,就拚命地抓住龙爪不放。可是,龙越腾越高,她一松手,只见龙爪上掉了一件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是女儿的绣花鞋。那鞋子不偏不倚跌落在一株大树下。韩氏正想去拾,只听哗啦啦一声,槐树下涌出一口泉水井,这就是现在的紫微詹家的槐树井。
锦龙腾空而去,一直飞向大海。快到海边了,锦龙就地一滚,滚出一条河道来,河水哗哗流向田野。母亲舍不得女儿,连哭带跑追向海边,一边追一边喊:“绣花回来呀!绮花回来呀!”母亲一声喊,锦龙一回顽,河道就弯一弯。母亲喊女十三声,锦龙回头十三次,河道弯了十三弯,这就是如今的墩头大浦十三湾。
母亲喊到第十四声,只见锦龙纵身跃入大海。母亲想见女儿,一直爬上山岭尖呆呆地眺望大海,这岭就是如今的紫微望海岭。
从那以后,紫微一带有潭有井,有泉有河,人们再也不愁久旱无雨了!
因为锦龙是绣花姑娘变的,所以当地百姓都叫她“锦线女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