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戏海龙王

很久很久以前,在大岭山的草原上,有一个叫鲁布桑巴图的人,他见蒙古族的同胞们终年经受风沙的吹打、雨雪的袭击以及魔鬼的侵袭,便立志要为他们建造一种结实的房屋。

东海渔民很喜爱打扮自己的渔船,船舷两侧都画着漂亮的图案,唯独在船屁股上面的是条海泥鳅,这是啥道理呢?这里还有一个故事。
从前,东海龙宫有条敲更鱼,生得相貌丑陋,黑不溜丢。他经年累月在龙宫里敲更报时。眼看龙子龙孙成双配对,生儿育女,他却是年过三十,光棍一条。一年到头,抱着个冷锣,在龙宫里敲呀敲呀……三更半夜,在深宫大院间走着走着……想起自己心酸的身世,不禁热泪盈眶,他一边敲更,一边唱起悲凉的五更调。他唱的是自己凄惨的心情,言词真实,曲调哀伤,催人泪下。有一天晚上,皎洁的月亮像龙女手上的玉镯悬挂高空,照得宫院里似同白昼。这时,悲凉的敲更声从远处传来,惊动了深居高楼的彩珠公主。彩珠公主虽有沉鱼落雁之貌,闭月羞花之容,但是其母已失宠于龙王,连累她也受到冷遇。眼看年龄已到婚配之期,还未受聘。平常,她叉寸步不离珠楼,从不与外界接触。寂寞、孤独、悲凉,一齐充塞着她的心胸。每当她听到那冷落的更声、凄凉的曲调,心里常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似乎敲更鱼叹咏的五更调,正是自己心头想要吐出来的苦水。久而久之,就有一种好奇心、同情心,想看看唱曲的究竟生得如何模样。刚巧,这一个月夜,彩珠公主在珠楼的阳台上赏月,同敲更鱼打了个照面。彩珠公主害羞的看了敲更鱼一眼,就躲进珠楼去了,敲更鱼却像抛了锚的船,老是傻乎乎地呆在那里。敲更鱼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一阵风把月亮里的嫦娥吹下海来了?还是天上的仙女到龙宫里采珠来了?他也偷看过一些美丽的龙女公主,却没有一个能与她比美。www.shenhuagushi.net
他想,这龙女也许还会在珠楼上再次出现,就一直呆呆地抬着头,朝阳台望着。望呀望呀,一更过去了,龙女还是没有出来。难道真的是天上妇娥回到月宫里去了?眼看五更将近,他只得抱着更锣,快快地离开了珠楼,到大潮元帅府去报潮。
从此,敲更鱼像中了邪,天天晚上到珠楼下面来探望。地想,总有一天龙女会再次露面。三个月过去了,龙女还没有露面。这是什么缘故呢?敲更鱼神思昏昏,百思不解。还是弹涂鱼消息灵通,跑来告诉他,说是龙女赏月,被人知道了,报告龙王,龙颜大怒,呵责龙母,并将彩珠公主软禁起来。敲更鱼这才死了心。然而,他已相思成疾,瘦得像根灯芯草,不久就郁郁闷闷地死了。临终,他向好朋友弹涂鱼倾诉了心事。他说:“生不能再见公主一面,死了也得陪伴在她的身旁。”他要求弹涂鱼把它的??体偷偷埋葬在彩珠公主的珠楼下,弹涂鱼依照他的心愿做了。
说也怪,过了不久,葬敲更鱼的地方居然长出一棵大海树来。树干的颜色好像铁树,枝干挺拔犹如翠竹,这树一个劲儿往上长,不到半个月,枝头碰着了珠楼的窗口。一天晚上,海树突然开花了。树顶的那一朵特别大,花瓣似黑玉,香气袭人,十里外都闻得到。一阵阵沁人心脾的花香,把彩珠公主醉倒了!她再也按耐不住荡漾的春心,伸手在窗口采摘此花,用嘴细细的嚼着。花叶似仙霞般甜蜜。嚼着嚼着,不知不觉把整个花朵吃到肚里去了。
不久,彩珠公主怀孕了!肚子一天大似一天,这件事被龙宫听闻,一阵风似地传扬开来,传到了龙王爷的耳朵里。龙王爷是个暴君,当然不能容忍这种丑事。他气势汹汹地提着鱼肠剑来到珠楼,彩珠公主吓得嘴唇发白,抱着大肚子直发抖。龙王爷越看越气,举剑欲刺,这时,彩珠公主的肚皮里突然传出声音:“别杀!别杀!我自己出来!”
说着,从公主口里飞出一朵青云,青云里翻腾着一条似龙非龙、似鱼非鱼的小东西,这就是海泥鳅。海泥鳅皮肤黑似漆,全身光溜溜。一张嘴,喷出满嘴污泥,把个好端端的珠楼弄得一塌糊涂。龙王爷急忙命令各路兵将捉拿,可是海泥鳅光滑似油,谁也捉不住他。正当蟹将军举着双战前来敲打时,他却啪答一声跳进了龙王爷的耳朵里,从耳朵里又窜到了龙王爷的肚子里,在那龙王爷肚里乱咬乱扯起来,咬得龙王哇哇直叫。龙王乃是金枝玉叶,怎经得起这番折腾。没奈何,只得向他讨饶:
“我的外孙儿呀!你别在我肚里斗了,请你快快出来,本王封你当油袍将军,管辖东海鱼草的鱼皇帝!”
海泥鳅这才从龙王鼻孔里钻出来。从此以后,在东海里不论是穿鳞袍的有鳞鱼,还是穿油袍的无鳞鱼,都要让他三分。哪怕是最凶恶的大鱼,见到他也要急忙回避,不敢扰乱,都怕他钻到自己的肚子里去作怪。大概就是这个缘故,东海渔民都喜欢在自己的船屁股上画一条海泥鳅,以求大吉大利,出海平安。

东海洋上有个岛,岛上有个村庄叫鲁家村。很早以前,这个村子里住着十几户姓鲁的庄稼人。他们种着一些依海傍山的碗头地,在海里捉些沙蟹鱼虾,勉强过着日子。岛上天旱少雨,人们只好杀猪宰羊,到村外的龙王庙去求雨。倘若龙王高兴,赐一点雨水,种田人方能得到一点好收成。这样年年供猪献羊,也把人们闹苦了。这一年又遇大旱,人们生活不下去,便陆续离乡背井,外出谋生,最后只剩下鲁大一家。
鲁大夫妇俩有两个儿子。老婆说:
“鲁大呀!山上的草根也焦了,树皮也软了,我们还是逃命去吧!”
“不!我想想办法。”鲁大说:“马上要开春下种了,季节不能错过。”
第二天,鲁大来到龙王庙,只见庙堂坍了一个屋角。端坐在上的海龙王,头面身腰布满蜿蛛网,供桌也破了,当中有一个像头一般大的洞。鲁大走到龙王像跟前,作了个揖说:
“龙王呀!只怪你不通人情,弄得如今门庭冷落,香火全无,连个扫扫地、挥惮灰尘的人也没有。要是你能下一场大雨,让我今年秋天丰收,我许你一场大戏。你不稀罕人家用全猪全羊供你,我就供你一个活人头,你看好不好?如好,我们一言为定,今朝就降雨。”
鲁大说完就回家准备农具去了。
龙王庙内,这天当值的是蟹精。他听了鲁大一番话不敢延迟,忙回水晶宫向龙王禀告。龙王捋着龙须沉吟起来:猪羊鸡鸭,山珍海味,我样样都吃过,这新鲜的活人头,倒值得一尝。况且这几年弄得我庙宇不整,香火不续,合该趁此机会兴旺起来。于是招来风婆、雷公,带了虾兵蟹将到鲁家村来布雨。
再说鲁大回到家中整理农具。将近中午,一声惊雷,顿时大雨直泼而来。这雨势,好似东海潮涨万顷浪,天河决口水倾泻。
雨过天晴,鲁大忙着耕耘播种。龙王为了尝人头味道,也暗中帮忙,叫虾兵蟹将在鲁大田中施肥除虫。禾苗日窜夜长,到收获季节,稻谷一片金黄,如碎金铺满地。鲁大则忙着收割,整场翻晒。龙王稳稳地等着人头上供。
直到大年三十,鲁大才拿了一把扫帚来到龙王庙。龙王见他空手而来,心里正疑惑,只见鲁大作揖道:
“龙王呀!我们有约在先,我许你一场大戏,一个活人头,今天我带来了,请先看戏,再吃人头。”
说罢,便手执扫帚,在庙内手舞足蹈,前翻后滚地着实戏闹了一番,弄得庙内尘土飞扬。龙王正想发怒,转而一想:算了,可能他请不到戏班子,胡乱代替。还是等着尝人头吧!
鲁大舞毕,便丢开扫帚,笑嘻嘻来到供桌前面说道: “现在请龙王吃人头!”
说着,便趴到供桌下面,把头从供桌的破洞里钻出来。龙王见供桌上突然冒出一颗人头,好不惊奇,想吃,又不知如何下手。四面一看,连把刀子也不见,想想只有用手撕。就伸出一双枯瘦如柴、指甲三寸长的龙爪,向鲁大的头抓去。鲁大一见,忙着把头一缩,笑谜谜地从桌底下钻了出来:
“龙王啊:你戏也看了,头也尝了。我呢!愿也还了。我们互不亏欠,望来年再照顾照顾。”
说完,拿起扫帚,扬长而去。把龙王气得龙眼圆睁,龙须倒竖:
“好你个穷小子,胆敢捉弄大王,还想要我来年照顾呢?我要你颗粒无收,才解我心头之恨。”
他吩咐蟹精: “到来年,鲁大的田里只准其长根,不使其结果。”
第二年,鲁大刚巧肿了蕃薯,多亏蟹精尽力,蕃薯长得似大腿。龙王闻听鲁大又获丰收,便叫蟹精下次只准肥叶不使其壮根开花。可巧鲁大在这次种了大白菜,那蟹精又把大白菜养得像小谷箩一般。
龙王两次报复未逞反被鲁大得了许多好处,气得暴跳如雷。旁边走出龟丞相禀道:
“大王要报仇不难,只消派一个小卒前去把鲁大捉来,岂不省事。”
龙王一听,拍案叫对,忙把蟹将叫来如此这般吩咐一番,打发他起程。
再说鲁家村这一年,已是另一番景象,外出的乡亲们都已陆续回乡。鲁大家里虽不富裕,却也粗茶淡饭,过得下去。这蟹精来到鲁大门前时,鲁大夫妇正在厨房里商量家务。只听见鲁大说:
“……叫阿大提蟹去,煮熟后好当菜吃。”
鲁大的意思是明大儿子下海去捉沙蟹,蟹精听了却大吃一惊:
“不好!我还未进门,他们都已得知,作了准备。”
吓得他连窜带爬,逃回水晶宫,把经过加油添醋地向龙王禀告一番,说鲁大是个神人,未卜先知,早有准备,要不是自己逃得快,恐怕早已没命了。
龙王闻言,将信将疑。龟丞相在旁说:
“大王不必着恼,下官陪同大王亲自前去,便知分晓。”
傍晚,龙王与龟丞相出了海面,将身子隐去,来到鲁家村。龟丞相道:
“大王,我从前门进去,你从后门而入,这样鲁大就插翅难逃了。”
这时,鲁大刚耕田回来,把从田沟里捉到的一只乌龟扔给门前玩耍的孩子,自己进屋准备吃晚饭。正准备吃饭,一位邻居在门外高叫着:
“鲁大叔,你家门口的大黄跑了!”
原来是栓在后门口的大黄牛挣断牛绳跑了。鲁大一听,连忙朝门口叫道:
“阿大,把乌龟交给阿小,快拿根绳来,跟我出后门抓“大黄”去。”

为了实现自己的这一愿望,办成这件造福于民的事,鲁布桑巴图骑着马走遍了高山林海,带着斧头在树林中砍伐最好的木材,又历尽千辛万苦将木材运回草原。他要用这些木材建造一座最宽绰而且最坚固的房屋。

房屋还在建造当中,有一天,鲁布桑巴图又去森林里选木材了。这个时候,有一个魔鬼从这里飞过,它看到这是鲁布桑巴图为了防范魔鬼的侵害才盖的房屋,十分生气,二话没说,马上动手开始搞破坏,一会儿的工夫,就把鲁布桑巴图还没有建完的房屋砸得七零八落。砸完之后,它担心鲁布桑巴图回来后不会放过它,便一溜烟地逃跑了。

当鲁布桑巴图在森林里又选好木材回来的时候,看到自己辛辛苦苦建造的房屋完全被毁坏了,此时又正赶上来了一场特大的暴风雪,天寒地冻无处安身,他只好用选回来的木材搭成一个简易的房子让人们暂时住在里面,以躲过这无情的暴风雪。

人们都住下来了,鲁布桑巴图问大家: 我建造的房屋是被谁毁坏的。

人们告诉鲁布桑巴图
就是那个怕你建好房屋,再也没有办法侵害人的魔鬼。它砸坏房屋后,马上就逃走了。

鲁布桑巴图一听,顿时怒火中烧,他骑上了自己的宝马,下定决心,就算是找遍天涯海角,也要把魔鬼找到,狠狠地教训它一顿,让它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鲁布桑巴图骑着他的宝马走过了许多高山峻岭,越过了无数的河流池沼,无论是无边的草原,还是深深的山谷,他都几乎找遍了,可是却连魔鬼的影子也没找到。因为魔鬼知道鲁布桑巴图是绝不会轻易放过他的,早就钻到山上的一个石头洞中躲藏起来了。

鲁布桑巴图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魔鬼,怎么办呢?恰好风婆婆从他的身边经过,他便向风婆婆说:“尊敬的风婆婆,你见到魔鬼了吗?”

风婆婆停住脚,低下头想了想对鲁布桑巴图说:“我去过森林和原野,又刚从山谷的那边过来,我没有见过魔鬼,但你也不要灰心,我看你去问问彩云吧,也许它知道魔鬼的藏身之处。”

“好吧,尊敬的风婆婆,谢谢你了。”鲁布桑巴图又继续向前走去。

鲁布桑巴图见到了彩云大姐,于是走上前去问她:“彩云大姐,请问你看见那个可恶的魔鬼从这里经过了吗?”

彩云大姐正低头忙着,听见有人问她,便抬起头来回答说:“我一直在地上收集露水,哪能顾得上这个,我飘得很低很低,因此没有注意到魔鬼是否从这里经过。太阳在高空,你不妨去问问太阳公公吧!”

对,对!我去问问太阳公公。鲁布桑巴图便去问太阳公公:“太阳公公,你老人家一直在高高的天空,有没有看到害人的魔鬼逃到什么地方去了?”

太阳公公笑呵呵地对鲁布桑巴图说:“魔鬼刚过去,我正忙于照耀大地,以利于万物生长,没注意魔鬼跑到哪里去了,你去问问月亮姑娘吧!她晚上在天空中遨游,能够看到四面八方所发生的事情。一定会知道魔鬼的行踪的。”

“对,我去问问月亮姑娘。”鲁布桑巴图马不停蹄又去找月亮姑娘。见到月亮姑娘,鲁布桑巴图问她:“月亮姑娘,你看没看到魔鬼到哪里去了?”纯真、诚实的月亮姑娘告诉鲁布桑巴图:“我看见了魔鬼,它慌慌张张地逃到大山的石洞里去了。你骑上宝马朝着东边走就可以找到它了。?

“谢谢你,月亮姑娘。”鲁布桑巴图马上按照月亮姑娘指点的方向追去。很快,他来到一座大山的石洞门前。他把魔鬼从山洞里逼了出来,便和魔鬼打斗起来。只打斗了几个回合,魔鬼便被鲁布桑巴图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了。

最后,魔鬼招架不住了,只好仓惶逃走。鲁布桑巴图知道魔鬼如果真的逃掉了,以后还会继续为非作歹,便骑着宝马追了上去。魔鬼逃到山谷遇到了风婆婆,它就面露凶相,问风婆婆:”老风婆子,你肯定知道是谁把我躲藏的地方告诉鲁布桑巴图的,快点说出来,如果你不说的话,我就一口吞了你!”

风婆婆一看魔鬼的那副凶恶样,不免有些害怕,于是就把月亮姑娘说出魔鬼躲藏地方的事告诉了魔鬼。这下魔鬼对月亮姑娘可算是恨之入骨了,它飞向月亮姑娘。一看到月亮姑娘,就恶狠狠地向她怒吼了起来:

“好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黄毛丫头,谁叫你将我躲藏的地方告诉了鲁布桑巴图?我非把你吞吃了不可。”

月亮姑娘一看魔鬼气势汹汹的样子,并不畏惧,也非常生气地怒视着魔鬼,她原本是一张金黄色的脸,一下子被魔鬼气得像银子一样苍白。

她大声斥责魔鬼说:“你这个可恶的家伙能把我怎么样!”魔鬼气得嗷嗷怪叫,上去把月亮姑娘抓住,就要往口里吞,却见鲁布桑巴图正从远处追赶而来。魔鬼害怕,没有等到全部吞进去,就又吐了出来,马上一溜烟地逃跑了。但它却没有死心,一有机会遇到月亮姑娘,还是会不断地吞食她。这就是月亮阴晴圆缺的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