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洪英雄禹

相传女娲炼石补天的时候,有一块石头从炉里滚出来,落到了峨眉山上。这块石头又高又大,直通玉皇大帝的南天门。也就是说,有了这块天门石,天宫里的那些仙女仙童要到人间来可就便当多了,只要顺着这块石头向下走,不一会儿就到了峨眉山脚下。

在这部小说中,对于五帝的家族渊源、世系关系,我抛弃了那种已经历史化了的头绪繁乱且多矛盾百处的诸种记载,采用了一种更为简洁合理的新的说法,以便于我们这部神话小说的叙述和中国神话体系的创建。如果不能打破那些旧有的纷乱记载的桎锢,跳不出那种历史化的旧圈,我们将永难以建立一种合理的神话体系,永难以有我们自己的神话史诗。

新生的禹挺立在天地之间,他的光芒照亮了三界,他身上散发出一种奇异的力量,比元气更充沛,比罡气更猛烈,比剑气更锐利,比正气更刚硬。那高高端坐在天国御座上的天帝,也被禹的力量所震撼,主动任命他为治理洪水的总指挥。

治洪英雄禹。“既然这么方便,我们何不下去玩玩?”看守蟠桃园的两位仙女动了凡心,趁着王母娘娘做寿之时偷偷溜了下来。啊!人间真美啊!两位仙女正陶醉在美不胜收的峨眉山山水间时,忽然听见一声大喝:“你们竟敢私下凡间!我奉王母娘娘之命前来,定将你们捉回天庭!”原来是巨灵神奉旨来捉她们了!两位仙女灵机一动,化为了两只枯叶蝶趴在林中的落叶上。巨灵神左看右看,怎么眼睛一花,这两个仙女就不见了?只得这样回去禀告王母娘娘。王母娘娘说:“既然这样,我命你斩断那块天门石,让她们两个永远也回不了天宫!”从此,天门石就分开成了两块,高高地屹立在了峨眉山上。

我们要想创建一种神话体系,除了盘古开天辟地这一条极为简陋的神话材料以外,其他则难以帮助我们说明在它之前以及之后天地开创的任何情况。我想,一部神话史诗它必须要有一个开头,有一种后世诸神合理的正常的谱系,这样才能便于读者理清它的头绪,明了它的脉胳与源流。有了这种合理的谱系,也才便于作品的叙述。所以,我想,要创建一个合理的神话体系,就必须对原有的神话材料中有一些取舍,使其有一个创始的过程,才能作为我们神话叙述的基点。为了方便神话的叙述,我只能对人物的关系进行一些必要的简洁性的调整,我想这些都是必须的,否则任何人都将难以理清中国神话中的人物关系的这一团乱麻。

禹效仿曾祖父黄帝,在会稽山会合天下神祗。巨人防风氏迟到,禹责怪他不遵守号令,立斩不赦。防风氏身材巨大,受戮后一节骨头就装满了整辆车子,禹的威权和神力可想而知。

具体诸神谱系与顺序请参看本人书中的叙述。

禹率领众神向人面、蛇身、赤发的共工二世开战。共工二世从西方掀腾起洪峰,淹没了整个中原大地。禹运大神通,飞掷开山神斧,劈开群山,使滔滔洪水从山谷间奔涌直下。共工二世力怯失势,逃回北方封国。禹一路追踪,在昆仑之北与共工二世的部将相繇狭路相逢。

相繇是一条九头巨蛇,人首而蟒身。它贪暴无餍,常常同时张开九张大嘴,吞尽九座大山的动物,啃光九座大山的植被,使林茂草丰的山岭化作寸草不生的荒丘,造成水上流失;无论何地,被它伸头一抵、张口一吐,即成一片泽溪,泽溪里的水又苦又辣,人饮用了会丧命,禽兽蛇虫也不敢靠近。

禹运斧如风,顷刻斩落相繇的九颗头颅,从相繇的断颈内,九股污血喷诵而出,漫延成血的沼泽,腥臭冲天,五谷不生。禹用泥土来填塞这片血沼,谁知填塞三次,塌陷三次。禹索性把这地方挖掘成一个大池塘,用挖起的泥垒成土墩,替五方之帝修筑了五座祭台。防风氏

赶跑了共工二世,诛杀了九头蛇相繇,降伏了人脸虎躯、八首八尾八脚的水怪天昊及各路河妖洪魔以后,禹按照山川形势,运用堵塞与疏导相结合的方法,领导人民抵御洪水,重建家园。为了彻底解除洪涝威胁,禹亲自端土筐,挥撅头,开掘了三百条大河,三千条支流,不计其数的小沟渠,以沟通四夷九州、五湖四海。

洪水平息,大功告成,禹想测量一下大地的面积。他命令手下神将太章、竖亥一个从东极一步一步量到西极,一个从南极一步一步量到北极,量得的长度都是五亿十万九千八百步。

禹平治洪水,使天下人民安居乐业,黎民百姓感谢他,各国首脑敬佩他,这时侯,尧早已逝世,舜也已老迈,大家都拥戴禹继承帝位。舜对禹说:“完成治水大业是你的大功,谦虚、勤奋、节俭是你的大德。我褒扬你的大德,赞美你的大功,帝位相继相承的次序应在你身上,你终当晋升为帝。”舜向各国首脑和人民宣告,由禹摄行天子之政。相繇

舜不顾年老体弱,坚持赴各地巡视,不幸中途病逝于南方的苍梧之野。噩耗传来,百姓如丧父母,他的夫人娥皇、女英更是肝肠寸断。她们急忙坐车乘船。赴南方奔丧,一路上珠泪滚滚,抛洒在竹林间,竹子上沾满了斑斑泪痕,认此,南方就有了斑竹,也叫湘妃竹。

娥皇、女英行船至湘水,风波陡起,双双溺水而亡,魂魄化为神,人称湘君、湘夫人。舜的尸首由当地百姓用瓦棺装捡,埋彝在苍梧九嶷山的南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