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射手羿

牛郎只有一头老牛、一张犁,他每天刚亮就下地耕田,回家后还要自己做饭洗衣,日子过得十分辛苦。谁料有一天,奇迹发生了!牛郎干完活回到家,一进家门,就看见屋子里被打扫得干干净净,衣服被洗得清清爽爽,桌子上还摆着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牛郎吃惊得瞪大了眼睛,心想:这是怎么回事?神仙下凡了吗?不管了,先吃饭吧。

射落九个太阳的神射手羿

或许由于被山崩震伤了心肺,或许由于统治体系遭到了破坏,不久,帝颛顼一命呜呼,与他的九名嫔妃合葬在北方大荒中的附禺山,坟丘方圆有三百里。当北风吹得泉水涌溢时,有一条蛇会变成半枯的鱼,帝颛顼的魂魄就趁此机会附在鱼的身上复活。复活的帝颛顼半边是人,半边是鱼,人称鱼妇。泉水恢复平静,鱼儿复化为蛇,帝颛顼又魂飞魄散,不知所之了。

此后,一连几天,天天如此,牛郎耐不住性子了,他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这天,牛郎象往常一样,一大早就出了门,其实,他走了几步就转身回来了,没进家门,而是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偷偷地观察着。果然,没过多久,来了一位美若天仙的姑娘,一进门就忙着收拾屋子、做饭,甭提多勤劳了!牛郎实在忍不住了,站了出来道:“姑娘,请问你为什么要来帮我做家务呢?”那姑娘吃了一惊,脸红了,小声说道:“我叫织女,看你日子过得辛苦,就来帮帮你。”牛郎听得心花怒放,赶忙接着说:“那你就留下来吧,我们同甘共苦,一起用双手建设幸福的生活!”织女红着脸点了点头,他们就此结为夫妻,男耕女织,生活得很美满。

可能是曾遭夸父追逐受了惊吓,也可能是少年天性爱凑热闹,总之有一天,十个太阳一齐飞离扶桑,谁也不愿再孤零零地去乘坐妈妈驾驶的车子,而是携手在广袤无垠的天空中蹦啊跳的,任意嬉戏,直至倦了乏了,才回汤谷休息。帝喾与羲和虽也想管教孩子,让他们守规矩,但孩子们顽劣成性,全然不睬父母的忠告,第二天依然我行我素。做父母的难免溺爱儿女,即使天帝也不例外,帝喾对这十个不听话的小太阳实在没有办法。

代替帝颛顼行使主宰神职权的是其堂兄弟帝喾。帝喾又名帝俊,他的父亲叫矫极,祖父叫玄嚣,玄嚣是黄帝和嫘祖的大儿子。

过了几年,他们生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一家人过得开心极了。一天,突然间天空乌云密布,狂风大作,雷电交加,织女不见了,两个孩子哭个不停,牛郎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正着急时,乌云又突然全散了,天气又变得风和日丽,织女也回到了家中,但她的脸上却满是愁云。只见她轻轻地拉住牛郎,又把两个孩子揽入怀中,说道:“其实我不是凡人,而是王母娘娘的外孙女,现在,天宫来人要把我接回去了,你们自己多多保重!”说罢,泪如雨下,腾云而去。

十日并出,可害苦了下界的黎民百姓:灼热的阳光晒枯了稼禾,烤焦了土石,甚至连金银铜铁都熔化了。人们热得喘不过气来,汗水早已流尽,血液也将千涸。田间颗粒无收,存粮快要告罄,胃里平添的一把饥火,更烧得人精神崩溃。

帝喾娶了四个人类女子为妻:娶于有邰氏的女子姜原因践踏巨人足印,受感应而结孕,产下周族始祖后稷,后稷的十六世孙周武王建立了周朝。娶于有娥氏的女子简狄因吞下燕子蛋而怀胎,产下高族始祖契,契的十四世孙成汤建立了商朝。娶于陈丰氏的女子庆都生下了尧。娶于鲰訾氏的女子常仪生下了挚。

牛郎搂着两个年幼的孩子,欲哭无泪,呆呆地站了半天。不行,我不能让妻子就这样离我而去,我不能让孩子就这样失去母亲,我要去找她,我一定要把织女找回来!这时,那头老牛突然开口了:“别难过!你把我杀了,把我的皮披上,再编两个箩筐装着两个孩子,就可以上天宫去找织女了。”牛郎说什么也不愿意这样对待这个陪伴了自己数十年的伙伴,但拗不过它,又没有别的办法,只得忍着痛、含着泪照它的话去做了。

灾祸还不限于此,窒窳、凿齿、九婴、大风、修蛇、封稀等凶禽恶兽也由于环境恶化、食物短缺,纷纷从燃烧的森林、沸腾的湖泊里逸出,逞着它们贪婪暴疟的本性,到处吞食人民。

帝喾在天上也有两位夫人,一位是太阳女神羲和,一位是月亮女神常羲。常羲替他生了十二个月亮女儿,羲和替他生了十个太阳儿子。

到了天宫,王母娘娘不愿认牛郎这个人间的外孙女婿,不让织女出来见他,而是找来七个蒙着面、高矮胖瘦一模一样的女子,对牛郎说:“你认吧,认对了就让你们见面。”牛郎一看傻了眼,怀中两个孩子却欢蹦乱跳地奔向自己的妈妈,原来,母子之间的血亲是什么也无法阻隔的!

人间帝王尧日日夜夜跪在祭坛上向天上的父亲祷告,紧急的呼救声上达天庭,声声震动着帝喾的耳膜。作为天帝的帝喾再也不能充耳不闻,放任不管了,他命令麾下最勇敢最年轻的武将神射手羿,到下界去剿灭横行的禽兽,捎带把小太阳也吓回扶桑。

太阳女神的儿子们住在东方海外的汤谷。汤谷是东洋大海中的一块水域,因太阳天天在此洗浴而滚热如沸汤,故得名。汤谷内有一株同根偶生、两干互相依倚的扶桑树。十个太阳九个泡在树下水里,一个栖于树上,轮流上岗,一个回来了,另一个才出去,所以太阳共有十个,每天和人们会面的却只有一个。

王母娘娘没办法了,但她还是不甘心织女再回到人间,于是就下令把织女带走。牛郎急了,牵着两个孩子赶紧追上去。他们跑着跑着,累了也不肯停歇,跌倒了再爬起来,眼看着就快追上了,王母娘娘情急之下拔出头上的金簪一划,在他们中间划出了一道宽宽的银河。从此,牛郎和织女只能站在银河的两端,遥遥相望。而到了每年农历的七月初七,回有成千上万的喜鹊飞来,在银河上架起一座长长的鹊桥,让牛郎织女一家再次团聚。

羿生得面若冠玉,眼若朗星,虎背猿臂,豹腹狼腰,他用帝喾所赐的彤弓、素箭武装起来,谐妻子冷美人嫦娥降临凡界,在一座闷热的茅屋里拜会了愁苦的尧,从尧那儿他了解到罪魁祸首是那十个太阳,老百姓都在诅咒:“毒日头啊,你什么时候才能毁灭呢?我们愿意与你同归于尽!”

每次出勤,都是由太阳女神羲和驾驭六条蛟龙牵引的太阳车,载着太阳儿子由东向西运行。当太阳在汤谷里洗完了澡,升上扶桑树时,叫做晨明;升至扶桑树顶,登上妈妈预备好的太阳车,将要出发时,叫做拙明;行至曲阿,叫做旦明;行至曾泉,叫做早食;以后每经过一个重要地方,都有一个代表时间的名目。羲和一直将儿子送到悲泉,剩下的一小段路要让太阳自己行走了。可是妈妈总不放心,一定要坐在车上,看着爱儿走向虞渊,进入昧谷,等到最后几缕阳光洒上了昧谷水滨的桑树梢、榆树梢,她才驾驭空车,伴着清凉的夜风,穿过繁星和浮云,回归东方的汤谷,准备伴送第二天出勤的儿子,再开始新一天的行程。

神射手羿挟弓策马,驰骋原野,明晃晃的日光耀得他睁不开眼,千里焦土、遍地枯骨又令他怒火中烧。十个太阳却有恃无恐,根本不理会盘马弯弓、作势欲射的羿,依旧在天上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羿心头那把无明业火高三千丈,冲破青天:“你们既然怙恶不悛,我就替天行道了。”他使的是平生绝艺连环箭法,左手如托泰山,右手似抱婴儿,弓开如满月,箭去似流星,飕飕飕一连九箭破空裂风而去,起初没有动静,仿佛时间凝固了,隔了片刻,只见天空中一个个太阳接连爆裂,漫天的流火四散飞溅,恰似节日夜空的礼花,又过了半响,啪啪啪一阵乱响,整整九只极大的三足金乌鸦坠地,那是太阳精魂的化身,太阳的碎壳流浆都落在了东洋大海,凝结成方圆四万里、厚四万里的大炭团沃焦,海水流经沃焦,一下子就被蒸发为云气,升腾上天,化作霖雨,复洒入江河,所以,大江小河的水日夜不息汇聚海洋,永远流不尽,大海也永远不会涨溢。

十个太阳儿子,天天由妈妈护送,按照严格规定的路线和程序,依次上天值勤。庆都的儿子尧也长大了,他仁德似天,睿智如神,帝喾将天下的统冶权传给他,让他做人类的帝王。

羿九箭连发,九日并落,剩下的那个太阳早吓得脸色昏黄,天气明显转凉了。凉风拂面,站在祭坛上观看的尧顿时清醒,他见羿轻舒猿臂,从箭囊中抽出一支羽箭,急忙制止:“万物生长离不开太阳;没了太阳,天下的百姓要遭受永夜的痛苦了!”总算将惟一的太阳保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