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雅

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总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有着精深的智慧,远大的抱负,无比坚强的毅力。他们为社会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为后世的人们作出了表率,对后世有着深远的影响。接下来就跟随智睿一起,了解名人故事_吴凯伦:让生命如夏花般绚烂的有关内容吧!

“怎么样才能更浪漫呢?”一想到即将举行的婚礼,英国青年帕迪·史密斯就觉得非常甜蜜。每天,史密斯都会把婚礼的场景从头到尾想一遍,仿佛看到远在阿富汗的未婚妻、华裔女医生吴凯伦,身披婚纱向他走来。 8月8日,离他们的婚期还有12天,史密斯终于见到了未婚妻。但那是令他肝肠寸断的见面:飞机将凯伦的遗体从喀布尔运回伦敦。两天前,塔利班武装分子的两颗子弹穿透了吴凯伦的胸膛。她再也不会苏醒,再也不会微笑,再也不会叫一声“亲爱的”…… 她的精力永远使不完 1974年,英国斯蒂夫尼奇镇降生了一个漂亮的混血儿。孩子的父亲吴泰奂是中国香港的移民,在电视台做工程师,母亲是本地的精神科医生。夫妇俩给女儿取名吴凯伦。 小凯伦性格开朗活泼,胆大聪明,只要认准的事,就一定要去做。16岁那年,她迷上了跳舞,为此中断学业,只身前往伦敦加入专业舞蹈团。后来,她又想当模特,也如愿以偿。但这个爱冒险的女孩还是不满足。她走进空中马戏团,手拉吊环表演惊险游戏,还经常去洞穴探险和潜水。“这孩子就是个‘夜魔侠’(西方漫画人物,以艺高人胆大着称),精力永远使不完。”父母眼中的凯伦,仿佛总是个长不大的淘气孩子。 随着年龄增长,凯伦也渐渐开始思考人生:“我不能一直这么玩下去了。这虽然很刺激,但对世界没什么用。我有那么多想法,为什么不用在帮助别人上呢?”22岁时,凯伦走进伦敦大学攻读医学,决心像母亲一样救死扶伤。毕业后,她先在着名的圣玛丽医院当了5年主治医生,随后在英国最大的医疗保健服务公司——保柏公司担任主管,年薪高达十多万英镑。此时的凯伦,拥有美貌、金钱、事业,令人羡慕。但她对自己的朋友说:“我总觉得这并不是我理想中的生活。你知道,上刀山下火海吓不倒我,我苦恼的是身上的力量没有完全使出来。我有太多的东西想给予……” 在阿富汗,她流下了热泪 2008年,凯伦第一次前往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探望朋友。那里原生态的村庄、树林,塔利班的人体炸弹,掩面而泣的妇女,病痛中的呻吟……这一切,在凯伦脑海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也让她热血沸腾。凯伦后来回忆:“就像受到命运之神的驱使,我立即决定留下来,医治那些不幸的人们,为改善他们的状况付出一切!” 2009年10月,凯伦背上行囊,跟随人道主义救援队伍来到阿富汗北部的一个山区。那里极度贫穷,近五万居民享受不到基本的医疗服务,很多人眼睛有毛病,孕妇没有接生婆,一些女人被抓去坐牢,留下无人照顾的孩子饿死家中。来到这里的第一天,一向坚强的凯伦就流下了热泪:“这里不仅仅需要记者,更需要医生J能救活他们的医生!” 环境的艰苦,激发了凯伦的热情。她身上用之不竭的力量,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倾注的地方。她迫不及待地想要付出全部,来温暖这块满是疮痍的土地。凯伦和队友一起走街串巷,医治了四百多个孤独无援的病人。筹钱,盖诊所,组织空运药物,建立慈善组织“阿富汗之桥”……她每天都在奔忙,而所面对的,既有软弱无能的当地政府,也有随处可见的爆炸。“每天都像打仗,前一秒我还在低头做一个手术,下一秒我就坐车奔赴下一站了。”因为压力太大,凯伦跟同事在一起时,时常讲点儿黑色幽默。她曾说:“如果不放松一下神经,正常人都会发狂的。” 不要抱怨,不要后悔 在英国国内的父母,非常担心女儿的安全,希望她回家。凯伦在博客中写道:“我也并非没有恐惧。在这里,走着走着就可能被塔利班武装分子盯上……半夜也睡不好觉,会被突然响起的爆炸声惊醒……做梦也会梦到自己被炸死了。”不久前,凯伦的两名同事在阿富汗的一次空难中丧生,让她陷入了沉思:“生命中无既定之事。今天你所见的,明天不一定都在。”“但我们是自己选择来这里的,那就不要抱怨,不要后悔,哪怕献出生命。” 没有人料到,凯伦一语成谶。8月6日中午,凯伦和队友顺利完成了对阿富汗巴达赫尚省的医疗援助任务,返回喀布尔。当他们经过一片森林时,十多名塔利班武装分子冲了出来。他们把医疗队的财物和护照全部搜走,然后命令他们排成一排,不由分说扣动了AK-47自动步枪的扳机。 凯伦倒下了,鲜血染红了她身前的土地。“很奇怪,在这里,我感觉就像在家,这里的人,就像是我的亲人,让我想不顾一切地保护他们。”凯伦曾经含笑说道。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刻,她的生命永远留在了她的第二故乡。这里的病人再也盼不来美丽的女医生,他们的守护天使被粗暴地折断了翅膀。 永别了,要人 伏在凯伦的遗体上,史密斯泣不成声:“8月20日,我们说好了要去切尔西婚姻登记处……11月20日,你记得吗,我们怎样相遇……” 2009年11月20日,凯伦在喀布尔机场与同在阿富汗做慈善工作的史密斯一见钟情。史密斯在给家人的信中写道:“凯伦是一个真正能让我快乐的人。在阿富汗,没什么事情是正常的,有时我都分不清对错。但当我们相遇时,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找对了人。” “她是一个特别的女子,做起事情来非常专注,非常敬业。她把自己看成‘全能王’,想照顾每一个人,却忘了自己也需要人来照顾,我就是要来心疼她的人。” 也许是爱的感应,史密斯对于凯伦生前最后一次任务充满了担心,但他没有阻拦。“爱她,就应该让她去做自己想做的,给她支持。”体贴、温柔的史密斯,也让凯伦对家庭产生了无比的眷恋。她向史密斯许诺,这次任务完成之后,就回伦敦结婚,从此再不外出冒险,再不要一颗心为她牵挂。 但凯伦的愿望已经不可能实现。在漆黑的枪口下,一缕香魂转瞬即逝:将悲痛留给无数爱她的人。“在我心里,凯伦一直就是智慧和魅力的象征。她是那么乐观,看到她就看到了欢乐。”凯伦的同事大卫在凯伦的博客中这样说道。虽然每天都非常繁忙、劳累,但精力充沛的凯伦总是要找时间在博客上写下她的阿富汗生活。字里行间充满了风趣和俏皮。有时,她还会画一幅小画来表达自己的愿望。她希望回国后将阿富汗妇女的痛苦生活公之于世,并拍成纪录片。 杀害凯伦的塔利班武装分子说她是“间谍”和“传教士”。对此,凯伦的同事回应说:“你们杀死的,是最不该杀的人。她从不带走情报,只带来医术和药品。她从不谈及宗教,只是安慰心灵。”凯伦生前从不愿别人称自己为“人道主义战士”,听到别人称赞自己“伟大的奉献精神”也很不自在。“我只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帮助人很有乐趣。”她就是一个最单纯的人,从没深想过,就把自己留在了阿富汗。 惨剧发生后,有人在凯伦的博客上留言:“我们中的许多人,面对现实世界无非是摇头叹息、束手无策,顶多给慈善机构捐点儿款。但你,给所有人树立了一个榜样。”

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总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有着精深的智慧,远大的抱负,无比坚强的毅力。他们为社会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为后世的人们作出了表率,对后世有着深远的影响。本文精选了关于智睿名人故事的相关文章,欢迎大家分享转载!

上世纪的前辈处事顶真、读书顶真、笔墨顶真,上承千年风雅香火,下启风雅清流韵致。丰绍棠的《傻也风雅》,记录7他们的风雅“傻事”。 桂林人梁漱溟,哲学家,历次政治运动备受折磨,其硬骨不软。95岁高龄时应邀授课,坚持不落座,校方再三恳请,他朗声诵梁启起名言:“学者就应该死在讲台上!”令全场学子动容。 瑞安人戴家祥,古文字学家,研究金文整70载,“反右”、“文革”备受冲击,平反后以古稀之年编写《金文大字典》,“使考古学和古史研究走出了古文字迷宫”。但世间鲜有人知他是王国维的入室弟子。令今时动辄把“关门弟子”当头衔者汗颜! 北京人单士元,文物学家,溥仪出宫的当年,18岁的他就奉命进宫清点文物,与紫禁城共度了74个春秋。拍卖公司重金力遨他当顾问,他就是不去。他是文物痴,却不收藏文物;他是文物鉴定专家,却从不为别人鉴定文物。 顺德人阿老,画家,其画作皇皇,然却很“落伍”,从不主动投稿。他说:“编辑约稿,说明人家工作需要;人家不约稿,你自己投去,人家要是不需要。多叫人家为难啊!” 南汇人傅雷,翻译家,一度靠稿费维持生活,出版社感念傅雷的艰难,欲出版他的译着,但碍于“右派”帽子要他改名。他说:“译着署个什么名字,本来无所谓。可是,因为我成了右派,要我改名,我不干!”宁可生活无着落,坚决不改名。 大家们潜心学问,不逐名利,有点“傻”、有点“憨”、有点“迂”,或许这正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书生气”。在商贾气、官场气盏行,学养缺失、心态浮躁的当下,还真应像吴晗先生说的“书生之气不可无”。

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总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有着精深的智慧,远大的抱负,无比坚强的毅力。他们为社会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为后世的人们作出了表率,对后世有着深远的影响。下面是智睿学习网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名人故事_王跃:踏上“火星之旅”的中国人,欢迎大家阅读。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智睿学习网名人故事栏目。

高额头,浓眉毛,厚嘴唇,笑起来憨憨的,这是王跃给人的第一印象。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如此幸运地从垒球4000余名-志愿者中脱颖而出,成为第一个参加人类首次模拟火星载人航天飞行试验“火星-500”的中国人。 6月3日,莫斯科近郊的一座灰色砖房内,随着俄罗斯航天医学问题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将密封舱的最后一道舱门封上,王跃与来自俄罗斯、法国和意大利的5名志愿者一起,将开始为期整整520天的试验。其中,他们用250天模拟飞往“火星”,30天驻留“火星”,240天返回地球。 一切近乎完美 “火星-500”试验,是由俄罗斯组织、多国参与的国际大型试验项目。在完全隔绝的环境中,志愿者将完成“火星往返飞行”,模拟从飞船发射、飞向火星、登陆火星到返回地球的全过程。试验主要研究长期密闭环境对人的生理和心理的影响,为将来执行真正的火星计划做准备。 参与“火星-500”计划的志愿者要达到很多严格标准,经历多轮选拔。要求年龄在25至50周岁之间,身体健壮,情绪稳定,富有激情和活力,拥有高等学历,且对不同文化保持开放的态度。520天与世隔绝,因孤寂产生心理问题是最可怕的。因此,志愿者的心理性格特征非常重要,乘组也要包容不同的性格和才能,这样才会形成整体合力。 招募志愿者过程中,俄罗斯从世界各地4000多名候选人中,综合考虑年龄、体重、身高、教育背景和语言等条件,层层筛选。符合条件的候选人到莫斯科后,再接受医学检查,包括与神经病学专家、牙科医生、心理专家和眼科医师交流。入选者不能有器质性疾病,就连脚气这样的小毛病都不行。20多项医学检查一项不漏,睡眠监测也在其中。像CT、核磁共振等检查,细到每一节脊椎骨都要检查。苛刻的条件,让一些候选人望而却步,王跃却奇迹般一路绿灯走下来。不少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小问题,王跃却很完美。 520天的模拟飞行,要在一个550立方米的模拟试验舱里度过。模拟试验舱内有单人卧室、厨房兼餐厅、起居室、卫生间、健身房、浴室,蔬菜温室等,各个舱相对独立,中间连接部分有点像飞船的过闸段。属于自己的空间只有3。4平方米,包括一张床、一张桌子,加上床下的储物空间,也只有这里是私密空间,没有监控摄像。王跃说:“你知道舱外面就是你的朋友,甚至有你的家人,但是你却不能常和他们联系。上次试验的志愿者中,有人瘦了近15公斤。” 王跃和其他志愿者一起商量,配置了电子吉他、架子鼓等一个小型乐团规模的乐器,准备闲暇时开一场“迷你国际演奏会”,另外还有书籍和电脑游戏。酷爱足球的王跃开玩笑说:“南非世界杯直播肯定看不上了,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给我们看录播。”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起初没有人想到王跃会入选,知道结果后却也没有人感到意外。论职业背景,王跃是航天员教员,对载人航天工程有着深刻理解;论身体素质,常年运动使他保持了良好的健康状态;论心理和性格,他开朗豁达,与周围人都能和谐共处。这些恰恰是“火星-500”项目对志愿者最重要的要求。 参与中国国内选拔工作的教员杨月虹记得,王跃智商测试成绩在70多名志愿者中最高,还提前20分钟交卷,“我问他为什么急着交卷,他说要上厕所。”天资聪颖的王跃,给人留下的印象却是踏实菩干。组织航天员训练时,很多设备说明书都是英文,王跃不放心,主动加班翻译成中文。为了练好英语口语,他跟着航天员一起上英语口语课,还说要把办公室改造成英文环境工作室。 2010年春节前夕,王跃来到莫斯科参加体检培训。为了节省经费,他选择了一处相对便宜的租住屋,距离俄罗斯生物医学问题研究所来回有3小时车程。他与翻译两人每天乘坐地铁,在茫茫人流中颠簸往返。3月29日,莫斯科发生地铁爆炸案,王跃恰好在地铁上。虽不是同一趟列车,却让国内后方支持团队捏了一把汗。 初到俄罗斯,饮食并不习惯。早晚餐由租住的旅店供应,勉强能填饱肚子,王跃吃得最多的就是土豆泥、土豆块。午餐在训练地点自行解决,折合成人民币要40多元,王跃也觉得心疼,有时干脆吃点饼干对付。加上当地蔬菜奇缺,他甚至得了口腔溃疡。 生活虽然艰苦,但为了保持良好的身体状态,王跃仍然不断自我加压,每天爬13层楼锻炼。当天培训结束,还要整理日志,向国内报告。回到住处,他往往身心疲惫,顾不上脱去外衣倒头就睡。这个过程中,各国志愿者纷纷被淘汰,王跃却经受住了考验。俄罗斯教练也禁不住竖起大拇指,第一时间告诉中方项目主管:“你们这个志愿者,OK!” 3月11日的野外生存训练,王跃和其他志愿者要在雪深过膝的针叶林中生火堆、搭帐篷、抬担架,夜里还要值班。雪水倒灌进靴子里,他的脚冻得几乎失去知觉。训练结束,他给朋友发了一封电子邮件:“俄罗斯的生活很累很苦,但我经受住了初步考验,在外国人面前没有丢脸。我要让全世界看到,中国人是好样的!” 不一般的“80后” 1982年出生的王跃是个充满热情的人,事事爱钻研,但不偏执。对文学、历史、音乐等的广泛兴趣,使他显出与很多“80后”不一样的气质。 在志愿者登记表中,王跃写道:“我喜欢彼得大帝,喜欢高尔基,喜欢《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业余时间,他经常拉着同事谈文学,谈古诗词。 王跃是单位篮球队后卫,身材不高却动作灵活,同事嘲弄他“要身高没身高,要速度没速度”。他笑称自己“是用意识打,用脑子打”。在歌厅,他也是名副其实的“麦霸”。兴趣如此广泛,王跃还是为自己的一些天赋被埋没而遗憾:“我最喜欢的还是画画,可惜小时候父亲背着我给我报了‘小记者班’,不然我可能成画家了。” 王跃的孝顺也是出了名的。母亲退休在家,身患高血压,这成了他最大的牵挂。去年8月,父母从江苏老家赶来看他。北京航天城地方偏僻,周边没有旅馆。为了让父母住得舒服些,他把父母安顿在宿合,自己在办公室用椅子拼成床“蜗居”了两晚,第二天早上还若无其事地接父母出去玩。 莫斯科时间6月3日6时,王跃起床。6时10分,他给爸爸打了一个电话:“爸爸,我要关机了,一年半后再给您打。爸爸保重,照顾好妈妈。” 中午12时,试验舱门徐徐关闭密封。王跃掷地有声的话语似乎又在人们耳边回响:“我不会感到孤独和恐惧,因为我的身后是伟大的祖国。我为我能代表中国探索火星之旅而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