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的习惯

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总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有着精深的智慧,远大的抱负,无比坚强的毅力。他们为社会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为后世的人们作出了表率,对后世有着深远的影响。以下是智睿小编精心为大家整理的名人故事中关于名人故事_我的本科岁月的相关内容,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吾生也晚,北大校史上那些最为激动人心之煌煌岁月,我大都没赶上。待我投胎华夏,习文练武,辗转来到禾名湖畔,北大已历八十五载春秋。我等“八十年代新一辈”,在“科学的春天”里加盟北大,岂能不为此大好春色添几分散光,增几分迷彩乎? 本科时,我住在32接416。提起32楼,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的中文系毕业生都会油然而生亲情。从谢冕、孙玉石、洪子诚,到陈建功、刘震云、李书磊这些名人,都在32楼住过。 每天清晨,我洗漱后,先到五四操场跑步一刻钟,再练习排球或篮球一刻钟,然后到学三食堂或“燕春团”餐厅为宿舍同学买油饼。我的“为人民服务”思想,是首先落实到为同学服务上的。所以,打水、拖地、接新生、送老生、买早餐、买电影票之类的杂事,我是有机会就据为已有的。 且说买油饼这事儿。二两的油饼,学三食堂卖一毛一,燕春固卖一毛二。但中文系的男生经常要吃那一毛二的,皆因燕春固有位卖油饼的美女服务员,长得花容月貌,气韵绝俗。那时没有选校花这一说,倘有的话,那第一名就该是“油饼西施”。 每天吃完早饭,我还要再读半小时外语——那时的每个早晨过得何其充实,堪称“金色的早晨”。后来受老生们的精神污染,我慢慢开始睡懒觉,一直发展到日高不起,月落才睡,回想起来真是堕落也。 现在有些同学不喜欢听头两节课,但我们那时候是喜欢的,因为“有盼头”。 上午两节课后,食堂师傅骑着大板车,送包子到各教室楼门前。揭开雪白的被子,一车白嫩嫩的大包子,宛如白雪公主一般,香香地睡在那里。男女同学不顾北大学子的身份,饿狼般涌过去,围着包子车一顿疯抢——师傅操着延庆、顺义口音,大声喊着:“一两面票拿一个,一两面票拿一个!”但总有人塞了一两面票却抓了两三个。此时满楼洋溢着猪肉大葱味儿,还有北冰洋汽水味儿。同学们仨一群五一伙,吃着、喝着,一边还讨论着西方哲学、先锋艺术。 本科时期的晚饭,一般吃得比较从容而舒服。饭后有时候下棋打牌,或者边吃边玩。晚6点到10点的时间,一般用来上自习、写论文、听讲座和看节目。那时北大有个“世界经典影片200部回顾展”,我们中文系的很多人都看了百十来部,加上读点书听点课,所以一般都培养出了较高的电影鉴赏能力。 晚上10点到11点,是约定俗成的干部或社团开会时间和各类牛鬼蛇神流窜沟通时问,整个校园一片活跃,吉他声、歌声、朗诵声,口哨声、笑骂声,此起彼伏。情侣们也双双走出教学楼,到草坪或者湖畔去谈心了。 晚锻炼时间,我们宿舍精心策划,从东操场偷来了整套的健身器材,包括大杠铃和小哑铃,每天夜里在楼道内练得热火朝天。每次虽只有一刻钟,但效果十分显着,孔某人当年体无赘肉,胸肌腹肌块块饱绽。今日手摸肚腩,回首思之,不胜感慨欷歔也。 接近半夜,每每还要加餐来一顿夜宵。或煮袋方便面,或吃个馒头威菜。说到在宿舍里煮方便面,那就不能回避电炉问题。学校后勤部门严禁使用电炉,经常铁壁合围、闪电搜查。许多宿舍的电炉和“热得快”之类都惨遭没收,有时还要处分使用者。 说不完的读书乐,写不完的吃饭情。我的本科岁月,就这样慢慢悠悠地流淌着。吃饭便宜,买书便宜,看电影便宜;者师亲切,同学亲切,师傅也亲切。上学国家给助学金,毕业国家给分工作,个人生活上无忧无虑,“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所以多余的精力就忧国忧民了。在吃喝玩乐中,学了知识,长了学问,练了本事,还谈了恋爱。临近毕业时,我们已经感觉到,这个世界并不会一味这样幸福快乐下去,老天爷对我们可能是“将欲用之,而先乐之”,将来一定有很多激烈的、严酷的事件等着我们去参与、去选择。但是,我们都相信北大,不论经过怎样的风吹雨打,不论经过怎样的淘汰分化,它都是我们心中的圣城,是哺育了几代不屈灵魂的中国的耶路撒冷。

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总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有着精深的智慧,远大的抱负,无比坚强的毅力。他们为社会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为后世的人们作出了表率,对后世有着深远的影响。下面是智睿学习网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名人故事_一生的习惯,欢迎大家阅读。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智睿学习网名人故事栏目。

我出生在农村,小时候在老家拉过犁,种过地,赶过车,织过布,许多农活都干过。我大概14岁开始织布。记得那时我的个儿小,织布的坐机板高,脚够不着,家里还专门为我做了一个霓子。17岁时,我到北京做小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去给木工班扫刨花。当时有个木工工长,名叫王锡田。他说我很灵巧,让我学木匠。我就这样从一个普通的木匠开始,一步步成长为党和国家的领导干部。 我没读过几天书。说是上了6年小学,实际上由于家境贫寒、要干很多农活,那6年学也是断断续续。我很小就喜欢书,到处找书看,亲戚、邻居的书,我总能想方设法借来看。记得有一年春节,我才十几岁,母亲叫我担两捆楂子去城里卖,然后买几根油条回家包饺子过年。我在街上看到一个老头儿在卖一套书,书名叫《巧合奇缘》。我一问价钱不贵,就用卖楂子的钱买了这套书,很高兴地回家了。到家之后,母亲问我油条在哪里,我说钱买书了。母亲非常生气,说过年没有油条,怎么包饺子。她拿起笤帚就打,我光着脚往外跑。腊月三十晚上,屋子外面很冷,我有个当家大嫂把我叫到她家,用被子给我暖脚。夜里,母亲还是把我找回去了。她拉着我的手,掉着眼泪说,妈妈知道你喜欢书,喜欢书是好事,可是咱们家哪有钱给你买书呀? 由于学习底子太差,我几十年来一直在补课,有时简直是“恶补”。我一生为学习所付出的艰辛,在学习中所碰到的困难,是许多人难以想象的。我很早就当了劳模,那时候的劳模简单说就是:干得多、干得快、干得好,吃苦多、吃亏多、奉献多。我是一个劳模,还是一个突击队长,不脱产,还得多干活,学习的时间只能从此别人更少的休息中去挤。那时的工棚是通铺,你要在工棚里点灯看书,别人就没法睡觉。夏天比较好办,冬天只好穿上棉袄、大头鞋,戴上口罩,到路灯底下去学习。 算计时间,节省时问,合理利用时间,成了我一生的习惯。对我来说,从来没有无用的时间,包括零碎时间。每次睡觉前,我总是要想一个题目,总怕早睡着了。碰到大的难的问题,不是趴在桌上想,而是躺在床上想。我的若干篇讲话、文章的提纲,几乎都是躺在床上想出来的。 本文作者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

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总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有着精深的智慧,远大的抱负,无比坚强的毅力。他们为社会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为后世的人们作出了表率,对后世有着深远的影响。以下是智睿小编精心为大家整理的名人故事中关于名人故事_殇情诺贝尔的相关内容,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他从小热爱诗歌,梦想成为“雪莱”一样的伟大诗人,而他一生从事的,却是化学研究;他富可敌国,却没有一个固定的家,终生漂泊流浪;他善良谦和,热爱和平,却发明了夺去亿万无辜生命的炸药;他的身后,留给别人的是数以亿计的财产,而留给自己的却只有一个刻着名字与生卒年月的墓碑,他一生渴望拥有爱侣,却终是作为一个单身汉孤独地死去。他就是阿尔弗雷德·伯纳德·诺贝尔。 17岁,才华初显的诺贝尔被父亲送到欧洲游学,在浪漫之都巴黎,满街的灯红酒绿激活了这个少年心中蛰伏的躁动,因热爱诗歌而埋下的浪漫种子使他渴望有一天,能在塞纳河醉人的风景中遇到一份令自己怦然心动的爱情。 一天,诺贝尔正在巴黎街头徘徊,街边药店里的一位美丽大方的姑娘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推门走进去,目光直直地落在姑娘的身上。彼时,那姑娘也正在瞅他,四目相对,姑娘微笑着低下了头,脸上的表情似花朵见到了春天,温暖中带着羞涩,诺贝尔的心,瞬间漾起一片涟漪。 那个黄昏,从来不善言谈的诺贝尔忽然就像换了个人,与那姑娘侃侃而谈。姑娘叫玛丽安娜,从农村来,是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她的美丽淳朴深深地吸引了诺贝尔,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个璧人儿分明就是雪莱笔下的“爱米莉”,是高尚与美好的化身。 诺贝尔恋爱了。塞纳河畔,埃菲尔铁塔下,罗浮宫里,到处留下了两个人心手相牵的身影。然而尘世间,消失得最快的,总是最美的风景。 那一年,巴黎的冬天来得特别早,一场大雪过后,原本身体强健的玛丽安娜竟意外感染了伤寒,当远在英国的诺贝尔匆匆回到巴黎时,等待他的,却是物是人非的悲凉。年轻的玛丽安娜带着对诺贝尔深深的不合,香消玉殒。 爱人的殇逝,使得原本就不善言辞的诺贝尔更加忧郁,在以后长达二十多年的时光里,诺贝尔终日与科学相伴,不抽烟不喝酒不赌钱也不玩乐器,身边更没有女人。 1876年,43岁的诺贝尔早已名扬天下,可他依旧孑然一身,整天寂寥地在实验室做着各种科学实验。可他实在是需要人陪伴,在朋友的鼓励下,诺贝尔刊出了一则含蓄的广告:“一位十分富有且受过高等教育、渐近老年的男士欲寻找一位中年女性,条件是能讲多种语言,能胜任秘书业务,能承担家务劳动。” 这则广告真的为他迎来了一个让他倾心的女人,奥地利大元帅弗兰兹·金斯基伯爵之女、33岁的伯莎·金斯基应聘做他的秘书。伯莎博学多才,办事干练,为人大方又体贴,她的出现,让已步人中年的诺贝尔重新燃起了对爱情的渴望。然而,他不知道,年轻的伯莎于他而言,竟仍然可望而不可即。 善良敏感的伯莎从诺贝尔的眼神里读懂了他的心事,她委婉地告诉诺贝尔,自己已与大学时的恋人订下了婚约,并邀请诺贝尔到时参加她的婚礼。伯莎的话,像一盆兜头而下的冰水,浇灭了诺贝尔灼灼燃烧的爱情火焰,虽然被拒了个措手不及,但良好的教育让他保持了自己的风度,他对伯莎表示了深深的祝福。 如果说玛丽安娜的死带给诺贝尔的是心灵的创伤,那么,伯莎的拒绝却让他从心理上产生了深深的自卑。他觉得,自己丑陋的外表、赢弱的身体和木讷的性格很难吸引异性,也许自己这一生再也无法赢得爱情了。 然而,老天这一次竟然对诺贝尔起了怜悯之心,就在伯莎离开后不久,诺贝尔遇到了他的第三次恋情。 一个秋天,诺贝尔途经奥地利。漫步在维也纳的满目繁华中,他的目光不经意间停留在街边的一家花店里,店中,一个姑娘的如花笑靥让他忽然就有了恍如隔世的感觉,那一刻,他想起了已化羽而去的玛丽安娜。 神差鬼使般,诺贝尔走进了那家小店。又一次,木讷的诺贝尔在一个姑娘羞涩的表情里找回了自己,他再次侃侃而谈,忘了时间。 索菲亚,这个年仅二十岁的小个子犹太美女,让诺贝尔如中了邪一般,爱得死心塌地。索菲亚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里,没有读过多少书,继母对她不好,她偷偷地从家里跑出来,靠给人卖花养活自己。 诺贝尔对索菲亚的遭遇表示了深深的同情,虽然他明知索菲亚缺少教养,过分看重物质,但他仍然一相情愿地认定,索菲亚的这些缺点是由于家境贫穷造成的,自己完全有能力把她变成一个有教养有气质的人。于是,诺贝尔为索菲亚在巴黎购买了别墅,雇了女仆和厨师,并且还专门找了一个教她法语的老师。 诺贝尔天真地以为,可以靠自己的努力使索菲亚向着自己希望的方向发展,然而他不知道,在年轻的索菲亚眼里,他不过是个可以给她带来荣华富贵的老男人,她爱他的钱远胜过爱他的人。 诺贝尔像个溺爱女儿的父亲般默认了索菲亚的花天酒地。他为她提供车马费、首饰费,支付旅馆费。她在外赊账,不管多少,他都会去填窟窿,甚至,连她与情人合伙骗他的钱,他都装聋作哑。 1891年,索菲亚最后一次给诺贝尔回信,信中,她告诉诺贝尔,自己怀孕了,但孩子的父亲不是他,而是一位年轻的匈牙利骑手,他们在一起已经十多年了。这一次,诺贝尔对索菲亚是彻底地绝望了,他给了她一笔钱,然后,挥泪离开。 索菲亚的绝情,让诺贝尔学会了死心,从此,“把青春献给爱情,把生命献给科学”成了诺贝尔最真心亦最无奈的选择。然而,把生命献给科学的诺贝尔却并没有从科学上得到安慰。1888年,诺贝尔的哥哥路德维希突发心脏病去世,法国的一家报纸误以为是诺贝尔去世了,于是刊登出了一则讣告,称他为“死亡商人”,称他一生只在发明新式方法“毁灭和灭绝生灵”。 这种并非莫须有的人生定位,让这个一向自视为理想主义者和艺术家,爱好和平、珍视荣誉和体面的人陷入了深深的痛苦。 爱情与事业的双重打击,让诺贝尔患上了抑郁症。恰逢此时,诺贝尔曾钟情的伯莎,作为世界和平的倡导者发表了她的小说《丢掉武器》。 像溺水的孩子终于抓住了救命稻草般,诺贝尔找到伯莎,急切而坦诚地向她解释了自己并不是为了制造武器才发明炸药的,他请求把他的钱通过伯莎的活动,为世界和平做出贡献。 伯莎被诺贝尔的真诚所感动,接受了他的请求,于是便有了后来的“诺贝尔和平奖”。在物理、化学、文学等奖项之外设立这样一个奖项。诺贝尔是想向世界表明,所有的科学都应该为人类的和平服务。 1896年12月10日,63岁的诺贝尔在抑郁和孤独中走完了他的一生。今天,当世人的眼泪与叹息洗净了这个伟大男人的千帆过往,我们衷心地祈盼,这个孤独了一生的人,能够在天堂里找到他的玛丽安娜,并且,从此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