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雷尔曼:安贫乐道的杰出数学家

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总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有着精深的智慧,远大的抱负,无比坚强的毅力。他们为社会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为后世的人们作出了表率,对后世有着深远的影响。接下来就跟随智睿一起,了解名人故事_周涛:教授今年28的有关内容吧!

2010年1月5日,电子科技大学特聘周涛到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院。目前,他是四川省最年轻的教授。 “天才神童”的离奇童年 1982年4月,周涛出生在成都市一户普通人家里。几个月就会说话,1岁多就会下棋、识字,2岁多看连环画,3岁开始打麻将,5岁就能看长篇小说……但是这位“天才神童”的童年相当离奇坎坷。 周涛幼年体弱多病,经常发高烧,医院曾两次下病危通知书。因为身体差,周涛很少能下楼和其他小朋友玩。爸妈上班去了,他只能把自己关在楼上屋子里,用一些独特的方式消磨时间——下棋、看连环画、打麻将、读小说。 一次,外婆教妈妈打麻将,他在旁边瞅着瞅着就学会了,带着智力训练意味的麻将成了他小学前最钟爱的游戏。他和父母还“打钱”,每次他都赢,因为只要自己洗过的牌他几乎都能记住。有时,别人点炮了他也不“和”,因为周涛知道再过几张牌就能自摸。 上学后,周涛表现出了在数学、物理方面的天赋。一次,妈妈买了一个计算器,周涛发现这是一个很好玩的东西。于是,他自己出题,然后计算出结果,再用计算器来核对,乐此不疲。 6岁以前,周涛自学完了小学4年的课程。他就读的东桂街小学,是一所计算机特色学校。他很少听课,很多时间都花在攻克数学和计算机难题上了。 逃课“大王” 2000年,周涛从成都七中毕业,进人中国科技大学为拔尖学生专门设立的零零班。 在大学的第一个学期即将结束时,周涛手里捏着一本Pascal语言的教材,找到教授“计算机程序设计”的老师,请老师为他勾画重点。 老师接过教材,看了一眼,对周涛说:“我们学的是C语言。”那一刻,周涛尴尬至极。因为周涛从未去上过这门课,压根儿就不知道。第二天就要考试了,这几乎是最后的“垂死挣扎”。可是,结果却让那位老师大为惊奇:周涛考了95分,全班110多名同学,他名列第一。 逃课分为两种:积极的逃课和消极的逃课。前者是为了比上课更重要的活动,比如为学科竞赛和学术研究腾出时间;后者是为了偷懒为了玩,比如打游戏、睡懒觉。“我属于前者,我从不打网络游戏。”周涛说。 周涛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参加学科竞赛或者搞自己的学术研究。小学、初中和高中,他都经常逃课。但是,真正名师的课,周涛听得很认真。例如,史济怀教授上的“数学分析”,李尚志教授上的“线性代数”,阮图南教授上的“量子场论”等,“一个领域内的名师上的课,听了会收获很大”。 要“落后”,不要优秀 2007年,周涛干了一件令同行匪夷所思的事情。之前,周涛主要从事的是复杂网络的研究,而且已经做到了国内顶尖水平,每年能够在国际高水平杂志上发表10篇左右的文章,并与国内外着名专家学者同台作大会报告。就在人人都觉得他会继续在这个方向上前进的时候,周涛突然决定放弃,转向了“信息物理”。 “如果继续做复杂网络,我可能永远都只是在别人开创的事业上添砖加瓦,原创性贡献不大。我更希望自己参与到一个新学科方向的形成过程中。”周涛说。 由于计算机知识相对缺乏,周涛一方面要恶补计算机知识,另一方面还要努力有所创新。但他最终还是走出了开始阶段的困境,在新的研究方向上取得了进展。 回首这段经历,周涛感触很深:“人,特别是年轻人必须进入艰苦、拼搏的状态,常怀危机感。人的成长过程中经常会出现顺境和逆境,如果你发现自己很顺利,成长很快,你一定要小心,因为这往往是危险的信号。” 这样的观点也被周涛用来教育自己的学生:在一个集体中,不要去争取优秀,不要希望成为其中的前5%,只要是前20%就行了。当你比较优秀时,你就应该去尝试在一个更高水平的集体中成为优秀者。 周涛的成长经历恰恰是这一理论的最好注脚。学前阶段就把小学的课程学得差不多了,小学学初中的,初中学高中的,高中学大学的……初进中科大,周涛很快就发现自己的综合能力在班里领先。大一下学期,他一般都不去教室上课,而是去上硕士生、博士生的课程。大二就进实验室,在其他同学都还在为第一篇论文发表而努力的时候,周涛已经发表了20多篇高水平论文;在海外读博士的时候,周涛依然是“不务正业”,努力去追赶海外大学青年教授的水平。 “语文”比“数学”重要 在上高中之前,周涛对写作和历史很感兴趣,曾经想长大后从事人文科学方面的工作。留学期间,每次回国他都会带几十本书到瑞士去,3年下来一共带了300多本,其中大部分是文化书籍,包括历史学家钱穆、作家韩少功的几乎全部作品。 “人生来不是做科学家的,是做一个人的。”周涛对人文素养的重视丝毫不低于科学研究。面试学生时,他提的问题是:“你认为电子科技大学最让你感到失望的地方是什么?”他认为这样的问题才能考查学生分析问题的能力。 周涛很喜欢写作,不过大多数作品都是写给自己看的,是为了写出内心的沉默。他曾在《人民日报》上发表过社评,在科幻杂志上发表过小说;他还在象棋比赛中,拿过安徽省高校赛的个人冠军和团体冠军。 周涛说:“我感觉‘语文’比‘数学’更重要。‘数学’是对符号的认识,成就的是一个人的局部;‘语文’是对文字的认识,能够塑造一个人的整体。”他认为,人文方面有重大缺陷的人,其发展空间也非常有限。而一个有很强人文素养的人,会“更有力量,更能包容,更柔软,更丰满”。 “有些搞理工的人很怪异,很另类,那都是因为他们看人文的书太少。不注重人文的人,一定会非常冷漠、理性,不敏感,不感伤,内心没有柔软的地方。这样的人或许会有成就,但是我不喜欢跟他打交道。”周涛直言不讳。学术“牛人” 周涛身高不足1米7,体重刚到50公斤,瘦小得惹人怜爱。短头发,塌鼻梁,牛仔裤,运动鞋,完全一副学生模样,甚至可能会被误认为是低年级的“菜鸟”。这样的形象让人很难跟一位“学术牛人”联系在一起。 周涛2005年获中国科技大学理学学士学位,2010年初获瑞士弗里堡大学哲学博士学位,目前主要从事数据挖掘与统计物理的研究。 近5年来,他在《欧洲物理快报》等世界一流学术刊物上发表了近50篇论文。 在学术界一直有这样的说法:论文的优劣不在于数量,而在于被引用的次数以及被谁引用了,这才说明你研究的价值所在。周涛的论文被SCI引用超过1300次。 2008年,周涛获《中国物理快报》评出的近5年来最高引用论文奖;同年,他又获得第五届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奖,该奖项是对在校学生科技创新活动的最高奖励之一,同年全国只有11名博士生获此殊荣。 如今,周涛是电子科大计算机软件学院国际化软件人才实验班5个学生的导师。他认为“教学比科研更重要”,“要让他们走在同龄人的前面,向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团队成员看齐”。 “一流人才好比一棵棵大树,不仅需要教师的浇灌,而且需要长期的成长,有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周涛对教育的功利化倾向非常担心,在他心目中,培养学生就是要种大树,要种银杏树一样的参天大树。

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总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有着精深的智慧,远大的抱负,无比坚强的毅力。他们为社会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为后世的人们作出了表率,对后世有着深远的影响。本文精选了关于智睿名人故事的相关文章,欢迎大家分享转载!

夏目漱石虽然是日本大作家,但也不是富有者,加上他乐善好施,在经济上屡遭尴尬,这卸仍然改变不了他的古道热肠。 有一个跟随夏目漱石的学生叫林原耕三,出身贫寒,筹措不出大学学费,正是在夏目漱石的帮助下才渡过难关。他说:“敝人虽非富裕之人,但若万一无法如愿,敝人势当自掏腰包以为成全门生求学之愿。” 像林原耕三这样得到过夏目漱石帮助的人有很多,然而也不是次次都能够如愿。 一个叫饭田政良的年轻人,仰慕夏目漱石的为人和才华,前来跟随他。年轻人涉世之初,无法自保,到最后连房租都付不起,于是他向老师求助。可是当时的夏目漱石也确实穷得叮当响,不过他似乎总是有办法。“难得这回我没钱借你。”他微笑着说,转动脑筋,帮学生出主意,“你就同房东说,稿费迟来,请房东多宽限几天。若房东唠叨也无须理会,横竖错不在你,你会收到稿费后立刻偿还。”看到学生沉默不语的样子,他劝慰学生道:“这儿有一块钱,你先拿去买点酒喝,壮壮胆子,勇敢去跟房东表白。”想不到老师会这样叮嘱自己,如同一位慈祥睿智、对生活很在行的父亲,这个年轻人接过钱,转过身,眼泪就涌了出来。 自始至终,夏目漱石都刚柔并济,将分寸拿捏得如此完美,既能够理解房东急于收账的心情,也能够体贴学生的难处,教给他在困境中不卑不亢、自立自为的生活态度,哪怕自己也捉襟见肘,也绝不顾虑隐瞒装样子,反而温情深长、坦荡自然地拿出仅有的一块钱,鼓励学生拿去买酒喝,不为买醉浇愁,只为壮胆表白,显出自己特有的机智、可爱和情趣,不生硬,不搪塞,不迂腐,在为人师表的同时如父如友如兄弟,难怪夏目漱石门下弟子个个对他爱戴有加。前文提到的林原耕三在《漱石山房众人等》中,开头便赞夏目漱石道:“跟随先生多年,先生一次也未曾开口责骂过我。” 我在想:如果也有人开口向自己借钱,而自己身上也真的只有一块钱,我会像夏目漱石这样借出去吗?

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总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有着精深的智慧,远大的抱负,无比坚强的毅力。他们为社会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为后世的人们作出了表率,对后世有着深远的影响。接下来就跟随智睿一起,了解名人故事_佩雷尔曼:安贫乐道的杰出数学家的有关内容吧!

2010年3月18日,美国克雷数学研究所郑重宣布:由于格里戈里·佩雷尔曼成功破解困扰人类近百年的着名难题“庞加莱猜想”,他将荣获奖金高达100万美元的“千禧年数学大奖”。 佩雷尔曼于1966年6月13日出生于苏联圣彼得堡的一个犹太家庭,父亲是电子工程师,母亲是小学数学教师。平凡的父母不能给他提供优越的物质生活条件,却给了他聪明而好学的头脑。 对佩雷尔曼来说,童年在4岁时就结束了。当同龄人尽情玩乐的时候,对数字感兴趣的他却在埋头啃着小学数学课本。“他是个怪孩子,对小孩子的疯闹一点兴趣都没有。其他孩子都在踢足球,可他不是钻到书本里,就是和父亲下象棋或玩填字游戏。” 6岁时,佩雷尔曼进入母亲任教的小学学习。当他已经能轻松自如地在脑子里进行三位数的加减乘除时,同学们刚刚学会二位数以内的笔算。他的小学有个传统,好学生要帮助差学生。老师把成绩最差的一个同学分给了他。也就是半年时间,他硬是把那个男孩子从“二分生”变成了“五分生”。 1982年,佩雷尔曼进入圣彼得堡第239中学学习,这是一所颇具数学和物理教学特色的学校。入学才三个月,他就参加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并获得了金奖。当时,这个16岁的少年天才得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分——满分42分,这个成绩至今都没被别人超越。获奖一个月后,这个数学神童就接到了美国一所大学的邀请,为他提供丰厚的奖学金。美国人当时就明白:这个天才有着不可估量的未来。然而,他却谢绝了赴美深造的邀请。 中学毕业后,佩雷尔曼免试进入圣彼得堡大学数学系学习。大学二年级时,他选择了数学中最复杂的研究方向——微分几何学。回想起大学时代的他,同学们一致这样形容:他像外星人一样聪明,对所学的专业都很精通;在学习上,他很乐意帮助大家。一个叫格奥尔金那维奇的同学回忆说:“他只按他喜欢的方式生活。他对自己的外表漫不经心,经常拎着一个装满书的破袋子。穿着一件磨出洞的衣服,头发长长的也不去剪。他不吸烟,也不喝酒,是个乖乖仔。大学几年,他和我们除了数学什么都不谈。尽管我们身边都是这方面的优秀人才,但毫无疑问,他更出色。”另一个同学阿妮西娅说道,“他是个有爱心的人。有一次我在校门口不远的地方见到他手拉手领着一个盲人过马路,这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 1987年,佩雷尔曼考取了苏联科学院斯杰克洛夫数学研究所的研究生,并于1989年获得博士学位后留在该所工作。周末他就回家辅导读中学的妹妹埃莱娜学习数学;晚上他拉小提琴,妹妹唱歌跳舞,而父母就是他们的观众,一家四口其乐融融。据其母亲的好友伊万诺娃说,“他们的家长对孩子的期望并不高,只希望他们诚实做人,认真做事,快乐生活。” 苏联解体后,不少犹太人都移民以色列。1991年底,佩雷尔曼的父亲和妹妹也加入了移民的行列-可他的母亲却坚决不愿离开俄罗斯。此事对他影响很大。从那时起他就将自己封闭起来,并决心永远不离开自己的母亲。 佩雷尔曼于1993年到美国做访问学者;在美期间他解决了多个数学难题,其中包括着名的“灵魂猜想”。其成就引起美国数学界的关注,一批着名学府高薪聘请他任教,但都被他谢绝了。一年后,他回到斯杰克洛夫数学研究所工作。据佩雷尔曼的同事阿夫杰伊说,“他虽然性格有点孤僻,但待人友善,无论对朋友还是同事,他都很友好。不过,当他得知有人滥用所里的科研经费时表现得非常气愤;他十分鄙视那些在学术上弄虚作假的人。”由于他在数学上的成就,欧洲数学会于1996年给他颁发“杰出数学家奖”,但被他拒绝。 2002年和2003年佩雷尔曼在网站上张贴了三篇论文,成功破解了数学界七大难题之——庞加莱猜想。此事震惊整个数学界;专家们认为,这一难题的解决很可能在物理和其他领域上得到“激动人心”的应用,有助于科学家弄清楚宇宙的形状。2004年斯杰克洛夫数学研究所推荐他当选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但被他拒绝了。次年,他辞掉了该所的职位。从此,他就人间蒸发,不知踪迹。《纽约时报》有一篇报道,开头就是“佩雷尔曼,你在哪里?”他不喜欢和媒体打交道,对像《自然》、《科学》和《时代》这样声名显赫杂志的采访,他也不屑一顾。他很讨厌被卷入各种浮华和偶像崇拜。 2006年8月在西班牙马德里召开的国际数学大会上,国际数学联合会决定将有“数学诺贝尔奖”之称的菲尔茨奖授予佩雷尔曼。然而。面对这巨大的荣誉他却选择了拒绝。据美联社日前报道,他很可能也拒领“千禧年数学大奖”。潜心研究、淡泊名利、待人以诚、来去无踪是佩雷尔曼给同行最深刻的印象。 如今佩雷尔曼在圣彼得堡郊外的一座公寓中和母亲生活在一起。他安贫乐道,宁可过着隐士生活,家徒四壁,与蟑螂为邻,“在附近的森林里找蘑菇”。他不只视名利如浮云,更视名利为追寻真理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