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鱼郎治服鱼精

从前,有个姓胡的老扎灯匠,手艺可好了!扎出来的鸟会飞,鱼会游,小狗会摇头,连皇帝都听说了,派人把他叫了去给皇帝扎龙灯。

从前,有个叫马良的穷孩子,他天生聪敏,从小喜欢画画。可是由于家里穷困潦倒,他连买一支笔的钱也没有
他到山上打柴时,就折一根树枝在山坡上画;到河边割草时,就用草根蘸着河水在河边画;回到家里,就拿一块木炭在院子里画。

从前,沙坪鱼潭和洱海是相连的。那时,鱼潭洞里住着一条修炼了千年的大鱼精。
大鱼精躲在洞里,只要发现有人从洞外经过,就会猛地伸出头去,一口把人吞掉。

胡老汉并不想给这个残暴、不知爱惜百姓的坏皇帝扎灯,可圣旨难违,不做要杀头的,没办法了,只得照他的命令去做。七天七夜,胡老汉眼都没合一下,终于扎出来了一条张牙舞爪、威风凛凛的大蛟龙。

马良坚持不懈地画画,从没有间断过一天。但他常常想,如果自己能有一支画笔那该有多好呀
一个晚上,马良恍惚中感到窑洞里亮起了一阵五彩的光芒,这时出现了一个白胡子老人,老人送给他一支金光灿灿的神笔。马良高兴地惊醒过来,原来是个梦!可他看看自己的手,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自己手里确实有一枝笔。他马上用笔画了一只鸟,鸟竟活了过来,展开翅膀飞了起来,他又画了一条鱼,鱼也活了起来,活蹦乱跳。马良有了这支神笔,天天替村子里穷苦善良的人家画画,谁家缺什么,马良就给他们画什么。

后来人们知道了这里有一条大鱼精,谁也不从这里经过了。这下大鱼精没有了食物,整天饿得肚子“咕咕”叫。于是大鱼精想呀想,终于想出了一个坏主意

到了元宵这一天,胡老汉拿出一个红通通的圆灯笼作龙珠,逗弄着大蛟龙,将它舞得活灵活现、气势磅礴,皇帝在一旁乐得合不拢嘴,直拍手叫“好!好!太好了!”

邻村的一个贪婪、为富不仁的大财主听说这件事以后,马上派人将马良抓了过去,逼他为自己画画。无论财主如何哄他、吓他,他就是不肯画。财主把他关到了马厩里,不给他饭吃。傍晚下起了鹅毛大雪。财主见马厩的门缝里透出红色的亮光,还闻到一股香喷喷的味道,就向门里看,马良在里面烧起了一个大火炉,边烤着火,边吃着热烘烘的饼子。这火炉和饼子都是马良用神笔画出来的。财主顿时怒火中烧,打算把马良杀死,夺下他的神笔。这时马良攀上一架梯子,翻墙走了。财主急忙攀上梯子去追,刚爬了两步,就摔了下来。原来,这梯子也是马良用神笔画的。财主还没爬起来,马良已骑着一匹用神笔画的骏马飞奔而去。www.shenhuagushi.net。
财主骑着马,带着人,追了上来。眼看就要追着了,马良用神笔画了一张弓、一枝箭。马良搭弓射箭,一箭射中了财主的咽喉,财主顿时气绝身亡。皇帝知道后,派人把马良抓了去。皇帝威逼马良给他画株摇钱树,否则的话,就要将马良杀掉。马良挥起神笔,在一个无边的大海中央有一个小岛,岛上有一株又高又大的摇钱树。马良又画了一只巨大的木船,皇帝带上人上了木船。马良又画了几笔风,大木船顺风而行。马良继续不停地画风,海风卷起一层层的巨浪,船被巨浪打翻了,皇帝也沉到了海底。

它在鱼潭中乱滚乱蹦。由于它有妖法,经它这么一闹腾,鱼潭之中涛起浪涌,使附近的地面上洪水泛滥。刹时,田园被毁,庄稼被淹,人们倾家荡产,流离失所。

胡老汉领着蛟龙一会儿上,一会儿下,一会儿左,一会儿右,皇帝看得眼都花了。突然,胡老汉将龙珠对着皇帝猛地抛过去,蛟龙随势向皇帝扑了过去,三牙两爪就把这个荒淫无度的昏君给杀死了。接着,蛟龙又从口中喷出熊熊火焰,整个皇宫烧成了一片火海,这个搜刮民脂民膏造起来、供皇帝享乐用的宫殿顿时化为了灰烬。

马良后来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人们不得而知 。有人说
,他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和那些种地的伙伴在一起。也有人说,他到处流浪,专门给穷苦的人们画画。

怎样才能让大鱼精不兴风作浪泛滥洪水呢?于是人们诚地向鱼精跪拜祈求,鱼精便对人们说:“从今以后让你们安居乐业也可以,但你们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每年给我送一个漂亮的姑娘来。否则,我年年兴风作浪,让你们永远不得安宁。”

此时,天空飘过来一朵五彩祥云,胡老汉骑着蛟龙飞上祥云,向着家乡飞去。

人们别无他法,为了不让鱼精把附近的村庄都毁掉,只好答应了鱼精的要求。从此,附近村庄的老百姓可就苦了,每年要给鱼精送姑娘,村里轮到谁家出姑娘,谁家就会传出撕心裂肺的痛哭声。年复一年,许许多多的好姑娘都被鱼精吃掉了。

这一年,一个叫阿凤的姑娘将要被送给鱼精。阿凤姑娘心灵手巧,非常能干,这时她已和一个以打鱼为生的小伙子定了终身。打鱼郎怎么能让自己心爱的人去喂鱼精呢。

打鱼郎从小就在水边长大,练就了一身的好水性,他能抓住水中的游鱼,擒住海底的蛟龙。为了不让心上人遭受不幸,勇敢的打鱼郎决心带上鱼叉,到鱼潭洞里将鱼精杀死,为乡亲们除害。

打鱼郎带着几个强壮的小伙子,在洞的最深处找到了鱼精。打鱼郎猛地窜了上去,一把将鱼精的尾巴揪住,猛地一拽,顺手将鱼叉从鱼精肚子直插了进去,叉梢穿过鱼精的五脏,竟从嘴巴里出来了。这样,鱼精乖乖地被治服了。打鱼郎还是不肯罢休,又用一根粗大坚固的铁链把鱼精拴在一根大铁柱上,并告诫它说:“记住,你这只作恶多端的鱼精,从今以后不准你再随便乱动,只有每年八月十五这天才准你翻一个身。”

打鱼郎降服了鱼精,回到岸上,乡亲们夹道欢迎他胜利归来,欢天喜地庆贺他为民除了一大害。阿凤的妈妈对打鱼郎说:“你对我的女儿有救命之恩,既然你和她早就相爱了,我就把她嫁给你了吧!”于是,人们欢欢喜喜地给阿凤和打鱼郎举办了婚礼。从此,没有了鱼精的侵扰,人们过上了安乐的日子。

后来,每到八月十五这一天,人们担心鱼精借翻身的机会又兴风作浪,所以人们都在这一天来渔潭坡赶集。人们在集上唱戏对歌,用吵闹的人声来镇住鱼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