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榜里郑伦简介 郑伦被封什么神?

全世界第一个登上月球的女英雄嫦娥,又叫常仪、常羲和恒娥,也就是“永生的美女”的意思。据山海经记载,她最初是东方大神“帝俊”的众多妻子之一。这个帝俊在神谱中地位崇高,是黄帝的曾孙,《世本”帝系篇》说他一生至少娶过四个妃子,第一个叫做姜原,脚踩了巨人的脚印而生了感应,产下了儿子后稷,为发明和推广农耕技术做出重大贡献;第二个叫做简狄,生下了契,也就是商人的祖先;第三个妃子叫做庆都,为帝俊生下了儿子尧,是当时的著名贤君,打造过一个饱受赞誉的太平盛世;而嫦娥是其中最小的妃子,为帝俊生了一个叫做挚的儿子。这个儿子,要么是因为早夭,要么是因为才华成就过于平庸,在神话界里一直默默无闻,也很少有人去关心他的下落。

殷郊,殷商太子。在母亲姜王后被杀后,遭到纣王的追捕,后被广成子救往九仙山修道。艺成出师后,奉广成子命,下山协助武王克殷。却在半路遇申公豹,在其撺掇之下倒戈,加入商朝攻打周武王。甚至用师传的番天印来对付自己的师傅广成子,后为姜子牙和燃灯道人所败,引入岐山,受犁耕而死。武王灭商后,姜子牙奉命太上老君及元始天尊敕令封神。

小说《封神演义》人物,郑伦原为商纣王的部将,拜昆仑度厄真人为师。真人传给他窍中二气,将鼻一哼,响如钟声,并喷出两道白光,吸人魂魄。后来被周文王擒获反正,却又被纣王的部下金大升斩死。在姜子牙封神时敕封郑伦、陈奇镇守西释山门,宣布教化、保护法宝,这就是民间所流传的哼哈二将。

奇怪的是,嫦娥在当了一阵子帝俊的妻子之后,却又成了神射手大羿的老婆,这其间的蹊跷,实在耐人寻味。帝俊曾赠送宝弓给大羿,派他整顿下界诸国。也许因为大羿劳苦功高的缘故,帝俊一高了兴,就把第四个妃子送给了大羿,这样的事情也是有可能发生的。美丽的嫦娥,最终成了英雄大羿的“内人”。

殷郊,殷商太子,纣王长子,姜王后所出。

哼哈二将,为明代小说《封神演义》作者根据佛教守护寺庙的两位门神,附会而成的两员神将。形象威武凶猛,一名郑伦,能鼻哼白气制敌;一名陈奇,能口哈黄气擒将。

大羿和嫦娥的婚后生活,在外人看来十分美满,骨子里却可能是危机四伏。本来这场姻缘就是奉命而为,双方并没有多少恩爱的成分,而为了天下太平和民众的幸福,大羿不又得不到处征战,根本顾不上跟娇妻团聚,令双方的情感隔阂更加严重。《山海经》里记载他镇压凿齿族,杀死怪物封豨,甚至还射杀了帝俊的九个太阳儿子,以免他们制造的酷热危及人类的生命。但大羿为民除害的这些壮举虽然广受赞誉,不仅得罪了帝俊,也无法博得妻子的欢心。嫦娥长期独守空房,面对无限难捱的寂寞,逐渐生出了弃家逃亡的念头。

妲己为谋取王后之位,将姜王后害死。殷郊激愤之下欲杀妲己,惹怒了纣王。纣王命晁田、晁雷持龙凤剑诛杀殷郊兄弟,被方弼方相所救。在逃亡途中,殷郊兄弟和方弼方相分别,最终被追兵捉住。

“两位神将”原先只是“一位”金刚力士,本是佛国护法的“二十诸天”之一的密迹金刚。《封神演义》上说郑伦原为商纣王的部将,拜昆仑度厄真人为师。真人传给他窍中二气,将鼻一哼,响如钟声,并喷出两道白光,吸人魂魄。后来被周文王擒获改邪归正,却又被纣王的部下金大升斩死。

据记载,大羿为了能够重返天庭,曾经向西王母索取了永生的仙药藏在家里。嫦娥偷取这种丹药,决定独自奔赴月球,因为只有那里是她的神勇丈夫所去不了的。《搜神记》透露说,嫦娥在服食之前还曾向一个有名的巫师“有黄”咨询,得了一个“归妹”的卦,有黄解释这意味着“吉祥”,以后还会在月球上有大的发展,嫦娥这才安心吞下药丸,身体轻盈,飞身一跃,上了月球,成为那里的第一代移民。但她的身体却在飞升中发生了意外的变形,成了一只丑陋的蟾蜍。

纣王命将殷郊兄弟在午门外斩首,结果太华山云霄洞赤精子、九仙山桃源洞广成子恰巧经过朝歌,将他们救下。殷郊遂拜广成子为师,留在九仙山学艺。

哼将郑伦,本为冀州侯苏护的部将,官至督粮上将。后随苏护讨伐西岐,失败后随同苏护一起归降了周武王,仍当督粮官。郑伦曾拜度厄真人为师,虔诚拜师,认真学法,深得度厄真人的钟爱,于是度厄真人很快授他一种法术,这就是“窍中二气”。碰到敌人时,鼻子一哼响若洪钟,并喷出两道白光,吸人魂魄,郑伦靠着这个绝招,战胜了许多对手。一次,郑伦与纣王部下金大升对战,结果被金大升所杀。

吴刚和桂树的机密

后来殷郊艺成出师,奉命下山,协助武王伐纣。临行之前,殷郊在山中吃了仙豆,化为三头六臂,并得广成子传授方天画戟、番天印、落魂钟、雌雄剑等数样法宝。还发下毒誓,言若日后助纣,愿受犁锄

哈将陈奇是商纣王的大将,曾受异人秘术,炼成腹内一股黄气,张嘴一哈,黄气喷涌,对手魂魄自散,举手就擒。陈奇曾与降周的郑伦交战,一哼一哈,不分胜负,后来陈奇被黄飞虎刺死。武王灭纣后,姜子牙封神,封二人为“哼哈二神”,镇守山门,宣布教化,保护法宝。后流传到民间,就把哼哈二将拜为了门神。

当时的月球居民除了嫦娥,还有另一个怪人,那就是著名的园丁吴刚。此人在上古时期并未引起世人的注意,直到中古的唐朝才出现在作家的笔记里。吴刚的身世相当神秘,在神话档案里的资料过于简约,很难考辨他的全部来历。唐代作家段成式在《酉阳杂俎》中曾简略地介绍说,他是西河人,因为学仙犯了错误,被师傅贬在月亮上伐树。那树也真是古怪,砍了又长,随砍随长,所以吴刚很像是中国的西绪福斯,不停地劳动,又不停地回到原点。至于他到底犯了什么大错,要遭受如此久远的苦难,却是我们无法索解的疑团。

殷郊下山后,收服温良、马善,后遇上申公豹,得知其弟殷洪死讯,决意为弟报仇。于是殷郊违背誓言,帮助张山攻打西岐。殷郊在阵前生擒黄飞虎、黄天化,打伤哪吒,结果被杨戬看破来历。

《封神演义》第七十四回中有一段哼哈二将的对打,描写得很精彩生动:……郑伦上了金睛兽,提降魔杵,领本部3000乌鸦兵,出营来见陈奇,也是金睛兽,提荡魔杵,也有一队人马,俱穿黄号衣,也拿着挠钩套索。郑伦心下疑惑,乃至阵前大呼曰:“来者何人?”陈奇曰:“吾乃督粮上将军陈奇是也,你是何人?”郑伦笑曰:“吾乃三运粮总督官郑伦是也。”郑伦问曰:“闻你有异术,今日特来会你。”郑伦催开金睛兽,摇手中降魔杵,劈头就打;陈奇手中荡魔杵,迎面交加,一场大战,怎见得?

吴刚侍奉的神树月桂,其实是一株奇特的宇宙树,据说高达五百丈,其间隐含着无限的生命能量。这种树在马王堆帛画、汉魏画像砖上都有刻画,甚至成都三星堆还出土过它的缩微模型,树上停栖着若干小鸟,可能就是西王母派来的青鸟。另一本道家典籍《云笈七签》向我们宣称,月亮上的桂树其实有七棵之多,它们又叫“药王”,只要服食它的叶子,人就能变得通体透明,像水晶玻璃一样。这种神奇的水晶化过程,其实就是成仙的标志,可见其药效真是不同凡响。吴刚的使命是每天从根部把整棵大树砍倒,采集它的叶子,向嫦娥的制药作坊提供原料。

杨戬请出广成子,殷郊仍不从命,几乎打伤恩师。最后燃灯道人玉虚杏黄旗、玄都离地焰光旗、西方青莲宝色旗、瑶池素色云界旗,将其引入岐山,用耕犁将其锄死。

二将阵前寻斗赌,两下交锋谁敢阻;这一个似摇头狮子下山岗,那一个不亚摆尾狻猊寻猛虎。这一个忠心定要正乾坤,那一个赤胆要把江山辅,天生一对恶星辰,今朝相遇争旗鼓。

移民月亮之后的嫦娥,未能享用永生的妙处,更无法获得独身的欢乐,却由于变成了蟾蜍和丧失美丽容颜而痛不欲生。这种内心的深刻创伤,恐怕是常人所难以体验的。她成天握着杵子,把吴刚摘下的桂树叶捣烂炼药,也许并非为了向人类提供永生的仙药,而仅仅是指望自己吃了后可以重新恢复过去的面目。但出乎意料的是,月桂的药效竟是如此缓慢,几千年过去了,她的身体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这使她的药品生产变得永无止境。她的漫长劳作惊动了地球上的人们。唐代诗人李商隐不禁怜香惜玉,发出了“嫦娥捣药无穷尽”的感慨。而更多的人间感叹,却是针对嫦娥的寂寞发出的。月亮虽然美好,却单调得令人窒息,让一个独身女人陷入了永恒的寂寞。就世俗生活的喧闹而言,这种寂寞无疑是最高的责罚。

殷郊死后,阴灵不灭,托梦于纣王,让其”修仁政……任用贤相,速拜元戎,以任内外大事”。可惜纣王被妲己所惑,未能醒悟。

话说二将大战虎穴龙潭,这一个恶狈狠,图睁二目;那一个咯吱吱,咬碎恨牙。只见土行孙同哪吒出辕门来看二将交兵,连黄飞虎同众将,也在门旗下,都来看厮杀。郑伦正战之间,自忖此人,当真有此法术,打人不过先下手为妙,把杵在空一摆;郑伦部下乌鸦兵,行如长蛇阵一般而来。陈奇看郑伦摆杵,士卒把挠钩套索,似有拿人之状;陈奇摇杵,他那飞虎兵也有套索挠钩,飞奔前来。正是:能人自有能人伏,今日哼哈相会时。

武王灭商后,姜子牙封神,封殷郊为“值年岁君太岁之神”。敕令曰:“今奉太上元始敕命,尔殷郊,昔身为纣子,痛母后至触君父,几罹不测之殃;后证道名山,背师者有逆天意,酿成犁锄之祸。虽申公豹之唆使,亦尔自作愆尤。……特敕封尔殷郊为值年岁君太岁之神,坐守周年,管当年之休咎。……尔等宜恪修厥职,永钦新命!”

郑伦鼻子两道白光,出来有声;陈奇口中黄光,自迸出。陈奇跌了个金冠倒躅,郑伦跌了个铠甲离鞍;两边兵卒,不敢拿人,各人只顾抢各人主将回营。郑伦被乌鸦兵抢回,陈奇被飞虎兵抢回,各自上了金睛兽回营。土行孙同众将,笑得腰软骨酥。

过春节时,人们都习惯在自家门上贴上门神,镇宅降魔,祈求平安。众门神中就有哼哈二将,然其中哼将郑伦就葬在温县。

温县是冀州侯苏护的家园,温县城北有苏护、苏全忠父子墓,即“联珠冢”。离此不远就有“郑伦冢”,即哼将郑伦之墓,著名哼将生前死后都不离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