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榜里邓婵玉简介 邓婵玉被封什么神?

姜子牙的老婆是谁?扫把星这个词的意思很多人都知晓,但未必知道扫把星是姜子牙的老婆,姜子牙当年将所有功臣全封了神,唯独自己没有封,并谦称自己是“泰山石敢当”,而姜子牙的老婆为何被封扫把星呢?

《封神演义》的人物,汜水关守关韩荣麾下一员大将。是蓬莱一气士余元的弟子,精通左道法术,人送外号“七首将军”(在电视剧《封神榜之武王伐纣》中被称为’耗子将军’),道法通玄,坐下火眼金睛兽,用方天戟。

邓婵玉是《封神演义》和《封神榜》中的人物,年轻貌美,性格刚烈,武功不错,还善使五色飞石。后来在渑池之战中不幸被商朝女将高兰英斩于马下。封神榜上有名,乃为“六合星君”之位。

小说《封神榜》对姜子牙的婚姻经历在三个章回中有过连篇累牍的描写。他三十二岁上昆仑山,当了元始天尊的弟子,修行四十余年,七十二岁领师尊法旨下山,此时,上无叔伯、兄嫂,下无弟妹、子侄的姜子牙,只得投朝歌南门外宋家庄结义仁兄员外宋异人,经宋作媒提亲,与六十八岁的马家庄员外马文之女洞房花烛,结为夫妻。对于这样一对典型的剩男剩女难得的婚姻,本应倍加珍惜,好好经营,但因姜子牙的老婆方面的问题,经常引发夫妻矛盾,前后维持没多久,两人就分道扬镳了,马氏改节,姜子牙离开朝歌,投奔西岐,受聘归周。

有诗为证:“脸似搽金须发红,一双怪眼度金瞳,虎皮袍衬连环铠,玉束宝带现玲珑,秘授玄功无比赛,人称七首似飞熊,翠蓝幡上书名字,余化先行手到功。”黄飞虎反出五关时曾遭遇此人,当时余化在豹皮囊中藏有一幡,名曰“戮魂幡”,是左道傍门之物,望空中一举,数道黑气,把人罩住,就能平空拎去。

邓婵玉,封神榜上有名,乃为“六合星君”之位。

书中介绍,姜子牙是想极力维持这段婚姻的,对两人的分手表示了无奈和叹息,而姜子牙老婆却不听子牙苦苦劝说,执意要分手。

黄飞虎及其部下众将都被余化用此法捉去,奉韩荣命令将众人押往朝歌请赏,结果半路遭遇哪吒来救黄飞虎,收走戮魂幡,用乾坤圈将余化打伤,保护黄飞虎闯出汜水关。余化为了报仇,逃回蓬莱山向师父求救,师父为他炼一口刀,名曰“化血神刀”,此刀如一道电光,中了刀痕,时刻即死。余化第二次下山,阻拦武王的伐纣大军,用化血神刀先伤哪吒,再伤雷震子,杨戬运起八九玄功,挡住此刀,变成余化模样,到其师余元处骗来解药,救得几人性命。余化再来挑战,祭起化血神刀,却伤不得杨戬分毫,心下大慌,被雷震子一棍打下坐骑,杨戬一刀取其性命。姜子牙岐山封神,封其为孤辰星。

土行孙被张奎所杀,邓婵玉欲为夫君报仇,结果死于张奎妻子高兰英之手。具体情节在原著第八十二回,内容如下:

姜子牙的老婆嫌弃丈夫命运不济,没本事,不愿守望相助,过清贫日子。姜子牙自从宋异人撮合与马氏成婚后,姜子牙老婆觉得夫妻俩老是靠宋仁兄过日子,不是长久之计,就劝子牙做些生意,维持夫妻日后生机。尽管子牙“三十二岁在昆仑学道,不识什么世务生意”,但他还是答应了马氏的要求,凭自己原有手艺编笊篱,卖过篱;在异人家磨面,卖过面;跟伙计在朝歌开洒饭店,当过掌柜;走积场,贩卖过猪羊牛马;还开命馆,帮人算过命。可是,姜子牙毕竟是法道之人,不懂得生意经,虽经多种尝试,终究一事无成。卖篱,一担挑出去,一担挑回来,卖了一日,一个也卖不掉;卖面,跑遍朝歌城,不但卖不掉一斤,反而把面全泼在了地上,空着箩筐回到家;开酒饭店,从早到晚,鬼也不上门,臭了猪羊肴馔,折了许多本钱,分文不曾卖得;贩卖猪羊牛马,犯了天子禁止屠沽之法,急避而逃,束手而归;算命,几个月全无生意,四、五个月不见来人算命卦帖。姜子牙的老婆对姜子牙“件件生意,俱做不着,致有亏折,本钱尽绝”的窘境,十分不悦,经常埋怨,首颜嘶嚷,夫妻相争不断,把丈夫视作无用的饭囊衣架,饮食之徒,横里竖里,怎么也看不上他,渐起分手念头。

话说张奎非止一日来至渑池县,夫妻相见,将杀死土行孙一事说了一遍,夫妻大喜,随把土行孙的首级号令在城上。只见周营中探马见渑池县里号令出头来,近前看时,却是土行孙首级,忙报入中军:“启元帅:渑池县城上号令了土行孙首级,不知何故,请令定夺。”子牙曰:“他往夹龙山去了,不在行营,又未出阵,如何被害?”子牙掐指一算,拍案大呼曰:“土行孙死于无辜,是吾之过也!”子牙甚是伤感。不意帐后惊动了邓婵玉,闻知丈夫已死,哭上帐来,“愿与夫主报仇!”子牙曰:“你还斟酌,不可造次。”邓婵玉那里肯住,啼泣上马,来至城下,只叫:“张奎出来见我!”哨马报入城中:“有女将搦战。”高兰英曰:“这贱人!我正欲报一石之恨,今日合该死于此地!”高兰英上马提刀,先将一红葫芦执在手中,放出四十九根太阳神针,先在城里提出。邓婵玉只听得马响,二目被神针射住,观看不明,早被高兰英手起一刀,斩于马下,可怜!

姜子牙老婆对姜子牙弃官不满,瞧不起他,怀疑丈夫的远大抱负。当姜子牙给妲己之妹玉面琵琶精看相算命,用三味真火将其烧死,妲己唆使纣王加封他为下大夫,让他给纣王监筑鹿台,他见纣王昏庸无道而不愿受命,隐身逃跑回家。马氏见子牙弃官不授,非常气愤,对荣华富贵得而复失十分不解。认为子牙不过是江湖术士,天幸做了下大夫,纣王命你造台,明明是看得起你,何况钱粮也多,你不管甚东西,好坏也能从纣王那里赚些钱回来,放着这样的好事不做,实在想不通。当子牙表示请她同往西岐投靠明主做官时,姜子的牙老婆倍加讥笑,说道:“你说的是失时话,现成官你没福做,到空拳只手去别处寻!这不是你苦思乱想?你已经身入绝境,走投无路,还想舍近求远,尚望官居一品?”故任凭姜子牙如何劝告,姜子牙老婆始终不信,听不进只言片语,去意已决,早晚要分手。其实,姜子牙是一个有志向、有抱负的人,他痴心研读兵书,胸中有鸿图之志,不图别的,只为助周伐纣。

正是:斋孟津未会诸侯面,今日夫妻丧渑池。

姜子牙老婆留恋朝歌,不愿背井离乡,随夫守望相助。俗语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句话放在姜子牙的老婆身上再恰当不过了。尽管子牙反复真心表示:“天数有定,迟早有期,各自有主”,劝说马氏把眼光放远些,同到西岐,自有下落,不要遗弃。但姜子牙的老婆丝毫没有回心之意,死守朝歌不放,决不往他乡外国去,你行你的,我干我的,没有商量余地,夫妻缘份到此结束。子牙对她说:“嫁鸡怎不逐鸡飞,夫妻岂有分离之理?”马氏答道:“妾身原是朝歌女子,那里去离乡背井。你写一纸休书与我,各自投生,我决不去!”。“我在此受些穷苦,你再娶一房有福的夫人罢。”她全无半点顾恋之心,接过休书,改节去了。姜子牙无奈叹息道:“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般由自可,最毒妇人心。”

以上足见邓婵玉真乃“有情有义”之女子也。

万事都不可能随人所愿,不知是什么原因,马氏改节后,嫁给了一个乡村农夫张三老,日子并非她想的那样好过,整天在张家守穷苦度。听闻昔日看不上的姜子牙,如今八十岁的他被周文王聘请归国,出将入相,做出了一翻大事业,心中暗想,如果还在子牙身边,就能享有无穷富贵。想想今日,何必当初,后悔莫及。马氏越想越惭愧,再无颜面立于人世,在后夫熟睡之际,悬梁自尽,其灵魂往封神台去了。

从马氏与姜子牙分手的情况来看,只是属于婚姻观的问题,是马氏目光短浅,不能风雨同舟、同甘共苦的问题。她既没有阴谋与越轨,有话直说,有事直做,也没有给分手后的姜子牙带来任何灾难与厄运,连人们忌讳、咒骂的“扫帚星也算不上,仅有些过错而已。那么,姜子牙又为何特意封她为“扫帚星”呢?

一是马氏的做法不得人心,恶有恶报,姜子牙以封“扫帚星”作为对马氏的一种报应;二是马氏与子牙虽然好聚不好散,但毕竟有过夫妻一场,以封“扫帚星”作为对马氏的一种怀念;三是马氏对姜子牙不善不忠,心狠手辣,不听忠劝,执意离去,以封“扫帚星”作为对马氏的咒骂与抵毁;四是姜子牙奉旨封神,手中有权,也许借封“扫帚星”的机会发泄私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