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3

我们说 | 揩得干不干净,是看你用不用心了~

原标题:猫哥自己越狱,留下弟弟在笼子里

原标题:我们说 | 揩得干不干净,是看你用不用心了~

原标题:不会画画的列车员不是好画家……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开头的话

呼和浩特

责任编辑:

张玉虎先生出生在本地农村,经历过农业生产的大部分场景,再加上喜爱读书,这些年来为我们本地的乡土文化做了很多整理挖掘工作,这些年在我们小店通上陆续推出,特此说明并致谢。

HUHEHAOTE

小店方言中的

图片 1

西宁

“揩”字,汉语辞典上的注音为(kāi),而小店,甚至整个太原和晋北许多地区的方言中却读为(qiē)。其词义则完全一样,都是“擦、抹”的意思。作为土生土长的小店人,从小到大,都把“揩”读为(qiē),(qiē)脸,(qiē)鼻涕,(qiē)屁眼,都是这个读法。如果把这些地方都换成(kāi),你不要说,还真觉得彆扭,难受,还真说不出口。

图片 2

“揩”字,康熙字典用的是“反切”的注音法,正好能成“qiē”。可见我们太原方言中“揩”字的读音是古代的正宗读法,至少在康熙字典成书以前,这个“揩”字读为(qiē)是正确的,是于典有据的,应该是古汉字中的正音。即便放到今天来说,普通话把“揩”读为(kǎi)是正确的,我们太原方言把“揩”读为(qiē)也是不错的。

图片 3

由于普通话的普及,现在,小店人尤其是年轻人口头“揩”(qiē)字也用得少了,取而代之的是“揩”字的释义“擦”与“抹”。不过上年纪些的人和农村里的人还没有被“同化”,说到“擦、抹”时,还一直用着“揩”(qiē)字。在太原农村人口头用(qiē)字组成的俏皮话歇后语有:“瓦渣渣(qiē)屁眼——利油一忽闪”、“西瓜皮(qiē)屁眼——没完”。

XINING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姜丁瑞是呼和浩特至西宁旅客列车的列车员,利用业余时间,他将列车沿途的风景和旅客故事画成了一幅幅画,通过这些画来体现车窗外的美丽景色,旅客对亲人的思念和对家乡难以忘怀的归属感。

责任编辑:

图片 4

年轻帅气的列车员

姜丁瑞今年24岁,是中国铁路呼和浩特局集团有限公司的一名列车员。今年7月1日,呼和浩特至西宁的旅客列车正式开通,姜丁瑞成为了这趟列车上的第一批列车员之一。

“开通第一天,不少旅客都等在列车外准备上车,作为列车员的我,心里也是既激动又高兴。”姜丁瑞回忆起列车开通当天的景象,心里既满足又觉得充实。

姜丁瑞说,从7月1日呼和浩特至西宁旅客列车开通后,他在列车上照顾旅客们的起居和需求时,也被车窗外一路的美景所吸引。姜丁瑞热爱美术,于是,把这些沿途的风景和旅客们的出行故事画成画的念头在他的脑海中出现。

图片 5

有了想法,姜丁瑞就开始行动。

在休息的时候,姜丁瑞把手绘板连接到电脑上,凭借日常的照片素材和自己对沿途风景故事的印象,一共画出了24幅画。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在姜丁瑞的24幅画中,有一幅画的是一对年轻情侣。这对情侣一个生活在呼和浩特,另一个生活在银川,两人每个月通过乘坐列车相聚三次,列车成了他们维系感情的纽带,一张张小小的车票是他们爱情的见证。

除了这样的异地相恋故事外,放暑假回家的大学生、在异地打拼回家探望父母的上班族、从内蒙古前往西宁旅游的游客……这些故事都成了姜丁瑞画作的素材。

“其实旅客坐在列车里看着窗外的风景,很多时候都会想到自己的家乡,想起亲友和爱人。我也不例外。我的家在包头市,每次离家值乘列车前往西宁,都会很想家。于是我便把窗外的美景以及对家乡的思念融入画笔中,以此来寄托自己的情感。”姜丁瑞说,今后的工作中,还会继续利用画笔描绘列车沿途的风景以及旅客的故事,让这些画成为情感和思念的传送口,帮出行在外的旅客把心中的想法表达出来。

|来源:内蒙古晨报(记者 郭治华)

|本期责编:江金艳

|本期审核:张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