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行尸综合症的人是不是正常的

行尸综合症?这个疾病的名字大家都听说过了吗?而这个疾病也是会让人们觉得这个世界的房子和树木都会不存在的,那么行尸综合症的人是不是正常的?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猫身上的寄生虫可以控制人的脑袋?而这样的话,那么不就是寄生虫的世界吗,那么猫身上的寄生虫可以控制人脑到底如何?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对于网络上的暴力事件,其实在解决方面,首先要那些喷子要管好自己id最,而且这些也是需要加大好依法惩治的力度,那么网络暴力如何处理解决到底如何?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行尸综合症的人是不是正常的

猫身上的寄生虫可以控制人脑

网络暴力如何处理解决

行尸综合症

寄生虫可控制人的大脑?

如何解决一个网络暴力事件

科塔尔综合症(英文名:Cotard
syndrome),以虚无妄想和否定妄想为核心症状,与大脑内的顶叶和前额叶皮层密切相关。

  1. 可控制人类大脑的猫窝寄生虫

网络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同时也是一个和真实世界并行、交融的现实世界;互联网的开放性、交互性、匿名性,很容易使有些网民不负责任的言行演化为网络暴力,
侵犯了当事人的隐私权等合法权益,给他们造成极大的精神伤害和心理伤害,必须引起全社会的高度重视。专家们认为,防治网络暴力必须疏堵结合、综合防治。要通过行之有效的宣传教育,提高网民特别是广大青少年的道德自律意识,增强他们的分辨能力、选择能力和对低俗文化的免疫力,培养健康的心态和健全的人格,在全社会倡导文明的、负责的网络行为;相关职能部门应加快对个人信息保护的立法研究,尽快出台相应的法规、制度,加大依法惩治的力度,通过法律手段规范人们的网络行为,净化网络环境。

行尸综合症有哪些表现

猫窝中的寄生虫可以让人成为大脑被控制的奴隶。这种说法不是危言耸听,更不是笑话,因为就存在这样一种可怕的寄生虫–弓形虫(Toxoplasma
gondii)。这种寄生虫是猫科动物的肠道球虫,可以让猫主人大脑神经细胞之间的连接发生变化,进而影响他们的感觉和行为,甚至可能会导致精神分裂。正是这种寄生虫会导致弓形体病,会对胎儿大脑造成严重损害,这就是为什么不赞成怀孕妇女接近猫和猫窝的原因。被感染这种寄生虫的老鼠都表现出怪异的行为,它们开始极易被猫尿所吸引,并到处快速乱跑以吸引猫的注意。但是,研究人员目前仍不清楚这种寄生虫改变人类行为的机制。

产生网络暴力的根源

以虚无妄想(nihilistic delusion)和否定妄想(delusion of
negation)为核心症状,患者主要是认为自身躯体和内部器官发生了变化.
部分或全部已经不存在了,如某患者称自己的肺烂了,肠子也烂了,甚至整个身体都没了。

  1. 金小蜂会将蟑螂变成僵尸一样驱使

网络暴力根源很多,一有网民的匿名性,网络上缺乏制度和道德约束,二有一些网民的素质原因,三有社会的不公,四有法治与精神文明建设滞后等等。

患者感到自己已不复存在,或是一个没有五脏六腑的空虚躯壳,并认为其他的人,甚至整个世界包括房子、树木都不存在了。

蟑螂被寄生蜂金小蜂毒刺刺中后,自己所有的自由意志都丧失殆尽,整日没头没脑地被金小蜂驱使,像拉雪撬的狗一样。金小蜂会将蟑螂驱使进自己的地下巢穴中,然后将卵产在蟑螂的腹部之中。当卵孵化时,它们就会从内到外开始以蟑螂的身体为食,此时蟑螂仍然是活的。大约一个月后,成熟的金小蜂从蟑螂的身体中爬出。

中国网络暴民的出现,与中国网民年轻化、网络的商业化运作以及中国民主环境都有极大的关联。

患者认为自己已经死了 不复于人世或者五脏六腑已经被掏空
即使正和外人说话也不认为自己是活着的。

  1. 行尸综合症

&amp

中国美国的行尸综合症病例

行尸综合症也称为科塔尔综合症。患有这种病症的人并非是真正的僵尸,但是他们感到自己正在死去。这种罕见的精神错乱被认为是大脑中负责认知面部的区域和与认知有关的感情区域断开所致。患者从镜中无法认识自己的面容,即使他们知道镜中的那个人就是自己。这些人可能认为,他们已不存在,或他们的大脑还活着,但身体正在腐烂,或他们已经失去了血液和体内器官。

&amp

中国

  1. 寄生虫控制僵尸蜗牛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2008年7月公布的第2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情况统计报告》显示,我国68.6%的网民为30岁以下的年轻人。而这一特征在中国网络发展的十一年中不曾变过,18岁以下以及18~24岁之间的网民比例呈上升趋势。网民年轻化,是网络暴力突现的直接原因。这些年轻的网民,较年长的人来说,血气方刚,充满激情冲劲十足,但也容易冲动,容易被激怒,容易放纵自己。主帖事件在网络上一发布,他们就会迫不及待地用键盘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立场,显出不满与愤怒。而这些愤怒的个体在网络上非常容易结合成一个观点一致的暂时群体,然后他们以群体的身份,以正义名义对当事人进行有计划、有目的、有组织的追讨与打击。他们以为自己正在伸张正义,却忽略了自己给别人带来的过度伤害。而且年纪也决定了他们的思想认识水平及对事物认识的深度。他们既容易受群体情绪的影响,也容易受到表面信息的左右,急于对一件事情下是非判断,而无法迅速看清事件背后的复杂关系与原因。这种年轻的冲动与无知,很容易认同并实施以暴治暴的网络暴力。

2011年5月,山东人吴兴举得了科塔尔综合症,最初被医院诊断为妄想症,目前已经确诊为国内少见的科塔尔综合症,并移相关专家处理。据吴兴举说他并没有头部器官损伤,他是突然开始深信自己的生殖器已经被当地流氓割走,而自己的肾也被人盗卖。据说这可能是吴兴举打工的企业工作压力过大导致的精神上的科塔尔综合症。

图中蜗牛身体上有一部分可能会被许多人误认为是蜗牛的触角,其实这根本不是触角,而是一种名为Leucochloridium
paradoxum的双盘吸虫。这种寄生虫可以进入蜗牛的消化系统,并长成一条长长的管,其中充满了数百只有生死能力的尾蚴。接下来,长长的管道入侵蜗牛的触角,形成一种怪异、肿胀、跳动的外观,以此来吸引鸟类的注意。鸟类吃下这只蜗牛后,就会变成寄生虫成长第二阶段的宿主。虫卵通过鸟类的粪便排出到植物上后,又会寄生到其他蜗牛身上,继续开始它们的生命轮回。

网络本身的特性又比传统的媒体或是言论平台更能容纳这种年轻的冲动与无知。正如一位网络编辑所说,网络暴民这个词并不新鲜,其实平媒暴民已经存在很多年了。只不过网络暴民由于其发言成本低、联合成本低、杀伤半径大而更显威力罢了。③不仅如此,网络的虚拟性,使得参与者每个人都可以隐瞒或编造自己的身份,而这种身份匿性又使得现实生活中本该遵守的规范和约束都失去了应有的约束力。这对于自律性不强、容易冲动与放纵的年轻网民来说,无疑是一个自由的天堂。

美国

  1. 精神分裂症引起僵尸猜测

同时,网络的商业性运作,有时更利用了年轻网民的冲动与无知,对这些网络暴力事件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虽然我们不排除一些发帖者通过极端语言炒作自己或是故意以此进行有目的的打击与报复,但是更不能忽视的是,网络媒体在其商业化的运作中,为了在市场竞争中抢占先机,故意自编自演相关事件或是放任网络暴行蔓延。为了追求点击率,网络媒体一向着力于策划议题,越有争议性越有创意。他们贯用吸引眼球的大图片、惊心动魄的大标题,以及夸张的细节故事,来对新闻事件进行炒作。如史上最毒后妈事件,发布的帖中就称被虐女童被后妈打得口吐鲜血,背部六块脊椎骨基本被打断,配发的图片也是血淋淋的。经各大论坛转帖后,标题已升级为《史上最恶毒的后妈暴打六岁女儿》。血淋淋的图片和耸人听闻的标题成为网络挑动网民神经兴奋点的重要手段。后来事件证实六岁女孩吐血只是患病所致而非后母所为。未经核实的新闻就加以大肆报道,很难说不是网络媒体的炒作。而当初虐猫事件在猫扑论坛发布后就立即引起了轩然大波,而该版版主在对帖子过滤时却删除了一些冷静分析的帖子,而保留了无理谩骂的帖子。④年轻的冲动与激情,在这里,成为了网络运营商家获利的资本。

2015年1月15日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美国一名曾罹患行尸综合症长达3年的少女经过治疗逐步恢复正常,她称在治疗过程中迪斯尼动画功不可没。该女子名叫海莉史密斯(Haley
Smith),出生于1998年,来自阿拉巴马州。

发生于海地的这些现实生活中的僵尸事件,因为没有正式的文字记载而引起大多数人的怀疑。一名妇女死于30岁,并于当天被埋葬,但3年后有人发现她出现于村庄附近,似乎既不会说话,也不会吃饭,其家人和朋友都认出了她。一位26岁男子发烧生病,3天后死亡,但19个月后他又出现于附近的集会上,他的父亲和叔叔以为他是僵尸。此外,还有一些类似的离奇事件。研究人员怀疑这些事件可能是由于当事人或亲人患有精神分裂症所致,也有可能是认错人的原因。

年轻网民暴行之所以会在网络上彰显,之所以会被商家利用,更深层的原因在于中国社会当中民众自由表达渠道的缺失。从这些网络暴民身上,我们很容易看到民主意识、法律意识的缺乏。他们缺少必要的民主生活训练,也缺少有效的自由表达空间或是渠道。比如在基层自治上、在选民与代表的沟通上,在传统媒体上都没有多少表达权。网络的出现,立刻成为民众追捧意见表达的自由空间。缺乏民主修养的中国民众还没学会如何自由表达,却已经奔驰在了信息高速公路,其暴力行为完全在情理之中。这只能怪我们没能提供更多的表达渠道,没有在网络以外建设更多的表达机制,迫使网络承担了更多的表达任务。⑤而网络在中国的发展,承载着民众自由表达空间的期待,但真正能形成公众舆论并通过社会信息沟通以及政府决策起作用的成就感并不多。绝大多数网络上的言论与意见没有被足够重视,于是民众反而在这种公共表达空间中累积了更多的愤懑。于是依仗马甲在身,看不惯的听不惯的开口就骂,网络暴力也就不可避免了。

海莉回忆刚患病时说道:那时父母刚离婚,我十分茫然无助。有一天上英语课时,我突然有种很诡异的感觉我已经死了,而且我无法摆脱这种感觉。走在回家的路上就如同在墓地里行走一般,我十分害怕,马上跑回家睡觉,想要忘记这种感觉。好了没几天,当我出去购物时,这种感觉又再次袭来。我发疯地跑出商店,之后那种感觉就再也没有消失过。

  1. 寄生蜂控制毛毛虫一生

另外,我们的社会仍处于一个相对复杂的转型期。经济上的贫富悬殊、社会各阶层的利益失调,文化上的众神狂欢,加上社会上得腐败现象时有发生以及全球化带来的剧烈震荡,都使得观念碰撞、舆论多元成为当代社会的种必然趋势。在这种社会环境下,网络这个匿名的、开放的、管理制度相对宽松的虚拟空间不免成为网民发泄情绪的最好管道。

那个时候,她开始辍学,白天嗜睡,夜晚活动。我幻想在墓地里野餐,我也花很多时间看恐怖片,僵尸会让我觉得放松,就像和家人在一起。她继续补充道,我决定开始新的生活,不再节食,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反正是死人,死人不会变胖。我也不再和朋友们聊天,因为他们总觉得我不正常。就在这种绝望的生活中,我遇到了一个朋友,他没有觉得我是怪人,他是个忠实的倾听者。在他的鼓励下,我勇敢地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父亲。

想像一下如下恐怖情形:寄生虫在你体内产卵,然后孵化出无数饥饿的幼虫,在你体内以你的肉体为食。然后,幼虫咬破你的皮肤后爬出。这种恐怖的情形就发生于可怜的毛毛虫身上,那种寄生虫就是刻绒茧蜂。然而,幼虫爬出后,毛毛虫的噩梦并未结束。幼虫爬到附近树干或树叶上,开始织茧,但僵尸毛毛虫仍然受它们控制。毛毛虫并没有开始自己的自由生活,而是趴在茧上保护寄生蜂的幼虫。一旦寄生蜂长大成熟,毛毛虫也走向了生命的终点。

网路暴力是什么

之后,她去医院进行了检查,被确诊患有行尸综合症。她说道:被查出患有一种真实存在的病的感觉真好,我开始上网关注那些也患有此病的人们,他们的故事让我感动,也让我发现自己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1. 河豚毒素可让人变成僵尸

网络暴力是指网民在网络上的暴力行为,是社会暴力在网络上的延伸。

海莉自己称,在治疗的过程中,迪斯尼动画起到了很大的治愈作用。她解释道:迪斯尼动画给了我温暖。看着小美人鱼、阿拉丁、睡美人和小鹿斑比那么美好的样子,我就觉得自己不能绝望地活着。。

作为世界上第二剧毒的脊椎动物,河豚的皮肤、卵巢、性腺和肝脏中含有一种致命毒素,毒性比氰化物还要高1000倍。一头河豚可以毒杀30个人。这种河豚毒素可导致中毒者全身麻木和瘫痪。理论上讲,河豚毒素可让人全身麻木好象已死去一样,因此也被称为僵尸粉。

网络暴力不同于现实生活中拳脚相加血肉相搏的暴力行为,而是借助网络的虚拟空间用语言文字对人进行伤害与诬蔑。这些恶语相向的言论、图片、视频的发表者,往往是一定规模数量的网民们,因网络上发布的一些违背人类公共道德和传统价值观念以及触及人类道德底线的事件所发的言论。这些语言、文字、图片、视频都具有恶毒、尖酸刻薄、残忍凶暴等基本特点,已经超出了对于这些事件正常的评论范围,不但对事件当事人进行人身攻击,恶意诋毁,更将这种伤害行为从虚拟网络转移到现实社会中,对事件当事人进行人肉搜索,将其真实身份、姓名、照片、生活细节等个人隐私公布于众。这些评论与做法,不但严重地影响了事件当事人的精神状态,更破坏了当事人的工作、学习和生活秩序,甚至造成严重的后果。

  1. 真菌让蚂蚁变成僵尸蚂蚁

本图中蚂蚁的头部长出了一朵蘑菇。这种奇怪的现象是由一种名为Cordyceps的寄生菌所致。寄生菌感染蚂蚁的大脑让其变成僵尸蚂蚁,然后驱使僵尸蚂蚁前往最适宜真菌生长和传播的场所,最后再杀死蚂蚁。研究人员认为,全球热带雨林中可能有数千种此类真菌。

  1. 寄生虫可让蝗虫杀死自己

感染Spinochordodes
tellinii金线虫的蟋蟀和蝗虫会产生一种求死的愿望。这种寄生虫常常在水中形成幼虫,然后在蟋蟀或蝗虫体内长大成熟,长度可达宿主体长的三到四倍。一旦成熟后,金线虫就会将蝗虫变成僵尸,并驱使它们自动投入水中后淹亡。通过这种残忍的方式,金线虫又会回到水中产下更多幼虫,重新开始新一轮生命轮回。

  1. 藤壶将螃蟹变成没有思想的代孕母亲

藤壶不仅仅是寄生于螃蟹身上,而且如果螃蟹是公的,它们还会将这些公螃蟹阉割,让公螃蟹彻底失去生殖的欲望。然后,藤壶会将自己注射到螃蟹体内。此时,藤壶不再需要自己的外壳,螃蟹成为了藤壶最理想的外壳。本来用于螃蟹生长与繁殖的能量都被转移到藤壶的生长过程中。随着藤壶开始繁殖,大脑被控制的螃蟹又开始精心照料藤壶的后代,就像照料自己的孩子一样。

寄生虫控制了大脑!

你可知道全世界一半数量的人口都被弓形虫感染了!它可能就在你的体内,甚至已经侵入了大脑!请你一定记住这个震撼的数据。

弓形虫是在猫身上发现的一种极为普遍的寄生虫。弓形虫会在中间寄主老鼠的体内和大脑里结成卵囊,猫吃掉了携带有弓形虫卵的老鼠而最终感染的。

我们知道,猫一般不吃死老鼠等腐烂的东西,所以弓形虫在进化的过程中迈出了很大的一步,它们学会了做安分守己的寄生虫放老鼠一条生路,让它们活蹦乱跳、健健康康的。是这样的吗?

牛津大学的科研人员发现被弓形虫感染之后的老鼠大脑会发生很微妙的变化。经过一系列的研究实验,科研人员已经证明一个有趣的现象:完全健康的老鼠在正常情况下会对有猫尿的区域十分谨慎,从不靠近那股味道;而被弓形虫入侵大脑的老鼠则会认为猫尿有一种非常美妙的味道,这一改变这无疑加快了它们送死的步伐。

事实上,感染弓形虫病毒的老鼠总是不断的主动寻找猫尿的气味,也就是说,弓形虫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改变了老鼠的大脑活动,进而影响着老鼠的行为。

现在问题来了,既然弓形虫能够改变老鼠的大脑,那么人类被它入侵之后是否也被其操纵控制了呢?

史丹利科学研究中心(Stanley 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试验研究所的副董事E. Fuller
Torrey博士发现了弓形虫与人类精神分裂病症之间的联系,并指出大约有30多亿精神病患者都感染了弓形虫病毒:

*感染弓形虫之后会对星形细胞和围绕在神经元附近的神经胶质细胞造成损害,一旦星形胶质细胞遭到破坏,就极可能触发精神分裂症。

*怀孕妇女感染弓形虫之后体内抗体水平增高,但这种情形之下出生的小孩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几率会明显增加。

*在细菌培养皿中培养出来的人类细胞被弓形虫感染后会对氟哌啶醇作出反应,让弓形虫停止生长,而氟哌啶醇是一种强安定药,用来治疗精神分裂症。

Torrey博士与牛津大学的研究者进行合作,想找到某种方法来解救那些被寄生虫控制之后整天徘徊在猫尿附近自投罗网的老鼠。根据最近他们对外发表的研究成果,治疗精神分裂症的安定药氟哌啶醇能有效唤醒老鼠对于猫尿气味的恐惧之感。事实上,专门治疗精神病的一些药物,比如乙嘧啶都能有效的抵抗弓形虫。

像弓形虫这样的寄生虫真的可以比较精确的掌控人类的行为吗?就如我们看到的,不少科幻小说作家早已提前思考了这个问题,他们猜想寄生虫能够精确的控制人类的整个行为。美国现代科幻小说之父Robert
Heinlein1951年发表的小说《异形杀机》(The Puppet
Masters)就畅想外星寄生虫侵入人体后释放神经化学物质以控制人类大脑的故事。在这样的背景下,男主角自愿让寄生虫进入体内,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与之进行交流。

我们知道这些科幻小说里的情节并不真实,但还是忍不住想知道寄生虫有没有能力来控制人类呢,就像以下这些寄生虫控制寄主一样?

*蚂蚁体内的一种寄生虫双腔吸虫会强迫记住爬向草叶的顶端,那里对于蚂蚁来说是更容易被抓住吃掉的地方。这样做是因为这种寄生虫需要进入食草动物的肠子来完成生命循环。

*加利福利亚吸吮线虫也会出于同样的原因,让它们的寄主鱼不自觉的颤抖身体并跃出水面,以便能够被飞鸟等动物抓住。

*蚱蜢体内有一种寄生虫叫做金线虫,它能破坏蚱蜢的中枢神经系统,让其跳进深水活活淹死,然后金线虫会从这个倒霉的寄主体内游出来继续完成下一个生命循环。

怎么去掉猫身上的寄生虫?

1、全家的被褥晾晒清洗

2、所有的猫把毛剪短并勤洗澡(严重的一天洗一个澡,不太严重的两天洗一次)一边洗一边抓跳蚤,抓光为止。

3、家里的地板和地毯消毒喷洒宠物专用的除虫精。

4、每天给猫猫用篦子梳毛,清理脱落毛发。不给跳蚤寄生的机会。

5、以上的事情一定要坚持一段时间,既是对猫猫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