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傅道彬]“神话学文库”的学术意义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2

邓启耀著:《视觉人类学导论》,中山大学出版社,2013年8月第一版

  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将走向何方?

叶舒宪主编:神话学文库,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有限公司2011-2013年出版

  关于Visual Anthropology

  自诞生之日起至今,人类从未停止对自身及生存世界的探寻,不断思索着这些问题的答案。不同族群的人们有着不同的思考方式,不同的思考方式产生了有差异的行为,并进而形成了世界上丰富多彩、各具特色的族群文化。文化的差异不是一时一地形成的,它是经过长时间的积淀与冷却的结果。文化的积淀有物质形态,也有精神形态。通过口传、书写等多种方式传承至今的神话,是原始先民们第一次叩问的积淀,正如马林诺夫斯基所说的:神话不是一种无用的狂想,不是一种空洞想象的无目的发泄,而是一种勤劳的、格外重要的文化力量。神话表达了人们对生存其间的世界的理解。因而,将神话作为人类精神、族群文化的考古田野是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重要领域。从神话叙事中找寻文化传统的足迹,发掘本族群的文化根脉是十分重要而有意义的。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神话学文库丛书第一辑站在学术前沿,

  20世纪的国学研究方法影响较大者有梁启超标举的史学独立于经学的新史学方法,有胡适广为人知的大胆假设,小心论证考据学,有以顾颉刚提出的层累堆积说著称的古史辨派,有陈寅格饱含人文关怀的了解之同情主张和以诗证史综合性研究方法,更有转移一时之风气的王国维二重证据法。叶舒宪先生则在现代国学疑古和释古争论之外,摸索和完善着一种立体再现与多维度阐释的研究途径四重证据法。

  Visual
Anthropology,国内较流行的译名为影视人类学,一般和人类学纪录片或影像民族志联系在一起;在国外,20世纪有关Visual
Anthropology的教学、研究和学术会议,多半与人类学影视作品的播放和影像分析相关,现在既延续了传统方式,又拓展到对其他视觉文化的研究。

  以17部书的宏大阵容,以丰赡的材料和广博的学术视野为此做出了有价值的工作。

  四重证据法,具体而言,就是将传世文本文献、出土文字材料、人类学民族志材料或跨文化比较材料、考古新发现的实物及图像解读四方面会通起来,充分调动用史前文物、图像说话的雄辩潜能,让四重证据产生相互作用和共振效果,拓展前文字时代的文化史探研的新途径。

  我理解的Visual Anthropology,应有狭义和广义两种。狭义的Visual
Anthropology可按国内流行译名理解为影视人类学,主要指通过影视手段记录、表达民族志或人类文化内容及观念,是民族学或文化人类学的另一种调查报告文体或研究方式,即视觉表达方式;广义的Visual
Anthropology,既包括通过摄影、电影、电视和数字呈像等现代图像或影视手段做民族志或对文化人类学事实进行拍摄和研究,也包括对人类自远古到新媒体时代的所有群体性图像信息,对通过视觉造型和视觉符号表达、记录、储存、传播信息的传统方法和新方法,以及对社会性文化性的视觉认知、视觉行为、视觉群体等的研究。

  与其他族群文化不同,华夏文明经过多次民族融合之后,其文化传统潺湲流淌至今,具有伟大的生命力。然而,正是由于时间的绵长,诸如玄武神话、蓬莱神话、伏羲神话等很多都失落了模糊了变形了,渐趋沉淀成为一种人们日用而不自知的深层记忆。神话学文库立足于中国本土神话,推介了多部新研究成果,既包括案例实证分析,梳理了学术发展脉络,同时还提供了如《中国神话母题索引》等具有实际意义的工具书,能够帮助人们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可操作的精神考古。并以打通文学、哲学、美学、民俗学、宗教学等人文学科的宏大气度,以口传、文字、器物和图像等多重证据研究方法促进了当下研究格局的转变,为中国宝贵的文化遗产传承做出了积极贡献。从《神话-原型批评》到《文化符号学大小传统新视野》,展现出新时期以来神话学研究的进程,研究规模和水平的不断升级。

  在实际研究中,获取四重证据具有相当大的难度,但叶舒宪教授率先垂范,身体力行,提倡尽可能多地获取。现在四重证据法已经运用到破解中华祖先神话探源、比较神话学研究等重大项目中。这次出版的神话学文库也是运用四重证据法进行研究非常成功的尝试。

  本书作为视觉人类学的第一阶段即本科教学的读本,主要侧重在影视的视觉人类学,任务是梳理摄影、电影等影视媒介在人类学领域使用百年来的历史,论述通过影视手段记录、表达民族志或人类文化内容及观念的拍摄和研究,并力求分析更多的本土案例。

  《易贲彖》曰:文明以止,人文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族群文化具有稳定性,但这稳定性不是一成不变的,它总是在发展中形成自己的特色,不能吸收的文化犹如不能进食的病人,必然失去生命力,只有不断吸收更新着的文化,才是真正有价值的文化。中国传统文化之所以拥有强大的生命力,正在于其能够在不断地文化碰撞融合中汲取有益的养分,化成天下。神话学文库从拓展研究视野、打破学科壁垒的追求出发,译介了多部国外经典神话学著述,很多是国内首次翻译版,如《苏美尔神话》对世界文明史上最古老的书面神话的总体展现,《凯尔特神话传说》对欧洲文明底层被霸权话语长期压制的弱势族群神话传统的再现,都为国内各层面的读者提供了阅读和研究新鲜材料,丰富着我们对世界神话宝库的认识。

  首先,神话学文库结合并运用四重证据方法和材料,从整合性的视野对不同时代的同一主题的神话传说和信仰进行研究,捕捉它们随着政治、社会环境、宗教、民俗、信仰变化所产生的历史性影响和关联,实现研究范式上的学术突破。

  在理论层面,侧重于讨论一般意义的影视人类学,包括影视人类学的发生和发展、各国影视人类学简介及作品分析等。本书采用以史带论的方式,在影视人类学形成的时间脉络和不同发展节点上,展开关于拍摄者与被拍摄者、他者的刻板印象、主位与客位或局外人与局内人的视觉表达、影像真实性、影视语法(如影像蒙太奇语言)、视觉模塑与观看控制、社会转型与媒介转型、奇观世界的镜像建构、新媒体与现代性、公共话题与公民影像等有关视觉认知、视觉表达、视觉传播、视觉政治、视觉伦理及视觉文化的理论探讨。我们需要理解这样一个国际影视人类学界公认的观点:在民族志研究中,图像的运用会影响我们对民族学资料的认识,改变对文化与行为的关系的理解,同时也可能改变对象的行为及其对现代文化、社会发展的适应过程,改变在文化习俗中的个体及功能角色的认识。这些视角与关注焦点,会影响人们操控摄影或摄像机所记录的内容和对事实的接近程度,新技术或新媒介的应用可能影响研究和记录方法的维度和发展,同样,视频化和网络化的图像也可能影响对象的思想和行为。课程除了在理论层面上讨论这些主题外,还要在讨论和分析民族学影片叙述结构的差异的基础上,探讨视觉人类学中多种方法的运用及其和过去民族学影片之间的关系。在中国,由于纪录片大多是反映社会人文和基层人群的状况,它们对于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影响不可忽略,所以,视觉(影视)人类学和媒介人类学将承担更多的社会建设和文化建设任务。通过影像进行历史记忆和文化传统的重建、研究社会转型中的新媒体影响、观察视觉传播和控制的真实情况、探讨公民影像的发展趋势等等,这些方面的研究方兴未艾。

  传统是可爱的。温柔敦厚的教化,脉脉含情的礼义,有许多令人神往的地方。西学是有用的,先进的科学技术与发达的物质文明,对于努力发展的中国是具有吸引力的。在古典文化传统日渐消失的时代里,传承比发明更为急切,讲述比创新更有力量。神话学文库的意义就在于其站在华夏传统文化传承创新的当代基点上,分析地吸取一切先进的文化作为参照,让华夏文明的根脉向着未来向着明天继续生长……

  其次,神话学文库以二、三、四重证据辅助和补充第一重证据,对早期书写文本中无解的一些现象,找到丰富解读参照,将局限在文学专业内的神话故事研究引向神话思想史发生研究。

  为了使这些探讨一开始就站在国际学术前沿,站在中国本土的社会生活和文化现场,从2002年开始,我们在自编教材《视觉人类学史》和作为参考读物的《视觉表达:2002》(邓启耀,2003)及其系列讲座中,按这个思路开始教学和科研。理论积累其实说到底就是一个视野问题,就是个思维方式的问题。知识的东西可以积累,可以查询,可以变化,可以消失和更换,但是观察方式、理解角度、思维方式,还有观念意识,简言之就是智慧,却是统领所有知识的根本,至关重要,应该在学习和实践中好好培育。为此,我们邀请了国内外一些站在学科前沿的学者和产生较大社会影响的影视作者来交流,以求开阔学生视野,打开思路。对讲座人才的界定,不只是那些在学术上地位比较高的学者,也包括一些自由的独立制片人、纪录片编导和新锐视觉研究学者,包括以影视媒介作为记录和发声工具的农民、流动工人和劳工NGO等。这些年,我们邀请的国外学者有国际影视人类学会前主席阿森•
巴里克斯(Asen
Balikci)教授,国际影视人类学会秘书长、雷顿大学教授密歇•珀斯玛(Meetje
Postma),北欧影视人类学会克努特•埃克斯特姆(Knut
Ekstroem),美国《影视人类学》杂志主编保尔•霍金斯(Paul
Hockings),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云南农村妇女自我写真项目负责人李浈(Virginia
C.
Li),哥伦比亚大学视觉人类学家王海龙,新泽西州立大学人类学系及妇女与性别研究中心研究员路易莎•
斯卡恩(Louisa Schein),奥地利著名视觉人类学教授卡特胡斯曼(Kurt
Husmann),德国哥廷根科学电影研究所教授若尔夫胡斯曼(Rolf
Husmann),柏林自由大学教授芭芭拉艾菲(Barbara
Keifenheim),法国亚威农艺术学院人类学教授雅克德冯特(Jacques
Defert),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影视人类学教授保罗亨利(Paul
Henley)等,他们介绍了国际视觉(影视)人类学的研究情况;中国老一辈影视人类学家杨光海、李德君、蔡家骐、刘达成,中国民族学会影视人类学分会负责人张江华、陈景源,台湾中研院胡台丽研究员等,介绍了国内视觉(影视)人类学的发展情况;一些自由的独立制片人、纪录片编导和视觉研究学者,带来他们的力作和新锐的观点。我们还特别邀请了北京村民影像计划的农民自我拍摄者,民间记忆计划的农民、青年拍摄者和视觉行为表达者,以及通过DV短片或小剧场形式传达维权诉求的珠三角农民工和劳工NGO,他们展示的不仅仅是影视作品,更重要的是通过影像实现主体发声和社会互动的行为。另外,云之南纪录影像展,广州国际纪录片大会等先后与中山大学建立交流关系,通过他们的渠道,我们得以引进国内外大量优秀影像作品,供学生观摩学习。我们还得到国家社科基金、教育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美中艺术交流中心、香港大学、法国相关艺术院校和美国南加州大学影视人类学研究中心的研究或交流经费,开展了更广泛的交流和研究。同时,我们也在人类学系和传播与设计学院分别成立了视觉人类学工作室和媒介人类学研究中心。

  (作者简介:傅道彬,黑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
首都师范大学特聘教授 哈尔滨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再次,神话学文库利用多重证据,努力还原历史语境,透视被书写文字历史化、道德化、哲学化的神话原始面貌,给神话学研究带来方法论上的革新契机,有利于全面拓展神话学研究的广度和深度。

  在实践层面,尽可能让学生掌握一点影像记录拍摄的基本技能。作为人类学田野考察的一个工具,一种图像学方法,民族志影像在本学科中就很实用。过去,人类学家都要学会画画、测绘,后来照相机、电影机、DV成为田野考察必备的工具,而影像民族志亦丰富了人类学表述方法和写文化的形式。尽管年轻一代对手机等新媒体运用自如,但对于更加专业的影视设备和拍摄技术的应用,文科学生还有待提高。为了通过教学增强视觉认知和表达经验,从2001年开始,在学校相关设备暂未到位的情况下,笔者提供部分胶卷、磁带和经费,带学生参加项目考察和相关研讨班,并利用自己获得的科研项目,专设了学生田野考察项目经费,供他们实习之用甚至交由学生管理,提高他们的动手能力和参与积极性。近年来,学校211、985学科建设快速推进,社会支持教育的渠道增加,影视设备得到添置,学生在拍摄过程、摄影实践以及影像制作方面,获得视觉人类学工作室和媒介人类学研究中心的指导。对照相机、摄像机以及数字影像设备(如三维全景扫描仪等)的使用,不仅可以使学生在观察的细致方面有所提高,而且通过声音和图像的反馈,可以使学生在田野考察的访谈、记录与理解形式上更加精确有效。学生在实践中,可以在利用照相设备和影音设备进行人类学田野工作方面获得具体的训练。我们已让学生在田野考察实习中尝试使用影像工具,在广东、云南、贵州、广西等地记录拍摄了大量民族志影像资料,对重要文化遗产如洞窟、古建筑和古村落,拍摄大量摄影和录像,有的应用三维全景扫描仪做现场记录。学生也有这个积极性,他们自己组织DV或手机拍摄小组,成立数字工作室,组织作品鉴赏、摄影文化节和影像比赛,自己动手,参加社会实践。这一代年轻人似乎天生与新媒体有缘,数字技术和网络使他们如虎添翼。通过教学互动,激发了学生的创新性思考。要是学生有一定视觉研究经验,掌握了一些相关技术,对就业都有利得多,他可能比较容易进入到一些其他领域里面去做事,比如博物馆、美术馆、电视台、报纸和杂志等文化与传媒领域。这是这门课程教学的最低标准。

  要之,以四重证据法方法进行的神话学探索,注重跨学科视角的前沿性,弄够充分发挥神话学跨学科的多角度整合优势,消除人们对神话的惯有偏见和误解,为解决远古传说时代口传神话若干重要疑点和难点找到突破口。

  编者

  (谢美英:宜宾学院博士、副教授)

图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