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胡素莲]关于《凯尔特的神话传说》中译本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陈器文
著:《玄武神话、传说与信仰》,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有限公司2013年版。

[爱尔兰]托马斯威廉黑曾罗尔斯顿著,西安外国语大学神话学翻译小组译,黄悦
王倩校译《凯尔特神话传说》,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有限公司2013年版。

叶舒宪主编:神话学文库,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有限公司2011-2013年出版

  《玄武神话、传说与信仰》这本书,是中华文明中有玄武神话以来数千年,第一部专体研究的大著,由陈器文教授撰写。

  《凯尔特的神话传说》是一部凯尔特历史与宗教信仰的速写。作者罗尔斯顿(18571920)处理神话故事的方式和学术思维值得借鉴,尤其前两章远古时期的凯尔特人和凯尔特民族的宗教在宏观上对不列颠群岛早期民族历史的形成做了很有说服力的论证。后面几章收集了不同类型的神话故事群,其中有一个容易让首次阅读本书的读者产生困惑的地方,读者会在不同的章节碰到同一题材的故事,一样的人名、基本一致的情节,可是叙述的口气和结论可能完全不一样。这是因为罗尔斯顿编排的故事来源不同,这些故事基本上收集自敌人、盟友和倾慕者那里。作者有意把出自不同叙事角度的同一题材的故事,不厌其烦地排列在一起,或者任其散落在各章节内,由读者自己去分辩。这是典型的文化并置的处理方式,将不同时代、不同人眼中的凯尔特神话形象并置在一处,读者是在通过罗马人、希腊人、基督教会人士的眼看凯尔特诸神与英雄的故事。正是由于叙述者的恐惧、嫉妒、仇恨或者倾慕友好的不同态度,赋予了凯尔特众神与英雄变幻莫测的性格和独特的魅力。

  我们把文学看作人类行为,这种行为跟其他生产活动一样,有利于人类的生存,因为除了直接的经济生产活动,人类还要通过象征表意活动,要么进行相互沟通,要么进行自我的心理与精神调适。因此从人类作为社会性生物这个角度来讲,文化的表达就显得尤其重要,无论是我们对自身文化的认识,还是对文化他者的理解,都应该准确领会相关文化实体的文化表达,领会其典故和感受的体系。

  中国神话文学如此宽泛精深,可最为研究对象的神话意象不计其数,为何陈器文先生要在玄武神话这一块苦下功夫呢?这便要涉及到玄武神在神话史上的特殊地位了。我们都知道汉代神话中就涉及的四灵概念,它主要包括:青龙、白虎、赤风和玄武,而在分别了解他们的存在发展背景后,你会发现四灵中除了玄武,其他三个的发展都终止于泛泛的灵性力量,始终都只作为一种神圣的单纯象征,而相对来说,玄武的发展却显得那么与众不同,只有他是四灵之中唯一一个由邪转瑞,由原始崇拜的动物形象转化为宗教信仰的神话意象。这也就成全了玄武可以从泛泛之中脱颖而出。

  在凯尔特神话体系中,有一点让我非常感兴趣,那就是隐埋于英雄们灵魂深处的盖什,那是他们无法逃脱的命运之锁。盖什可以被理解为是一种命运之约,英雄们若依约而行则能顺畅通达,但若有违此约则必遭殃祸。凯尔特神话与希腊神话在这一点上的表现是不同的,希腊神话里的英雄常常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犯了滔天大罪,英雄们因此而遭遇的悲剧结局常让人发出一种命运无常、人力有限的无奈悲叹。而凯尔特神话里的众英雄从一出生就知道自己的盖什,他们从小就知道什么是被禁止去做的,但是在成长的过程中总有一些极端情况出现,这个时候往往是考验和决定他们命运的时刻。但是,大多数情况下,英雄们总是在明知自己的禁忌而做出违背盖什的决定,那么由于违约而遭受惩罚是其必然的命运。也就是说,凯尔特人与希腊人的不同在于:命运掌握在每个人自己的手里,走什么样的路、遭遇什么样的结局都是自己选择的结果。凯尔特英雄的悲剧命运完全是他们自己心甘情愿的选择,他们放弃遵守自己的盖什是因为有比个人命运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们这样去做。有民族大义,也有耽于个人享乐的原因让他们做出有违盖什的选择。从这远古的神话想象中,我们也许可以窥得一丝凯尔特人不屈的、有担当的民族性格和自信的缘由。神话是故事,但是我们从故事中可以找到进入一个民族早期历史的钥匙,拿着这把神秘的魔法钥匙,我们可以亦步亦趋里走进一个民族的灵魂深处,那来自远古的灵性之光就在每个民族的神话中招换着有心人推开那扇神秘之门,跨越时间的维度进入无垠的神话空间。

  但是我们习惯上将文学与文字和书本相联系,将文学归功于作家的个人天赋,这就必然走上修辞学和美学研究的路子;我们的文学研究甚至长期以西方文论概念为出发点,进行演绎和推论,以此来框范中国文学经验,结果当然难免方枘圆凿,而实践证明这条路是越走越窄。

  由此看来,潜藏在玄武神身后的秘密一定会让大众耳目一新。因此在《玄武神话、传说与信仰》中,作者对玄武这一神奇形象的存在与发展做出了具体、而又意义十足的分析。首先是玄武从原始崇拜的动物形象到宗教道教大神的嬗变,以及人们对玄武形象和形象意义的一个揣度;其次是玄武与中国历史发展结合的渊源,以及由于人们对玄武形象的崇拜而兴起的与其有关的民间祭祀文化由来;除此之外,还较为详细的为我们展现了一个新鲜有趣的主题:玄武神化与民间传说、民俗信仰互染,这个主题在此书中表现在玄武真神与周桃斗法的离合上。

  《凯尔特的神话传说》中有很多有趣和启发性的故事和细节,这里我就不一一赘述了,更多的妙处留待读者自己慢慢品味吧。

  中国文学人类学是目前真正算得上具有中国学派特色的文学与学术研究理论,它源自于神话原型批评理论。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后期这一概念才刚进入国内时,人们在理解上因惯性承袭,将神话看作最早的文学而已,于是神话故事也就成了最早的文学文本了,国内的神话与原型研究则因概念和观念的舛错,而在方向和方法上出现某种偏致和失误,大多数学者都是到先秦典籍中寻找相应的名称概念,并直接把原典等同于中华文化的源头和原型,以至于神话原型批评理论的倡导者一度不愿再提原型二字。

  而说到这个新鲜的主题,就无法不琢磨一下它的深刻意义。一方面,神话形象与民俗信仰、民间传说的互染能够更加深刻、有趣的映照与其相对的神话题材,创造出更多不可思议又引人入胜的主题,让与之相关的内容显得更加生动、活泼,充满韵味。而另一方面,它也赋予了人们更大的想象空间,在某种程度上,增强读者对神话传说的空间结合感,更使玄武的形象在神话中显得尤为重要。

  一本国外的书在目标语国家的接受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翻译者的水平,译的好,会让读者奉若经典;译的不好,经典的原著也会遭到冷遇和厌恶。《凯尔特的神话传说》很幸运,也可以说罗尔斯顿很幸运,他们第一次进入中国读者的视野就是在西安外国语大学神话学翻译小组的高水平翻译下完成的。流畅自然的翻译笔调会让整个读书过程非常享受,虽然众多的人名和地名陌生而难读,但是读者若是本着读一本完全异域且又时代古远的故事,那么这些将不再是困难,满纸的异域风情和神秘魔力将会激起读者一口气将其读完的冲动。但是,神话不仅仅是故事,每一个篇章内容虽少却意蕴悠长,要咀嚼慢读才能得其真味。

  随着文学人类学观念的确立和视野的扩大,其研究方法也逐渐获得广大学者的认同,更由于在学术实践上硕果累累,我们终于重新认识了神话的性质。神话因与仪式相联而产生的巫术行为,神话讲述过程中讲听双方的互动性,神话对社会体制与结构的表征与确证的功能性,以及神话的述演中对符号的操演而开辟出的想象性、创造性的空间等等特性,这些无不示意着文学具有一个扩大了的语境、一个完整的上下文,这对我们理解文学的人类性都具有极大的意义。

  总的来说,新鲜的主题可以为神话的发展注入新的血液,为神话的研究增添许多色彩。而在正视神话这块伟大的文学经典上,必须承认,它还有更大的价值,值得我们去挖掘、深思。正如当今这个社会,许多人的内心都充斥着一种猎奇思想,喜欢在平凡中追求新颖、在普遍中追求特别。因此,我们要传承、发扬神话这一伟大经典,就要求我们着力寻求这部经典更具有代表意义的经典,启迪更多的读者、学者,让更多的人认识神话、了解神话。而神话之所以伟大,正是由于它涵盖无数个像玄武这样引人注目的形象,这些形象都还有待我们去更深一步的挖掘。就像《玄武神话、传说与信仰》这本书一样,它就是对神话内涵挖掘的一个典型代表。它不是一尘不变的求同,而是在同一个的神话主题下挖掘潜藏在其中奥秘。

  (胡素莲,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

  如果说上个世纪开始的是神话原型的启蒙阶段,那时候我们接触的仅仅是新概念,那么现在这套丛书则展示了厚重的成果,在包括许多学术新秀和台港学者在内的众多学人的努力下,中国文学人类学研究理论俨然登堂入室,在神圣的学术殿堂里获得了自己的重要席位。而且在这套丛书的示范和带动下,必将有更多的学者加入到这个队伍中来。

  (李敏,宜宾学院)

  (林科吉 博士, 四川省社科院 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