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范生彪]从“发现”到“阐释”:一套必读的神话学研究经典丛书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日]吉田敦彦著,唐卉
况铭译:《神话的考古学》,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有限公司2013年版。

[英]詹姆斯乔治弗雷泽著,叶舒宪
户晓辉译:《<旧约>中的民间传说宗教、神话和律法的比较研究》,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有限公司2012年版。

  神话是人类文明的文化密码和集体无意识,具有强大的文化感召力和感染力。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发现神话就是认识人类自身的文化寻根,阐释神话就是借助神话对现实的人生意义的再生产。神话研究可望带给这个日益被工具理性异化的世界以审美的救赎:用瑰丽的想象、人类的主体精神的轻舞飞扬,展现一个别样的神奇世界。

  作为享誉世界的著名比较神话学学者,吉田敦彦先生的代表作之一的《神话的考古学》于1984年一经出版就好评不断,而遗憾的是国内此前并没有完整的中文版发行,此次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能够出版发行《神话的考古学》中文版实属国内神话学研究者和爱好者的一件福音。

  如果说古希腊文明和古希伯来文明是西方文明的滥觞,《圣经》不仅是基督教和犹太教的经典典籍,亦是多少政治家吹响的号角和文学家、艺术家们妙笔生花的灵感源泉。英国民俗学家弗雷泽对圣经《旧约》从民间传说角度的研究,则启发了多少青年才俊在人类学、宗教学、神学、社会学领域中焚膏继晷,稇载而归。甚至在百年后的今天,从事仪式、神话、民间传说的人类学家们在其著作中仍然向这位勤勤恳恳的前辈致以敬意,将其奉为神话仪式学派的开创者。

  神话学是近一世纪以来逐渐形成的一个研究神话的新兴边缘交叉学科。神话学与哲学、文学、美学、民俗学、文化人类学、宗教学、心理学、精神分析、文化创意产业等领域进行了密切的互动,神话学研究综合借鉴了考古学、文献学、比较诗学、民俗学、文化人类学等诸多学科的研究方法,正逐渐形成了自己隐性的学科边界与独特的问题域。神话研究在当下的知识经济时代,既可以是非功利的纯学术研究,只关注对世界的认知与探索;又可以成为一种神奇的炼金术,把神话知识转化问文化资本。神话思维和神话题材使文学、艺术、影视、动漫、网络游戏、主题公园、品牌策划、物语营销等各行各业受益良多。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当下时尚的文化产业都善于从古老的神话文化富矿中寻找无穷的灵感和创意。

  《神话的考古学》全书共分为5个独立又相互关联的章节。第1章论述了日本神话与希腊神话间一系列不容忽视的相似点;第2章论述了希腊神话,斯基泰神话,日本神话,朝鲜半岛神话间的类似点,以及这样的相似是如何传播的;第3章论述了日本神话与南太平洋诸多原住民神话中关于农作物起源神话的类似点;第4章论述了日本神话与东南亚神话有关杀人祭祀神话的类似点;第5章作为总结的章节,将日本神话与中国台湾,西南大洪水神话做了类比,并阐述了作者对于日本神话性质的判断。

  弗雷泽生于1854年苏格兰的格拉斯哥,人类学家、民俗学家,曾任利物浦大学和剑桥大学教授。弗雷泽早期从事古代文化史的研究,后来受到英国古典人类学家史密斯和泰勒的影响,转向了对文化中民俗题材的关注。虽然当时的民俗学家和人类学家都是在图书馆里从事扶手椅上的研究,但弗雷泽翻阅了大量传教士的笔记以及历史文献,他那集古典之大成的作品之一《金枝》,不仅探讨了仪式、死亡与新生等主题,还启发了下一代年轻人,诸如后来的英国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等等。事实上,弗雷泽并不是第一个开创神话研究的人,早在神话学家穆勒的时候就开始对各个神话中的异同进行比较。弗雷泽在继承德国神话研究传统的基础上,运用了人类学的跨文化视角和丰富的文献材料,将各个社会的文化视为人类文明拼图的一部分,厘清诸类神奇现象背后的真相和缘由。

  叶舒宪先生主编的《神话学文库》可谓中国的神话学研究的扛鼎之作,可望成为神话学研究者登堂入室的必读经典。文库收录的神话学研究文献,注意了理论的经典性与权威性和研究路向与方法的多样性,有利于开阔读者的学术眼界,培养学术研究的能力。文库第一辑出齐的十七本专著中,既有对传统的西方神话研究的基本理论和研究范式的译介,如《结构主义神话学》和《神话原型批评》;也有运用符号学的多重编码理论对神话的新锐的文化解读,如《文化符号学大小传统新视野》;既有运用比较神话学的研究方法写成的《蓬莱神话神山、海洋与洲岛的神圣叙事》;又有对神话现状的田野考察结出的成果《现代口承神话的民族志研究以四个汉族社区为个案》;既有中外学者运用考古学、文献学的方法对神话起源的研究,如《〈山海经〉的神话思维》、《苏美尔神话》、《凯尔特神话传说》,也有综合性更强,综合运用符号学、比较诗学、文化人类学、民俗学、民族志和考古学等方法对神话的起源乃至文化起源进行深入研究的著作,如《日本神话的考古学》、《米诺王权与太阳女神一个近东的共同体》、《〈旧约〉中的民间传说宗教、神话和律法的比较研究》;既有中国神话的母题研究,如《伏羲神话传说与信仰研究》和《中国神话母题索引》,也有在全球视域下对神话母题的跨文化历史考察,如《洪水神话》;既有关于神话研究的知识系谱学的整理《中国神话学百年文论选》(上、下册)、《20世纪希腊神话研究史略》,也有关于中国神话中的神话、仪式与社会心理交互影响的个案研究,如《玄武神话、传说与信仰》。

  作为吉田先生的代表作之一,《神话的考古学》的写作特点十分值得推崇。

  《<旧约>中的民间传说宗教、神话和律法的比较研究》成书于1918年。在该书里,弗雷泽重新审视了《旧约》文本,指出这些文本叙述中有诸多无法调和的矛盾,例如,有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关于伊甸园中两棵树的记述,最初有两种不同的堕落故事,其中一个故事里只有知识树,另一个故事里则只有生命树。后来某位改编者将两个故事生硬地组合成了一个故事。所以,弗雷泽得出结论,两种异文文献组合在一起,一种是祭司文献或法典,另一种是耶和华文献的叙事,并进一步追问这些矛盾出现的缘由,很有可能是来源于两种不同的、本来各自独立的文献,后来由某位编者组合到了同一部书中,编者并没有删除这些差异,而是让它们各自独立又互为呼应地出现在批量印刷中。弗雷泽相信,通过收集和比较这些传说,然后从比较中探索出某些结论,而这些结论在人类社会中广泛存在且可以经过检验的。在这本书里,弗雷泽按照宗教、神话和律法三类将《旧约》文本视为民间传说的素材归类,分别讨论了造人故事、原罪故事、大洪水、盟约、巴别塔、继嗣制等等主题。而且,弗雷泽还进行跨文化的比较,梳理了同一个神话元素在不同文化中的变体和异文,以此来推断,人类不同种族之间已经察觉到的习俗和信仰方面的相似性。以《创世纪》开篇为例,弗雷泽简单回顾了上帝造人的故事后,将视角转向了传教士们记载的、具有异文化风情的土著传说,加利福利亚州最西南的角落居住的自称为卡瓦吉派人的印第安人,他们有一个神话讲述如今的世界如何而来,人类如何被造。进而,弗雷泽又将目光转回到《旧约》文本上,指出文明世界的《旧约》并没有排斥原始思维,而是宗教思维和巫术思维似乎都进入《圣经》中有关雅各和拉班在石堆上盟誓的叙述之中。

  更为难得的是《神话学文库》拓展了中国神话研究的视野,促进研究格局从发现到阐释的学术范式转变。文库选择的神话学研究经典文本示范了将神话作为思想资源和文化的原型编码,同时让文献记载之外的材料,如考古文物的图像叙事和民间活态神话传承等纳入神话研究之中的新的研究范式。新的研究范式把神话研究从狭窄的民间文学领域引向具有综合性的大文化研究场域,令神话学研究能够介入当代生活。神话学研究让神话这个超级符码给现代社会续上人类生存不可或缺的精神本源和文化之根,让神话中蕴含的人文情怀和审美感动温暖现代人寂寞而又追求渴望感性解放和自由独立的不羁心灵。

  首先是视野十分广阔,具有全球视野。作者生平一直致力于日本神话的研究,但是全书不限于日本一国,而是将日本神话放在了全球神话的平台上,将日本神话与中国神华,朝鲜半岛神话,东南亚神话,南太平洋神话,中亚神话,希腊神话,美洲印第安神话一起仔细解剖寻找共同点,以及详解这种共同点是何时产生,如何传播和改变的。这样的视野,这样的手法堪称是比较神话学经典的写作范例。

  巫术、神话、魔法一直是人类学研究领域中长盛不衰的主题之一。人类学奠基人、英国人类学家泰勒及其同时期的人类学家们区分了两种神话,一种是文明世界的神话,包括希腊神话何罗马神话,这些是证明欧洲人在此居住的合法性,即历史悠久;另一种是野蛮人的神话,包括凯尔特神话以及欧洲大陆以外的其他世界的神话,这些神话都是证明野蛮人落后的证据。尤其是欧洲大陆以外的其他社会,当时还处在争论野蛮人是否与欧洲人属于同一个物种的时期,早期人类学家认为这些野蛮人的神话反映了野蛮人对世界和宇宙的错误认识,属于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存。英国人类学家泰勒认为原始人对宇宙的认识是错误的,自然神话被归类到原始信仰中。与此同时,这种价值判断也为欧洲殖民者肆无忌惮全球扩展提供了证据。泰勒的研究深深地启发了弗雷泽,弗雷泽在将不同社会中超自然和神秘现象的题材进行检视时,亦认为现代对人类进步的研究已经有可能表明,人类童年时的自然清香可能容易将外物人格化,无论是有生命的,还是无生命的,换言之,就是给它们赋予人类的属性。

  综上所述,神话学文库兑现了丛书编者对读者的承诺:引进国外经典神话学著述,推介中国神话学前沿成果;拓展神话研究的视野和领域,凸显中国本土神话的学术价值;为新兴学科文学人类学提供理论借鉴,为经济转型时代的文化创意产业提供学术支持和知识资本。笔者认为这真是一套不可多得,值得藏之名山,传之后世的好书!

  吉田先生在《神话的考古学》一书中第二点值得推崇的研究方法就是图文结合,以图说文,一目了然。据说人类获取的信息中90%以上都是由视觉获得,而图画相比文字对于人类视觉的刺激是不言而喻的。一般的神话学著作多少都有插图来讲解作者的意图,但是像吉田先生这样在《神话的考古学》一书中如此大规模的密集的频繁的使用插图的神话学著作并不多见。本书中甚至有相当的篇幅直接都是插图而没有正文。当然,吉田先生所配的插图并不是随意添加的,每一幅插图都是精心选择的。插图的内容或者是考古发现,或者是地图,或者是表格,或者是民俗学绘图。每一幅插图都和相应的章节极其搭配,在文字之外通过图画这样最直观最有冲击力的形式将相应章节的内容传达给读者。

  洋洋洒洒百万字的《<旧约>中的民间传说》纵贯古今,在人类历史的海洋里俯拾仰取,游刃有余。事实上,弗雷泽在该书中的研究早已过时,但每一类别的研究都后继有人。早期的人类学家通过传教士日记、书信以及游记内容来了解欧洲大陆以外的世界。第一次世界大战给人类学者们创造了机会去走进野蛮人的世界。英国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在托罗布里恩群岛的田野调查分析了岛民们的创世纪神话以及其他类型的自然神话,指出这些神话在其部落文化中有其功能和意义。法国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认为,所有的神话背后都反映了人的思维结构,而无论神话的具体表征如何,其结构都是恒定不变的,即人类对世界的二元对立认识,冷与热,生与熟等等,这种二元对立的结构是超越神话之上的思维,二元对立的转换需要一个媒介,所以烹饪就是帮助转换的过程。英国人类学家玛丽道格拉斯同样检视了《圣经》文本,认为禁忌是与分类相关,归类不明的话就会被视为异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至今,神话作为社会运动和政治抗争的合法性来源,不仅是犹太人的做法,也是非裔美国人的自我认同的构成,以及其他跨国族裔和族群在客居国居住时的文化构成元素。

  吉田先生在《神话的考古学》一书中第三个写作特点就是十分重视考古学的发现。本书既然叫做《神话的考古学》,读者就能想到大概是要和考古学发送联系了。全书的5个章节所有的内容都和当地的考古学发现有密切的联系,无论日本神话,还是中国神话,中国神华,朝鲜半岛神话,东南亚神话,南太平洋神话,中亚神话,希腊神话,美洲印第安神,全书涉及到诸多地域的神话传说,论述到每一地的神话,吉田先生就相应用此地的考古发现来佐证自己的观点,而且用图画的形式将此处的考古发现直接呈现在读者面前。神话是形而上的,考古实物是形而下的。神话与考古相结合,可谓做到了神形兼备。

  即使百年之后再来阅读,我们亦感受到弗雷泽的智慧灵光在字里行间中闪烁。每当有人批判人类学写作很无聊时,《金枝》和《<旧约>中的民间传说》总会被抬出来当做文字优美、论证充分、题材丰富的镇坛之作。弗雷泽的研究,不仅启发了同时期的弗洛伊德、随后的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诗人艾略特,以及诸多青年才俊追随其后走在人类学道路上,领略文化异源趋同抑或同源趋异的美妙之处。美国人类学史家斯托金在其2001年出版的著作中写道,无论弗雷泽这位先驱是不是已经被排出在当代人类学研究的视野中,弗雷泽的《金枝》就像马林诺夫斯基的特诺布里恩群岛岛民、艾维斯普利查德的努尔人一样,都将被一而再、再而三地翻阅和重新解读,跨越时间的界限而长存。

  《神话的考古学》一书诞生在30年前,可是它的内容,它的研究方法和特色直到今天任然是比较神话学的优秀范例,值得我们后人学习和借鉴。

  目前,弗雷泽的《Folk-lore in the Old
Testament》一书已有两个译本。叶舒宪和户晓辉的译本修订了一些遗漏之处,并增加了大量译注,为有兴趣进一步深入研究的读者提供了方便。无论是基于学术还是个人爱好,《<旧约>中的民间传说》一书都是打开文明源流之门、探索万千神话宝藏的一把钥匙。

  (作者简介:石甜,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