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鲁男]简评《中国民俗学》

图片 1

  1984年底,中央为了贯彻胡耀邦同志关于在全国要加强民族知识和民族政策再教育的指示,决定让云南组织一个民族民俗展览于1986年10月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展出。云南省非常重视这个展览,认为这是宣传云南的大好机会。1985年初,以副省长刀国栋为组长的展览领导小组成立。办公室安排我负责照片的收集、拍照和对外报道。经过一年多紧张、艰苦、有序的筹备,共搜集了2000多件实物展品,几千幅照片,拍摄了200多本录相资料。

<正文快照>
一九八三年五月,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乌丙安教授的《民俗学丛话》。由于它是建国以来民俗学方面的第一部理论著作,因而立刻引起了国内外学界的注目和热烈反响。孙传钊先生在评价这本书时很准确地概括了其特点:
这是一本兼具知识性与学术性的漫话。此书虽然从通俗入手,但有些话题从学术角度看也不乏见地……化深奥为浅显而不舍其本,变乏味为有趣而不见其俗,此语《丛话》是可以当之的。(见《读书》1984年第3期第85页)。

  《错引耶稣》二○○五年在美国出版,之后连续九周名列《纽约时报》的畅销榜,至今已经售出三十八万册。作者埃尔曼是基督教史的专家,以研究新约和早期教会见称于美国学术界。他曾在保守的福音派神学院接受古典语文训练,后来进普林斯顿神学院,师从著名的新约学者梅茨格(Bruce
M.
Metzger)。梅茨格是新约英译本修订的主持人,并参与编订希腊语新约的汇校本,论著达五十种,其中《新约正典的起源、发展和意义》、《新约经文鉴别学》已有汉语译本。埃尔曼本人的著述也有二十多种,最畅销的就是这本《错引耶稣》。

  1986年9月初,布展人员来到北京。北京民族文化宫是当时全国最好的展览馆,提供给我们的又是最好的展厅中央大厅和一楼东大厅。9月25日上午9时,《云南民族民俗展》开幕,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阿沛阿旺晋美、全国政协副主席缪云台出席开幕式并剪彩。

乌丙安;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 民俗研究;

  《错引耶稣》的畅销,有些出人意料。书的副标题为圣经更改内幕,内容除引言、结语之外,分为七章,依次论述以下各题:(一)新约形成的历史;(二)经文的早期抄写、传播、变更;(三)希腊文新约印本、抄本的变化;(四)校勘学寻求原始经文的努力;(五)经文的现代鉴别方法内证和外证,兼及基督的形象在马可与路加福音中的异同;(六)神学教义的分歧导致经文的篡改;(七)经文产生与传播的社会背景。它讲述的是新约的传播和经文在传抄中出现的人为错误,按专业分类,属于经文校勘学。这门学问研究《圣经》各个卷帙、章节的年代顺序,考订哪些字句、段落成文最早,检视不同的抄本、印本,解释它们之间分歧的由来。以常理而言,如此专门的学问,普通读者一般不会问津。其次,埃尔曼在书中否定自己曾经笃信不疑的《圣经》经文绝对神授的观点,认为经文是历史的产物。这在有着深厚基督教情结的美国文化里,尤其是对于坚信绝对神授的基督徒,不容易被接受。也就是说,无论是内容,还是受众面,这本书都有先天不足的地方。借用《华盛顿邮报》的评论:它是最不可能成为畅销书的畅销书。

  展览分两部分。一是综合馆,二是节庆乐舞厅。共展出照片402张,灯光照片25张,实物1500多件。实物展品与照片图版、电视录相、模型复原、现场表演等相辅相成。使观众对云南各兄弟民族的生产生活、风俗习惯既有一个概略的了解,又能身临其境,体察少数民族的生活情趣。实物陈列采用开放式,即不把实物展品放在玻璃橱柜里。至于白族中堂的复原陈列,观众可以入堂端坐;傣族竹楼模型与原件一样大小,观众可以登室与傣家女畅谈。4位傣、德昂、哈尼、彝等民族的农家女的纺织表演,展示了少数民族纺织工艺的发展史。此外,还从怒江、德宏、大理、版纳、红河等州,以及临沧、玉溪等地区的少数民族农民中选出40来位能歌善舞者,组成由彝、傈僳、哈尼、佤、基诺、傣等民族组成的乐舞队,在展演厅表演民俗乐舞。有彝族的《打歌》、《烟合舞》、《金鸡情》;哈尼族的《神密的铓》、《棕扇舞》、《金镲舞》、《麻赤多》、《白伞舞》;傈僳族的《牵吾牵》、《的哩嘟》、《土琵琶舞》;佤族的《木鼓舞》;傣族的《孔雀舞》,还有各族共跳的《竹木欢歌》。这些民俗乐舞再现了云南民族民间歌舞的土和野。其中的一些舞蹈后来参加了全国民间音乐舞蹈比赛获了奖。展出打破了过去静止的状态,立体感强,受到各方面人士的欢迎,参观人数每天在2000人上下。不少观众留言赞美展览搞得有声有色,把云南20多个民族的精神面貌反映出来了。


  这本书已有汉译本,名为《制造耶稣》。这个译名,似乎有些过火。错引,指的是称述有违本源,制造,则完全可以无中生有。埃尔曼并非要证明新约或者耶稣是无中生有。他提出的问题是:今日为人们普遍接受的经文,究竟是否一成不变的神授本源?如果不是,那么在新约的形成与定典、传播与接受的过程中,是谁改动了经文?又是因何缘故?全书的宗旨,一句话概括,就是以严谨确凿的证据、深入浅出的文字,融合现代经文校勘的成果和作者自己研究的心得,回答上述的问题。

  在一个多月的展出中,许多中央部委领导、各省市自治区领导都前来参观。胡耀邦同志也委派夫人李昭来看望我们。胡耀邦到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调查了解少数民族经济发展状况时,曾深入到潞西县傣族农民纺织专业户金咪相家。那次展览,金咪相专门表演傣族的纺织。

(《民俗研究》1985年第1期 )

  新约共有二十七卷,原文全部用希腊文写成。其中含四卷福音书(马太、马可、路加、约翰),一卷使徒行传(记述基督教的扩展)和数封使徒书信。书信多为保罗写给他在各地建立的教会,既是为了坚固信徒的信心,亦是为不断涌现的问题提供解决的方案和建议。耶稣遇难大约在公元三○年。三三至七○年这段时间,他的信徒引为依据的主要经文除旧约之外,还有保罗书信和一份早已失传而现代学者叫做Q的文献。Q是德文Quelle的简称,意为原始出处,如此称呼,是因为《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多有相似之处,研究人员推测除《马可福音》外,另有一共同的来源。公元七○至一二○年,福音书与其他书信相继问世,汇合已有的保罗书信,形成传世新约的主要内容。

  展览也引起了首都学术界的重视。开幕当天,敦煌艺术研究院名誉院长、著名学者常书鸿参观了展览,并为展览题词。在京的民族学、音乐、舞蹈、文博专家在观看展览后,还特地召开座谈会。专家们说,进了《云南民族民俗展》的展厅,如同踏上祖国西南边疆那块美丽的土地,同那里的人民同呼吸共命运。

阅读全文请下载PDF版

  新约传世凭借什么手段?一千四百年后才有古腾堡印刷术,文字的流通在当时只能依靠手抄。埃尔曼告诉我们,基督教发端后的头三个世纪,抄经人大多没有受过抄写的训练,就是能读会写的信徒,一有闲暇,就被叫去抄写经文。这批人的出错率远高于后来专门从事抄写的文书。所以,早期的抄本之间,文字出入较大。而早期抄本中的错误,又有明显的地域类同,比如罗马的抄本有许多相似的错误,源于当地信徒的相互传抄,不见于巴勒斯坦的抄本,而巴勒斯坦抄本中的很多差错也不见于埃及亚历山大的抄本。

  《云南民族民俗展》在京展出后,还到日本等国展览,扩大了云南的对外宣传,提高了云南的知名度。而展览留下来的资料、实物也为后来建云南民族博物馆创造了条件,打下了基础。

  抄本众多而错误百出,公元三世纪的神学家俄利根(Origen)曾经抱怨:由于一些抄经士的粗枝大叶,另一些的泼天大胆,抄本之间已经是千差万别。这些人要么在抄完后不做任何校对的工作,要么,在核准的过程中,随意增删。泼天大胆,主要说的是被正统教会排斥的异端,比如另立山头的马西昂。但是篡改经文、以骋己意的并非只有异端。恪守正统的抄经士亦有同样的举措,或是为了消除异端论的影响,或是为了让经文更符合其所崇奉的教义。埃尔曼举了许多例证,其中三个属于比较大的改动,直接关系到《圣经》是否绝对神授的问题:

  一是行淫被拿的妇人。这是基督徒耳熟能详的圣经故事,载于《约翰福音》8:1-11。耶稣正在神殿宣道,一群文士和法利赛人带来一行淫被拿的女子,叫耶稣判决。照犹太律法(利20:10,申22:22),女子行了淫乱,可以掷石处死。他们要看耶稣怎么裁断:依据爱人的教训宽恕这女人呢,还是遵守摩西的律法让她给乱石砸死?宽恕,便破坏了律法;依从律法,又违反了耶稣自己的原则。这其实是一个陷阱。经文这样写:他们说这话,乃试探耶稣,要得着他的把柄。耶稣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还是不住地问他,耶稣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的都出去了;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那妇人。耶稣就直起腰来,对她说:妇人,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吗?她说:主啊,没有。耶稣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埃尔曼讲,这个故事是后添的,证据有两条:一、它不见于《约翰福音》最早和最可靠的抄本,只在后来的抄本里出现;二、文字风格亦存疑窦,多处使用不同于福音书的词语和句式。这就是经文校勘学里所谓内证和外证的结合。外证的依据是抄本的年代、类型和地域分布,内证的依据是上下文义、行文风格、语言习惯和可能出现的抄写错误。推测这个桥段的来源,或许最早是流传民间的耶稣故事,后来被当做一个边注,添入了福音书,再后来又被某位抄经人当做正文写入,传至今日。

  二是《马可福音》的结尾,讲述耶稣受难后的故事。从十六章第一节开始:过了安息日,抹大拉的玛利亚和雅各的母亲玛利亚,并撒罗米,买了香膏,要去膏耶稣的身体。她们来到坟墓,却见门洞大开,原来挡在门口的一块大石头已被人挪开,随后看到一位穿白袍的少年,对她们说:不要惊恐,你们寻找那钉十字架的拿撒勒人耶稣;他已经复活了,不在这里,请看安放他的地方。又叫她们前去告诉耶稣的门徒和彼得:他在你们以先往加利利去;在那里你们要见他,正如他从前所告诉你们的。结果呢,妇人逃出坟墓后,什么人也不告诉,因为她们害怕。最早的希腊文《马可福音》到这里就结束了。而我们今天读到的英文译本却多出十二节:先讲耶稣复活,现身于抹大拉的玛利亚。玛利亚走告耶稣的门徒,但不见信。然后耶稣改变身形,显现于两个门徒。此二人走告其他的门徒,又不见信。于是耶稣在十一个门徒面前现身,责备他们不信,内心麻木,并叫他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研究者判断,这十二节是后人添入的,因为它们不见于最早和最可靠的希腊文抄本,而且风格与之前的文字不同。根据仍然是外证和内证的结合。